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6

worry (1)憂慮每天都會產生,不在於如何去預防,而是當憂慮來時如何去面對。
有個男子覺得自己的人生不順遂,生活很不快樂。
於是他來到山中一間禪寺,要求暫住,希望禪師能予以開釋,拔除他的煩惱。
禪師答應了,只有一個要求:「環繞禪寺的樹籬笆已經很久沒修剪了,但我們禪寺中的人手又不夠。你住在這裡的期間,可以幫助我們將樹籬笆修剪平整嗎?」
男子一口答應了。
男子決定從禪寺門口的樹籬笆開始修剪。
每天清晨,他就拿著樹剪開始工作,直到午餐時間才稍微休息,用過一點簡單的素齋後,又埋首剪樹。
這間禪寺占地非常廣大,樹籬笆的長度也很驚人。
大約過了一個星期,男子終於剪完一圈,但他赫然發現,一週前才修剪過的位置,竟然又已經枝繁葉茂了!
男子覺得很傷腦筋,於是前去詢問禪師:「大師,現在正值夏日,草木的生長速度之快,遠超過我修剪的速度。我現在該怎麼辦?」
禪師只說了一句話:「繼續剪!」
男子只好摸摸鼻子,從頭開始修剪樹籬笆。
剪過一圈之後,男子再度詢問禪師,還是得到相同的答案:「繼續剪!」
男子剪了一圈又一圈,皮膚被曬得黝黑,手掌也生出厚厚的繭。
當禪師又叫他「繼續剪」的時候,男子忍不住惱怒起來:「自從我來到禪寺,您從未替我開釋,只是叫我剪樹,我受不了了!」
禪師反問:「你為什麼不繼續剪樹?」
「因為永遠都剪不完啊!」男子說。
「你的煩惱也是如此。」禪師微笑地說:「煩惱永遠會不斷增生,我們只能盡力修剪。」
男子聽了恍然大悟。
任何人都希望自己「沒有煩惱」,但這其實只是一種奢望。
若把人生旅途比喻為山間的泥土小徑,那麼煩惱就像雜草,有些路段的草少一點,有些路段的草多一點,有些時候雜草甚至掩蓋了我們的去路……但無論多寡,煩惱總是存在的。
很多人希望「拔除煩惱」,但那也是不可能的。
因為,你我都只是平凡人啊!窮人有窮人的煩惱、富人有富人的煩惱;失戀中的人有失戀時的煩惱、戀愛中的人有戀愛的煩惱……這是非常必然的。
然而,面對煩惱時,我們儘管不能「除根」,但必須學會「斬草」的功夫。
懂得面對煩惱,進而解決煩惱,最後放下煩惱,肩膀上的重擔也就在不知不覺中慢慢減輕了。

scurffy

在一次參觀日本 ISUZU汽車公司時,該公司的高階主管拿出一幅有趣的漫畫,來解析該公司的經營哲學。這幅漫畫敘述這麼一則故事:

某戶人家養著一隻小狗,有一天,小狗忽然走失了,這戶人家馬上報了警,盼能找回小狗,幾天後,小狗被善心人士找到了,並且將牠送到警察局,警察立刻通知了這家人。正在等待主人至警局領回小狗時,警察突然發現這隻小狗不但沒有歡喜的神情,反而悲傷地流淚,警察相當好奇,低頭問小狗:「你走丟了,現在好不容易可以回家,應該高高興興的,怎麼在流淚呢?」小狗回答:「警察先生啊,你有所不知,我是離家出走的!」

警察吃驚問道:「你家主人虐待你嗎?為什麼要離家呢?」

小狗悲傷的說:事情是這樣的:

「我在主人家已經待了好多年,從一開始就負責家人的安全,平時看門,偶爾四處走走,看看有沒有陌生人闖入,一直很盡忠職守地執行我的工作。當然主人也感覺到了,平時見到我會摸摸我、拍拍我,一有假日也會帶我出去散散步,那種保衛一家人的成就感,那種受重視、疼愛的感覺,讓我更加提醒自己,好好照顧這一家人。直到有一天……。

「怎麼樣?」警察關心地問道。

「有一天家裡請來幾個工人,在門口裝了防盜器,從此我失業了,看門不再是我的職責,家人也不需我保護了。整天無所事事,對家庭一點用都沒有,雖然主人還是一樣地飼養我,但是實在受不了這種受冷落的感覺,所以才會離家出走,寧願過著流浪的日子,心裡頭也來得舒服。」

這幅漫畫雖然只是個短短的寓言,實則在管理學上能帶給我們深刻的思考。心理學家蘭格曾經做過一個實驗,他將養老院內一群年紀和身心狀況都差不多的老人分為兩組,分別作不同的生活管理。他以傳統的方式對待A組的老人,讓他們享有無微不至的照顧,他們的住所、起居作息等等都有妥當的安排,完全不勞他們費心;相對於A組,B組的老人則沒有受到如此細膩的安排,養老院的工作人員僅僅為他們提供基本的服務而已,但是讓他們自己享有較大的自主空間:可以自己設計作息表,可以自己佈置住所以及種植盆栽等等。

一年半過去了,受到完善照顧的A組有30%的老人過世了,相對地,照顧雖較不完備卻享有較大自主權的B組,死亡比例竟然只有A組的一半,而且整體來說,B組比A組在情緒上更顯得活潑快樂。

心理學家由此得到一個結論:每一個生命最需要的,不全然是物質生活上的滿足,心靈層面所獲致的成就及充實,往往影響更大。這個實驗告訴我們:成就感,不是生命中「額外的」享受,而是保持生命力的「根本」因子。

作者:許哲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