Skip to content

dsc_2082.JPG癩病人的請求「你若願意,就能潔淨我」(40),並不是說耶穌協助人的態度是有選擇性的,而是表達一個「活死人」對於神性的醫治和救援力量的信心。

耶穌的答覆:「我願意,你潔淨了吧!」也是相同的意思。
福音指出耶穌動了「憐憫的心」,這是耶穌面對世人常有的態度(谷六34,八2)。耶穌伸手撫摸癩病人的動作,在經文中當然是傳達治癒力量的行動;但是這個動作更有超越經文層面的意義:耶穌不怕因觸摸癩病人而被感染為不潔,象徵祂對這條法律的批判,祂願意打斷現實生命中一切不公義的藩離與隔閡,使(癩病人所遭遇到的)一切歧視與不平之待遇得以破除(參閱:肋十三45-46)。
ccreadbible.org

2153429-c3f60a32c9c19ebb.jpg                   「我渴
若望福音開始,記載耶穌向撒瑪黎雅婦人說:「請給我點水喝」(若四7),福音即將結束前,十字架上的耶穌向人說:「我渴」。
一般而言,是人不斷的向天主祈求,求祂保佑、求祂賞賜,卻忽略耶穌也曾向人施捨些東西給祂;又或者認為要很努力很努力,才能獲得天主的恩寵;但,天主在我們尚未轉向祂時,祂已走向我們,祂的恩寵是白白的賞賜,人需要做的,是接受,是給自己有的。
德雷莎修女在印度乞兒伸手乞討時,她看到十字架上的耶穌,向她說:「我渴」,她聽到了,且有了行動,她從一點點開始,最後的果實竟撼動了世界。仔細聆聽生活中的渴望,耶穌要的不多,當我開始給,天主將賞賜永生的水泉。
ccreadbible.org

1967766-1d6ed3f92947688d.jpg耶穌開始公開生活時,人們說「他瘋了」(谷三21),亞西西的方濟悔改初期,也被人視為「瘋子」,當加爾各達的德肋撒修女離開原本所屬的修會走向垂死之人時,所面臨的也是相同的眼光。

基督徒常常對聖人們英勇的生活態度或作為感到驚訝,發現竟然有人能為信仰而放棄一切,甚至無懼於付出遭受監禁或死亡的代價。其實,真正該驚訝的是「我們的驚訝」!一般人大多願意將自己隱藏在群眾之中,庸祿的生活於陰暗之中,避免被任何人發現。然而,在歷史中總會出現屈指可數的「愚蠢者」或「瘋狂者」,扮演著酵母的角色,他們成為麻木大眾的「靈魂」。他們讓這個世界注目,也往往讓缺乏信心的人感到威脅,因為他們不論在任何時代,都是這個世界上基督徒生活的「反論」!

我們今天缺乏的是「敢」於當芥菜子和酵母的真基督徒!

Bona Lin, ccreadbible.org

捕魚奇蹟顯示復活的主永遠和祂的教會同在。聖奧斯定指出:「基督站在永生的岸邊,向右邊撒出的網給天主的國帶來子民。」門徒整夜勞苦一無所獲,卻由於按著耶穌的命令再次撒網而獲得豐收,因此教會的宣講者必須完全信賴基督的助佑。

1972565-thumb.jpg伯多祿一個人將網拉上岸,以及耶穌和他獨特的對話,顯示基督把教會託付給。伯多祿曾輕率莽撞地自誇要為耶穌而死(若十二37),卻三次否認耶穌;當時他並不瞭解,基督來是為把生命賜給一切屬於自己的人,當然也包含伯多祿。基督必須先為伯多祿的得救而死亡,然後伯多祿才能為了基督的福音而死亡。

伯多祿的經歷反應了人的真實情況:在耶穌受難時不敢承認耶穌,在基督復活的光照下看見自己是罪人;而耶穌再次的召叫促使伯多祿悔改,而使罪惡轉變成恩寵。擁有教會職務的人都應記取這個教導:如果我們愛耶穌,就不可只照顧自己,而應該牧放耶穌的羊群,並且不是當作自己的羊,而是耶穌的羊群,在他們當中尋求耶穌的光榮,而非自己的光榮。

 ccreadbible.org

1

dsc_17151.jpg復活的信仰不是來自「證明」,復活的信仰不能證明也不待證明。空墳不是復活的證據,而只是一個「記號」,一個指向復活喜訊的記號。這個記號的意義原本相當隱晦,只有當復活的主親自顯現(啟示自己)時,空墳才成為一個會說話的記號,告訴吾人那位被釘者已經復活,而且帶著肉身返回到父的光榮中。

ccreadbbil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