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有一種祝福,從不分離,從現在到永久,叫福杯滿溢。
有一種守護,不遠不近,從日出到日落,叫主與你同在;
有一種疼愛,不離不棄,從亙古到永遠,叫耶稣愛你;
有一種相約,不快不慢,從瞬間到永恆,叫神的應許;
有一種讚美,永不止息,從今時到永遠,叫哈利路亞❗️
祝福您和您全家在 2023年平安喜樂.
主的恩典常與您同在

Wishing you a happy Chinese New Year! (新年快樂)

 

「我已不再属于旧世界,但也不属于新世界,事实上,新世界尚未开始。」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用这句话来谈论他自己。我们可以在一本题名为「最后几次访谈」的书中找到他的这句话。

(梵蒂冈新闻网)置身于不同时代间的教宗:这正是他在那个机会上为自己下的定义。随后,他又补充说,只有在以后才能认出并评估不同的时代以及时代的变迁。

其实,令人惊叹的更是这句话的后半句:「新世界尚未开始」。从不满足于对新的事物所下的定义,这应归功于这位神学家、枢机也是教宗的若瑟 ∙ 拉青格。他终其一生都在寻找、探究、询问;即便在教宗牧职中,他的讲话,他的讲道,都具有这个寻找的特色。正因为这个缘故,他常遇到一些剧烈的争论,这也发生在教会内部,或许更是在教会内部所引发的争论。

教宗本笃十六世最后数篇讲道中的一篇,就是他讲述贤士们寻找新生君王的那一篇,以令人赞叹且明确的方式表达了这个概念。他说:「当时启程走向未知目的地的,都是不安于现状的人。他们被寻找天主和世界获得救恩的急切渴望所推动,他们在期待,他们不因自己有保障的收入和也许颇有分量的社会地位而满足。他们在寻找更崇高的真理。他们也许是博学的人,精通星相学,也许还受过哲学的培育,但他们不愿仅仅拥有丰富的知识,他们尤其渴望知道那不可或缺的基本实质。他们想知道如何能够做个『人』。为此,他们想知道天主是否存在,天主在哪里,祂是怎样的。祂是否在意我们,我们如何能与祂相遇。他们不愿意仅仅知道而已。他们愿意重新认识有关我们、有关天主和世界的真理。他们外在的朝圣之旅表达了他们内在向前行的状况,他们心灵的朝圣旅程。他们是在寻求天主的人,最终,他们要走向祂。他们是寻找天主的人。」(2013年1月6日主显节教宗讲道词)若瑟 ∙ 拉青格应该也可以把这些话用在自己身上。

谈到梵二大公会议:完全实现它的决议为时仍远,但如不继续探究而且寻求实现,则会造成损害。「革新的注释学」,「在连贯性中更新的注释学」,这是教宗本笃十六世给它下的定义,以此对抗「断裂的注释学」。

在这一切中,仍有许多需要我们继续投注心力:他在这方面的启发将存留在我们心中。作为神学家、枢机、教宗,他贡献了一己之力,使「新的」继续有待发现。尽管他著作等身、演讲频繁、贡献良多,他始终是位不安于现状的人。在我们刚提到的这位荣休教宗在结束牧职前发表的讲道中谈到,信德的内在朝圣之旅,主要由祈祷表现出来。这祈祷将我们从虚假的舒适中抽离出来,这祈祷要传达我们在有关天主和有关近人的事上的不安宁。他自始至终都在祈祷中活出了这种急切不安。虽然退隐,他坚定的信念却没有因此稍减。

那句取自「最后几次访谈」一书中有关旧世界和新世界的话,具有先知性。它看来单纯,就如教宗所说的许多话一样,尤其是他那些有关灵修的文章和他的讲道。不过,这句话具有神学和灵修的动力。时代会改变,没有人能够令它停止:没有人能够在「新的」版本中重新发明「旧的」, 正如那些传统派的人所非常喜欢的 , 也没有人能够发明一个不顾及传统和演变的「新的」事物。

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在置身于两个不同时代间,他表现出对自己有一个非常公允的评估,他没有把自己绑在一方或另一方。改变:这正是他的生活经验,这也正是人们所认识的他。他因此是一位过度性的教宗吗?

不,并非如此。正因为他本身曾经就是过度,他的痕迹在他死后仍然要留在人间。过度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若瑟 ∙ 拉青格代表了那个从梵二大公会议开始重新踏上旅程的教会。若瑟 ∙ 拉青格在教会的过度上,尤其是在教宗的过度上盖了印。教会仍然可以长久受到他的芳表、他的言语、他的著作的滋养。他曾置身于不同时代间,却会常与我们同在

這計劃準備很久,開始動工,整本聖經重新找人錄製。

請到https://audio.ccreadbible.org

這計劃預計以一年時間完成。明年聖誕節結束。

剛剛開始。

所有音檔全部開放,你可留言,幫忙校對。

參與製作。

請到校對區,試聽給建議。

製作團隊分散兩岸和美國。

Once in a lifetime to participate.

【第一課:生意就是這樣做成的】
爸爸對兒子說:「我想給你找個媳婦。」
兒子說:「但是我想要自己找!」
爸爸說:「可是這個女孩子是比爾蓋茲的女兒!」
兒子說:「要是這樣,可以。」
然後他爸爸找到比爾蓋茲,說:「我給你女兒找了一個老公。」
比爾蓋茨說:「不行,我女兒還小!」
爸爸說:「可是這個小夥子是世界銀行的副總裁!」
比爾蓋茲說:「啊,這樣,行!」
最後,爸爸找到了世界銀行的總裁,說:「我給你推薦一個副總裁!」
總裁說:「可是,我已經有太多副總裁,不用了!」
爹說:「可是,這個小夥子是比爾蓋茲的女婿!」
總裁說:「這樣 ,OK啦!」
所以……生意就是這樣做成的。

【第二課:和尚與屠夫】
從前有一個和尚跟一個屠夫是好朋友。和尚天天早上要起來唸經,而屠夫天天要起來殺豬。為了不耽誤他們早上的工作,於是他們約定早上互相叫對方起床。
多年以後,和尚與屠夫相繼去世了。屠夫去上天堂了,而和尚卻下地獄了。為什麼?
因為屠夫天天作善事,叫和尚起來唸經。相反地,和尚天天叫屠夫起來殺生……
《故事寓意》:
你做的事都是你認為對的,但是,卻不一定是對的。」

【第三課:一道終身受用的測試題】
在一個暴風雨的晚上, 你開著一輛車, 經過一個車站。有三個人正在焦急的等著公共汽車:一個是臨死的老人,他需要馬上去醫院。一個是醫生,他曾救過你的命,你做夢都想報答他。第三個是你的夢中情人,錯過了這個機會,你可能永遠都遇不到一個讓你這麼心動的人了。
但是,你的車只能再坐下一個人,你會如何選擇?
在200個應徵者中,只有一個人被聘僱了,他並沒有解釋他的理由,他只說了以下的話:「把車鑰匙交給醫生,讓他帶著老人去醫院,而我則留下來陪我的夢中情人一起等公車。」
《故事寓意》:
是否因為我們從未想過要放棄我們手中已經擁有的優勢(車鑰匙)?
有時,如果我們能放棄一些我們的固執、狹隘和一些優勢的話,我們可能會得到更多。

【第四課:皮鞋的來歷】
很久很久以前,人類都還赤著雙腳走路。有一位國王到某個偏遠的鄉間旅行,因為路面崎嶇不平,有很多碎石頭,刺得他的腳又痛又麻。回到王宮後,他下了一道命令,要將國內的所有道路都鋪上一層牛皮。他認為這樣做,不只是為自己,還可造福他的人民,讓大家走路時不再受刺痛之苦。
但即使殺盡國內所有的牛,也籌措不到足夠的皮革,而所花費的金錢,動用的人力,更不知凡幾。雖然根本做不到,甚至還相當愚蠢,但因為是國王的命令,大家也只能搖頭嘆息。
一位聰明的僕人大膽向國王提出建言:「國王啊!為什麼您要勞師動眾,犧牲那麼多頭牛,花費那麼多金錢呢?您何不只用兩小片牛皮包住您的腳呢?」
國王聽了很驚訝,但也當下領悟,於是立刻收回成命,改採這個建議。據說,這就是「皮鞋」的由來。
《故事寓意》:
想改變世界,很難;要改變自己,則較為容易。與其改變全世界,不如先改變自己:「將自己的雙腳包起來」。

改變自己的某些觀念和作法,以抵禦外來的侵襲。當自己改變後,眼中的世界自然也就跟著改變了。如果你希望看到世界改變,那麼第一個必須改變的就是自己。

  從聖彼德大教堂裡,一陣陣沈重的鐘聲傳了出來,教宗庇護二世去世了。 

去世教宗的靈魂悠悠地到達了天堂,天堂裡也有電視機,所以他可以看到地球上他葬禮的盛大場面。可是在天堂裡,似乎一點動靜也沒有,他總以為會有些歡迎的儀式,可是他在街上走來走去,沒有一個人認識他。

   走著走著,他看到了一個牌子〞天堂報到處〞,他走了進去,裡面的辦事員笑嘻嘻地問他,〞請問你是誰﹖〞。

〞我是教宗庇護二世.〞

那位接待員在電腦終端機上打進了一些字,然後滿臉困惑地告訴他,〞找不到你的資料﹖〞

   教宗也糊塗了。他以為人人都認識他,他擁有到天堂的鑰匙,怎麼到了天堂,人家又說沒有他的資料。

他想了一想,說出另一個比較小的頭銜:某某地方的樞機主教,終端機上仍然表示查無此人。

教宗再給了一個頭銜,某某地方的主教,仍然查無此人。

最後,教宗想起了他曾在羅馬鄉下的孤兒院照顧貧窮的孩子,做了那裡八年的本堂神父,當時大家叫他保羅神父。

   〞找到了〞,歡迎你,保羅神父,你的資料上說你是個仁慈的神父。多少貧窮的孩子感到了你的愛〞。

教宗偷偷地看一下終端機上的文字,發現他的資料僅僅記載了他在孤兒院的經歷,以後他做主教、樞機主教、甚至全世界天主教徒的精神領袖,這些都隻字未提,完全空白。

    保羅神父倒抽一口冷氣,拿出手帕來擦額頭上的汗。

   電視上傳出了新聞快報,新教宗產生了。

  保羅神父說〞我認識這個傢伙,我要傳個信息給他,叫他不要忘記他是誰〞。

小約翰只有七歲,可是他快死了,他得了愛滋病。最近有一位新的路加神父常來看他,每次都使他感到非常地快樂。

今天小約翰對路加神父說”路加神父,大家都說你像新的教宗,可是你又像一個普通的神父,你究竟是不是新的教宗﹖”

路加神父叫他不要胡思亂想,他舉起手來祝福小約翰。

小約翰終於看了出來,”神父,你露出馬腳了。你用拉丁文祝福我,只有教宗才會這樣做的”。

    路加神父彎下身來,在小約翰的耳朵前輕輕地說”孩子,我的確是教宗,可是我一直沒有忘記我也是路加神父,來自鄉下的一位普通神父”。

小約翰笑著說”我只認識路加神父,我不認識教宗”。

    路加神父離開了醫院,他跨上摩托車,在寂靜的羅馬街道上,駛回了梵蒂岡城。

李 家 同

聖五傷方濟各(St. Francis of Assisi)方濟各會會祖

Vienna - Paint of st. Francis from vestibule of Schottenkirche church on July 3, 2013 in Vienna.

一一八一年,聖五傷方濟各生於亞西西,父親經商,為人正直,家道小康。方濟各自幼樂善好施,窮人向他求助,他從不拒絕。

方濟各二十歲那年,亞西西城與華魯日城發生戰爭,方濟各加入軍隊,被敵人俘虜,監禁了一年。他恢復自由後,生了一場重病,死裡逃生。可是他身體越衰弱,精神卻越堅強,忍受一切痛苦,絲毫不出怨言。

方濟各病癒,決定再度從軍,以重價買了一套高貴的武裝配備。他騎了馬在路上走的時候,遇見一個武士,衣冠不整,精神頹喪,不禁起了憐憫的心,就把自己的盔甲武器送給那武士。當夜方濟各在睡夢中看見自己在一個華麗的宮殿裡,牆壁上掛滿各種武器,武器上刻有十字聖號。同時他聽到一個人對他說:「這些武器屬於你和你的兵士。」

到了天明,方濟各繼續前行,半路上患病,在史門德小住幾天。有一個神秘的聲音對他說:「快些回去,侍候『主人』比侍候普通人來得好。」於是,方濟各不再遲疑,取道回家。此後,他的生活更加嚴肅,一天到晚祈禱念經。人們見方濟各的生活完全改變了,就問他是否在談戀愛。方濟各道:「是的,我快要娶一個世界上最美麗、最有德行的女子。」(這裡暗指他將娶「神貧」為妻)

方濟各決定變賣全部家產,購買福音的「財寶」。他一時還不知道用甚麼方法著手,可是他堅信基督化的生活,應以克苦、克制自己為出發點。

有一天,方濟各在亞西西騎馬趕路,半路上遇見一個痳瘋病人,皮肉潰爛,非常可憐。方濟各立刻從馬上跳下來,痳瘋病人伸手向他求施捨,方濟各一面拿出錢來,一面俯身用口親吻那個病人。

從那時候起,方濟各常去各醫院探訪病人,親手侍候他們。遇到了窮人,解囊相助,甚至把身上穿的衣服脫下來送人。

有一天,方濟各在亞西西城外的聖達彌盎堂祈禱,聽見一個神秘的聲音從苦像上發出,那聲音說:「方濟各,你看見嗎?我的房子快要倒塌了,你趕快去修理吧!」方濟各聽了,以為耶穌命令他修理聖堂,就回到家中,拿了幾套衣服,裝在馬背上,到市場變賣。他將賣來的錢交給達彌盎堂神父,請神父准他住在堂裡。神父准他在堂中寄宿,但不肯收他的錢,方濟各就把錢放在門檻上。他父親知道了,大發脾氣,趕到達彌盎堂找兒子。方濟各躲了起來,守齋祈禱。過了幾天,穿了破舊的衣服出門,人們譏笑他是瘋子。父親知道了,更加怒氣衝天,把方濟各拖回去,關在家中。

幾天後,父親有事外出,母親把他放走。方濟各又回到達彌盎堂。父親趕到堂中,強迫方濟各回去,否則就剝奪他的繼承權,並要求他把變賣衣服所得的錢交出來。方濟各表示:剝奪繼承權,那不成問題,可是賣衣服的錢已經捐給教堂,怎麼能要回來?亞西西主教勸方濟各向教堂索回捐款,還給父親。方濟各奉命,接著他把身上穿的衣服也脫下來,一並交還給父親。主教的傭人,送了一件外衣給方濟各。方濟各連聲道謝,用粉筆在衣服上寫了一個十字,穿在身上。

方濟各一路向前走,一路唱歌讚美天主,中途遇見一夥強盜。強盜問他以甚麼為業,方濟各道:「我是偉大君王的前驅。」強盜把他痛打一頓,推在泥溝中。方濟各從泥溝中爬上來,把身上的雪拍掉,繼續向前走。他到了一座修院,人們不認識他是誰,以為是一個乞丐,收容他暫住。城中有一個人,過去在亞西西認識方濟各,送給他一件外衣、一根腰帶、一雙鞋子。衣服雖然破舊,還算整潔,方濟各穿了兩年。

方濟各回到亞西西聖達彌盎堂,挨戶求乞,乞來的錢,用來修理聖堂。亞西西城中的人都認識方濟各。知道他是富家出身,大家譏笑他自討苦吃。方濟各任憑別人怎樣冷嘲熱諷,一句話也不說。他親手搬運石塊,參加修理聖堂的工程。聖達彌盎堂修建工程完畢,聖方濟各又給另一座破舊的聖堂募捐修理。之後,他到城外「天神之后」小堂去,這座小堂地點很幽靜,方濟各就在那裡住下。

一二O九年聖瑪弟亞宗徒瞻禮,方濟各明白了他今後的工作方針。那時候,瑪弟亞宗徒瞻禮彌撒中念的福音經是瑪竇福音第十章七節至十九節:「你們去講道,告訴眾人:天國近了……你們白白地獲得的,你們白白地送給別人。不要有金子……也不要有兩件外衣、鞋子、手杖。看呀!我派你們去如同送羊群到豺狼中間一樣。」這幾句話直打入方濟各的心坎。他立刻脫下鞋子,把手杖、腰帶丟掉,身上只穿一件破舊的外衣,用一根繩作腰帶。方濟各開始向眾人講道,勸罪人悔改。他路上遇見人就用這幾句話招呼他們道:「願主賞賜你平安!」

天主賞賜方濟各說預言和顯神蹟的神能。當他募捐修建聖達彌盎堂的時候,常對眾人說:「請你們幫助我完成這工程。將來有一天,這座聖堂將改成女修院。吾主將藉著這座女修院在普世獲得光榮。」這幾句話,五年後果然實現了、聖達彌盎堂成了聖女嘉勒的修院。

史巴德有一個人面部生了腫瘤,潰爛不堪。他遇見方濟各,想跪下來求聖人治癒。方濟各連忙阻止他,用口親他的面。那人當場就好了。聖文都辣評述這段神蹟道:「我不知道哪一件事更值得我們欽佩?是聖人親吻病人的面更值得我們欽佩呢?還是神蹟治癒瘤病更值得我們欽佩?」

方濟各的神貧克苦精神受到眾人的注意。許多人想拜他為師,隨侍左右,參加榮主救靈的偉業。這批門徒中,第一位是伯爾納鐸。伯爾納鐸是亞西西的商人,他對方濟各的生活很感興趣。有一天,招待方濟各到他家裡住宿。伯爾納鐸和方濟各的床平列在同一臥室裡,伯爾納鐸假裝熟睡,窺視方濟各做些甚麼。方濟各從床上起來作長禱,反覆誦念這兩句話:「我的天主和我的一切。」伯爾納鐸看了,不勝欽佩,心裡想道:「這人真是天主的僕人。」過了一個時期,他要方濟各收錄他為門徒。兩人一同望彌撒,一同閱讀聖經。伯爾納鐸把全部家產變賣,施捨給窮人。亞西西大堂的參議伯多祿,也想加入方濟各的隊伍。一二O九年四月十六日,方濟各頒賜會衣給伯爾納鐸和伯多祿二人。第三個弟子是有名的基利修士。弟子的人數到了十二個,方濟各就訂立了一分簡單的會規,其中大部分採自福音的寶訓。

一二一O年,方濟各帶了這分會規到羅馬去,求教宗依諾增爵三世批准。大部分樞機都不贊成,他們認為修會的數目已經不少,只要將已存在的修會會規稍加改革,就可以獲得很好的成績,何必另起爐灶創立新修會。只有高隆諾樞機力排眾議,贊成批准方濟各的會規。教宗在睡夢中看見一棵棕樹,茂盛地在他足下長起來;他又看見拉特朗大殿搖搖欲墜,一個人大踏步走去,把大堂扶住,不讓它倒下來,那人不是別人,就是方濟各。

教宗召方濟各來,口頭批准了會規,委派方濟各和他的門徒出外講道勸化罪人。

方濟各和他的弟子們最初住在亞西西城外一個茅屋裡,每天出外講道。過了一個時期,業主要將茅屋收回,催方濟各搬家。方濟各就去同蘇伯雪山修院的院長商量,院長把巴丁古拉小堂送給方濟各。方濟各不願取得這座小堂的產權,只肯以使用人的身份住在堂裡。為了表示產權屬於蘇伯雪山修院,他每年送一籃魚給他們,蘇伯雪山修院則送一簍油給方濟各會,至今方濟各會會士和本篤會會士每年保持這習慣,互送魚油。

方濟各為了徹底實踐神貧的精神,不願他的修會享有任何產權,他以神貧為方濟各會的基本精神。他自己也以身作則,在衣服方面,在一切用具方面,在一切行為方面,處處表現神貧的精神。

方濟各稱自己的身體為「驢子」,因為驢子的命運是背著重擔走路,被人鞭打,吃最粗糙、最少量食物。他認為一個人偷懶好閒,就像一隻蒼蠅一樣,因為蒼蠅從來不做有益的事,總是給人們麻煩。

方濟各不贊成門徒操務過分的苦行。某一位修士克身太嚴,夜間不能入睡,方濟各親手拿了食物,端給他吃。而且,為了不使他難堪,自己也和他一同吃。

方濟各最初經受了很強烈的誘惑。他時常把身體浸在雪溝裡,或用苦鞭子笞打自己,來克服誘惑。

方濟各認為一個人在天主台前有甚麼地位,那才是他真正的地位,世俗的讚譽絕對不能增加一個人的真正價值。他非常謙遜,認為自己不配祝聖為司鐸,願終身作一個普通的修士。

方濟各不贊成古怪的舉動。有一次,人們告訴他某修士終日保持靜默不說話,他承認自己的過失時,也只作手勢,從來不開口。方濟各認為這種舉動太矯枉過正:「這不是天主的精神,這是魔鬼的精神。這是一種誘惑,而不是一種德行。」

天主用神光照耀方濟各的智慧。他的觀察和判斷力非常準確,他的知識大都不是從書上得來的。他對一位修士說:「一個人假如虔誠地誦念『聖三光榮經』,在天主台前已是一個有學問的人了。」

方濟各愛護動物、控制動物的神能,頗為人津津樂道。有一天,在亞維諾講道,燕子於旁邊亂鳴。聖人譴責牠們道:「你們說話說了好久,現在應當讓我來說話了。」他命群鳥鳴唱,讚頌造物主。在大西米湖畔,有一隻白兔常常跟著他走,不肯離開。

方濟各在「天神之后」堂的那一段時期,可以說是培養神貧和友愛精神的時期。修士們按照各人擅長的技能,操手工為業,或在鄰近農莊工作。沒有工作的時候,挨戶求乞,可是絕對不能接受金錢的施捨。修士們踴躍為眾人服務,他們主要的服務對象是痳瘋病人,以及其他性質類似的可憐病人。方濟各稱痳瘋病人為「我的兄弟——基督徒」。

方濟各的門徒一天比一天增加。其中有一位是著名的「天主的小丑」吉尼本(有一次,吉尼本到羅馬去。眾人集合歡迎。不料他在城外和孩童們玩起蹺板的遊戲),聖女嘉勒稱吉尼本為「天主的玩具」。

聖女嘉勒聽了方濟各的講道,於一二一二年春季棄俗修道,後來創立了著名的嘉勒會。

一二一二年秋季,方濟各決定渡海往遠地向回教徒傳揚福音。他和一位修士在安可那搭船向敘利亞進發,不料中途船隻失事,在譚馬西亞海岸沉沒。兩位傳教士身無分文,只好打消遠行的計劃,取道回家。

方濟各在意大利中部傳教一年,準備再度到回教國家傳教。這一次的計劃是取道西班牙,往摩洛哥。不料事與願違,到了西班牙,就生了一場重病,旅行的計劃,又不能實現。等他病好了,就回到意大利繼續執行榮主救靈的神聖事業。

為了表示謙遜,方濟各會會士取名「小修士」。方濟各希望本會會士都謙卑自下,處處選擇最低微的位置。聖人敦囑會士從事手工,實踐基督的神貧精神,不以求乞為恥事。會士講道,事前必須獲得當地主教的批准。

方濟各會會士的工作,受到眾人普遍的讚揚,分院遍設翁伯利亞、托斯加尼、隆巴弟、安可那各地。一二一六年,方濟各到羅馬,和聖多明我作歷史性的第一次會晤。多明我過去在法國南部傳教(參閱本書八月四日聖多明我瞻禮)。方濟各一度有意親往法國,烏古利諾樞機(未來的額我略九世教宗)勸他不要去。他就改派伯西非古和安尼洛兩位會士到法國,後來安尼洛又派方濟各會會士到英國設立分院。

方濟各會的迅速發展,烏古利諾樞機是一位很重要的功臣。他常向方濟各提供寶貴的意見。要使會士人數激增,必須有堅強的系統組織。修會分成若干省區,省區各置省會長一人,負責照顧本省區會士的靈魂利益。假如由於省會長的疏忽,有一個會士「喪亡」,省會長應當在主基督耶穌台前負責。

方濟各會很迅速地越過意大利的邊界,向西班牙、德國、匈牙利等地推進。

一二一七年,方濟各會召開第一次全體大會。兩年後,舉行「草蓆」會議(這一次會議由於出席的會士人數太多,搭建臨時屋舍,鋪以草蓆。所以一般人就稱這會議為「草蓆」會議)。相傳出席的人達五千名之多。方濟各對會士說:「天主召我走誠樸謙遜的道路,這是我和跟隨我的人應走的道路。天主要我在世界上作一個貧窮愚笨的人,所以你們切勿自持聰明……」若干會士提議申請教宗頒賜特權,讓會士們自由往各地講道,不必取得當地主教的許可。方濟各對他們說:「假如主教認為你們有聖德的話,他們一定樂於請你們講道勸人。你們應有的「特權」是:在甚麼事上,你們一些特權也沒有。」會議結束,方濟各派一批會士到突尼斯、摩洛哥傳教,他自己則準備到埃及、敘利亞宣揚福音。

一二一九年六月,方濟各帶了十二位會士揚帆向埃及進發,在尼羅河三角洲登陸。那時候,十字軍正駐紮在那裡。方濟各拯救人靈的熱情如火如荼,一定要隻身投入撒拉遜軍營。人們警告他說:「基督徒被撒拉遜人捕獲,當場處以死刑。」聖人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他獲得教宗欽使的特許,帶了依路米諾大修士來到敵營,高呼道:「蘇丹!蘇丹!」守軍將他擒住,解往蘇丹處。蘇丹問他到此有甚麼目的。方濟各勇敢地回答道:「我不是人派來的,我是至高的天主派來的。我到這裡來,向你們傳播福音的真理,救恩的道路。」蘇丹一連召見了方濟各幾次,對他的勇氣非常欽佩,挽留他住下,不要回去。方濟各道:「假如你和你的人民接受天主的真理,我很願意在這裡住下,假如你的主意還拿不定,一時不能判別哪一條是真理路,你可以點起火來,我和你們的司祭一同踏進火裡去。你就會知道哪一個宗教是真理了。」蘇丹表示這件事沒有辦法接受。過了幾天,就送方濟各回到十字軍的軍營。方濟各很失望,取道往巴勒斯坦朝聖。

一二二三年,方濟各在格里印(呂弟山谷)度聖誕節。他對若望德維里大說:「我要紀念誕生在白冷的聖嬰。我要用我的雙目瞻仰聖嬰怎樣誕生在貧苦之中,躺在馬槽裡,上面鋪些乾草,與牛驢為伴。」方濟各就在修院小堂裡搭了一個馬槽,聖誕子夜時做彌撒時,他擔任六品輔祭。聖誕節搭馬槽,可能在一二二三年前已有這種習慣,可是自從方濟各提倡後,這習慣普遍流行,至今成為聖誕節的主要點綴品。

方濟各在格里印住了幾個月,獨居祈禱。天主厚賜他各種神恩,可是聖人太謙遜,不肯向人透露。他的秘書兼聽告解司鐸利昂說:「我親眼看見他祈禱的時候,好幾次身懸空中,我只能碰到他的腳。」

一二二四年聖母升天瞻禮,方濟各退隱亞爾未納山,居住在一間小屋裡。他只帶了利昂一個人去。就在那一年的聖十字架瞻禮,方濟各獲賜耶穌五傷的印痕(參閱九月十七日「聖方濟各受五傷聖痕瞻禮」)。為了不讓別人知道這個特恩,從那一天起,聖人就用衣袖蓋住雙手,腳上穿鞋襪。可是他徵詢了依魯米諾和其他會士的意見後,很惶恐地向他們透露了這段奇事。他說:「那時候天主賞賜他知道了許多事,可是他不願向別人透露。」

有一次,方濟各患病,人們向他提議,叫一位會士來讀書給他聽,藉以稍減痛苦。方濟各道:「思念吾主的生活和祂的苦難聖死,使我們獲得了最大的安慰。即使我長生不老,活到世界末日,我也不需要用書籍來解悶。」方濟各常常瞻視耶穌赤身釘在十字架上的苦像,所以特別喜愛貧窮,視貧窮為「愛妻」。

方濟各重視學問,絕不輕視知識,可他認為學問是成聖的「方法」,不是「目的」。假如會士不因學問而荒廢祈禱,那才是好的;相反,一個人自炫才學,驕傲自大,那絕對是有害的。

方濟各獲賜了五傷的印記,在離開亞爾米納山前,編了一段聖詩(一般稱為「至高天主讚美詞」),過了聖彌額爾瞻禮,下山回到修院。

聖人在世的歲月無多,再過兩年,就要脫離塵世,享受永生的賞報。在這最後兩年的生活,有時在痛苦中度過,有時在神樂中度過。只是方濟各的健康一天比一天惡化,視力大損。一二二五年夏季,烏古利諾樞機和厄利亞斯副會長,強迫他到呂弟請教宗御醫診治。他接受勸告,赴呂弟途中,順道到達彌盎堂,和聖女嘉勒作最後一次會晤。那時候,他的病痛非常劇烈,可是還抱病編了一首聖歌,教會士們唱。醫生的治療方法,不能減輕聖人的疾病。他寫了一封信給會士,敦囑大家相親相愛,愛好神貧,實踐神貧的精神,敬愛教會神職人員。去世前不久,聖人寫了一張遺囑,勸會士嚴守會規,親手作工,作工的目的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避免閒暇,給眾人樹立善表。

亞西西的醫生們很坦白地告訴方濟各,他的壽命只有幾星期。他歡呼道:「死亡『妹妹』!我歡迎你。」他就叫人把他抬到巴丁古拉去,到了一座山上,可以遙遙眺望亞西西城。他叫抬病架的人暫停,舉目望著亞西西城,求天主降福亞西西城和方濟各會會士。

方濟各寫了一封遺書給聖女嘉勒和嘉勒會的修女。他叫修士拿麵餅來,擘開,分給眾人,作為友愛和平安的標誌。他對眾會士說:「我份內應作的事,都已經做好了。願基督教導你們盡好你們的本分。」人們把他抬到地上,身上蓋了一件舊衣,那還是別人借給他的。他最後一次囑咐會士愛天主、愛貧窮、愛福音,舉手祝福全體會士,包括在場的會士和不在場的會士。人們高聲念若望福音耶穌受難一章。方濟各瞑目安逝,時在一二二六年十月三日。

方濟各於兩年後就被列入聖品,幾乎可以說,他是全世界最著名、最受敬愛的聖人。

方濟各臨死前囑人們把他的屍體葬在罪犯的公墓,可是他去世後第二天,大家以隆重的禮節,將遺屍迎往亞西西城聖喬治堂。方濟各立聖品後第二年,秘密移往大殿。六百年後(一八一八年),經過了五十二天的搜索,人們在大殿大祭台下面發掘到聖人的遺屍。

方濟各去世時,只有四十四歲(一說四十五歲)。他手創的修會,數百年來,繁榮發展,分院遍設世界各地,造福人類,發揚基督的精神。人們常說:「方濟各生前,已一致公認為聖人;去世後,歷代的人也一致公認他是聖人。就是現代不信天主教的人,也一致公認他是聖人。」

聖方濟各說:「神貧是通天的大路,是謙遜的保姆,是成聖的基礎。」


今天福音裡記述的主耶穌的教導,是在祂的傳教事業很有「成就」之時,福音裡說「有許多人與祂同行」。但祂轉過身向跟隨祂的人說的話,好像不信任他們的動機,大煞風景,大潑冷水:「如果誰要跟隨我,他應該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甚至自己的性命。要不然,就不配作我的門徒。凡是不背著自己的十字架跟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門徒。」可以想像此言一出,會有一段很長的「靜默」。

我們可能願意跟隨耶穌,但不願意背十字架,不願意奉獻機牲。然而,十字架是作主耶穌的門徒的試金石。我們可能像當時的猶太人一様,作耶穌的「粉絲」(fans),但「粉絲」不等於門徒( disciple)。「粉絲」覺得跟隨耶穌是很「令人陶醉」的事,但他們不會在耶穌受苦失去光榮時「追星」,碰到十字架時會抛棄耶穌,不會為耶穌背十字架。但門徒卻不一樣,也只有門徒才能體驗到來自背負十字架的力量、平安、喜樂和光榮!

「十字架帶來生命和光榮」,這智慧絕對不是靠人有限的理智想出來的結論,而是天主藉耶穌基督的死而復活給我們的「啟示」。「誰能知道天主的計劃?誰能想像上主的意願?…...世上的事,我們還難以測度;目前的事,我們還得費力追究;那麽,天上的事,誰還能探究呢?祢如果不賜予智慧,從高天派遣称的聖神,誰能知道祢的旨意呢?」(讀經ㄧ)

今天的答唱詠表達出另一智慧:人生是短暫易逝的,有如早上還花開繁茂的青草,晚上就萎謝枯槁。那麼,人生什麽才是值得我們執著不放的?什麽是沒有永恆的價值而可以捨棄的?「主,求祢教我們數算自己的年歲,使我們學得内心的智慧。」

這種不以人的眼光而以天主的眼光看世物,眼光不只放在現世、更放在永生的智慧,也在今天的讀經二表現出來。保祿宗徒敦促基督內的朋友費肋孟重新接約他的奴隸敖乃息摩(敖乃息摩在未經許可之下離開了費肋孟,後來還因保祿成了基督徒),不再拿他當奴隸,而是遠超過奴隸,以親愛的主内兄弟相待。在基督内,奴隸主與奴隷的關係應轉為兄弟與兄弟的關係。不做如此轉變的,不配作基督的門徒。

作基督的門徒要有破釜沉舟,不往後看的精神。為了把主耶穌放在第一位,可能要忍受痛苦和不便,捨棄自己的金錢、時間、自由甚至生命。然而我們基督徒是否願意為基督而有所捨棄?我們可能每星期天去教堂,但個人的生活和態度可能跟沒有信仰的人毫無差別,信仰在生活中成為無關緊要的裝飾品。今天的福音提醒我們作基督門徒的意義。我們的信仰不一定使我們的物質生活舒適,也不只關乎星期天的那一個小時。作基督門徒有一個很嚴肅的選擇:基督應在一切之上,優先中的優先!

今天福音裡,主耶穌要求門徒背十字架的勸喻,也使我們體會到什麽是最有效的福傳和建立天國的方法。最有效的方法甚至不是去帶避靜、教神學、寫書出書,或是舉辦各種活動等。最有效的方法是為主耶穌的緣故接受痛苦和十字架,因為是主耶穌自己揀選的建立天國、宣揚福音的方法(祂藉十字架救贖了普世!)。這方法為每個基督徒都是「機會均等」的,這方法與人的地位、性別、年歲、愚智、貧富無關,而且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機會。當我們為愛主耶穌接受做人的無奈、工作的辛勞、身體的疾病、家庭的憂慮、別人的猜疑打擊……而將所有痛苦和十字架奉獻給主耶穌時,主耶穌會欣然接納這最大的愛的奉獻,並將之轉化為改變人心、救贖人靈的豐富恩寵,也就是傳教的功效。福傳的功效是與願意吃苦成正比的。一個願意為愛主而接受在病床呻吟的老人,他的傳教功效不會比一個喜歡教書、滔滔雄辯的神學教授來得少。


风雪中
旧日的梦 如烟
模糊的
熟悉的容颜 渐远
天光里
黄昏里
人心的剑 晃了眼
彷徨着
翻涌着
心中的念
等光落下啊
落下啊
飞啊 飞啊
等风吹来啊
吹来啊
来啊 吹来啊
停下
记忆中
绚烂的梦 点燃
离别的
无声地轻叹 不见
独行的
并肩的
穿过迷海 睁开眼
爱过的
恨过的
心中的愿
等光落下啊
落下啊
飞啊 飞啊
等风吹来啊
吹来啊
来啊 吹来啊
等光落下啊
落下啊
飞啊 飞啊
等梦醒来啊
醒来啊
来啊 醒来啊
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