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真相,有時真的不重要

sb1
出差外地,在好友家留宿。發現她有一個細心卻嘮叨的婆婆,她卻與其相處甚好。那天,我們在大排檔吃了夜宵,肚皮溜圓地回家。好友拿出兩盒鮮奶,遞給我一盒。
剛要喝,她的婆婆忽然喊道:“趕緊吃點東西,不能空腹喝牛奶!”
我覺得她真是不可理喻,我們明明剛從外面吃東西回來,好友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悄悄做了個制止的手勢,拿出一片麵包,給我撕了一點,自己又撕下一點。老太太看我們將半口麵包塞進嘴裡,喜滋滋地忙別的事去了。
我們剛吃了那麼多東西,根本不是空腹。你為什麼不和她說呢?”我不滿。好友拍拍我,笑著說:“如果她能在這件小事上獲得成就感,我們又何必告訴她真相呢?真相對她不重要,對我們也沒意義,不過是半口麵包的事。”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真相不重要”。
多年來,我受到的教育都是要堅持真理,如果你覺得對方錯了,一定要指出來,幫助他改正,嚴是愛,鬆是害。
不久後,與另外一位朋友閒聊,說起公司流水線上的一件小事。兩位元員工用同樣的方式打包產品,老闆每次經過都要說,這看上去不夠結實。
可是不久,A升職了,B依然在流水線上。半口麵包與一條繩子本身並不重要,長輩、領導或朋友,糾結於不重要的半口麵包或一條繩子,是出於對尊重的渴求。他不關心你的肚子是否飽,包裝是否結實,他關心的是當自己的話落地時,能否看到想要的效果。
如果你一味堅持那並不重要的真相,於他而言,就是一種失敗。對於我們來說,究竟是省下那半口麵包或一條繩子重要,還是讓一個人感受到尊重重要?顯然是後者。
放棄不重要的真相,並不是讓人做牆頭草,而是堅持該堅持的,放棄不該堅持的。
真相重要與否,不在於你的感受,而在於這件事是否會對結果產生本質的影響,是否會改變一個人、一件事,是否關乎道德與底線。
如果一個人,常常憑著直覺去辯解與忤逆,日積月累,你會成為一個真實卻毫無教養的人。
在無關緊要的真相上,無謂消耗,使人際關係越來越糟,那其實不是追求真理,而是另外一種意義上的浪費生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or security, use of Google's reCAPTCHA service is required which is subject to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Use.

I agree to these 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