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6

charcoal

這篇文章,給現在覺得冷的朋友。

兩小時的溫暖
台灣下雪了!
冷天躲在家裡整理,發現兩瓶高粱,想起「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拿起手機開始約人。

朋友分好幾類:爬山的、看戲的、旅行的、把妹的。不要約爬山的看戲,他們坐不住。也不要約看戲的把妹,他們不主動。
朋友類別很多,就是沒有酒友。這年紀找到一起有高血壓的朋友,比找到一起喝高粱酒的容易。
於是隨意把最熟的幾個拉到群組,直接問:
「今晚六點到八點見面?我有一瓶高粱。」

這樣問其實很冒失。週末大家都有各自生活,誰六點有空?而且六點的聚會,怎麼到了下午才約?更扯的是主人自己八點要走,還好意思張羅?
本來不期待有任何回應,沒想到立刻就有人答應了。原來大家在家都無聊,就等一個冒失鬼來約。
五位朋友圍著火爐喝到八點,一瓶也才喝了四分之一。我起身說:「抱歉我還有事,你們繼續聊。」
沒想到大家都如釋重負,一哄而散。出了餐廳我跟朋友抱歉早走,他卻偷笑說:「還好你LINE中有說只到八點,否則我就不來了。」

在酒池肉林中走過一圈後,知道徹夜狂歡的party很多,餘韻無窮的聚會很少。喝到失態很容易,喝到想念太太很難。Party和人生,都難在見好就收。
就這樣,在今年最冷的一天,偷到兩小時的溫暖。

感動容易、行動難

過年前,是朋友們相聚的季節。我總是在這時,算自己的帳。
算今年講了多少次「嘿,好久不見!最近好嗎?找一天一起吃飯,聚一聚」,然後沒有下文。
算今年拿了多少名片,交換名片的當下熱情洋溢,幾天後連名片主人的臉都想不起來。
算今年發了多少封群信,發的時候根本不知道收件者有誰。
算今年「臉書」上加了多少新朋友,可是當臨時要揪團喝高粱,不知道可以找誰。
算今年聽到並發誓過多少次「珍惜所有,不要視為理所當然」、「人生無常,要活在當下」,但覺悟了兩天後,又開始為名利張牙舞爪。
這樣算下來,我體會到:相識容易、維持難;感動容易、行動難。

我們總是為了要「建立人脈」,認識一大堆新朋友,但後來並沒有心思去維持那些關係。最後那些「人脈」就像動脈,慢慢硬化。
我們也因為一時感動,立下了誓言和心願。但那些心願的強度,就像許願的蠟燭。一陣風,就滅了。
那些感動可能來自於事業挫敗、朋友焠逝、或看到某一篇動人的文章。但感動很難化成持久的行動,很多時候,我們想要的愛、想過的生活、想追求的夢想,以及其他一切想改變現狀的意念,都只是某個特定的場合、氣氛、和流行的產物。一但事業轉好、朋友下葬、新的文章出現,我們的行動力又沒了。

不強求,但要做球

這樣看來,沒有行動力似乎不好,其實未必。
事業上太劍及履及,有時造成天下大亂。汲汲營營找人吃飯,不熟的人覺得你很煩。理想的方式,是順其自然,但偶爾製造驚喜。順其自然,不但要順自己的自然,也順別人的自然。

很多時候我們感歎「人情冷暖」,是只想到了自己的狀態。我失意了,沒有人關心我,這世界真冷漠!但別人怎麼知道你失意?別人失意時你也未必知道或關心!就算別人知道也關心,但別人的生活有很多更緊急的事你不知道,不該期待別人放下那些事來關心你。

人情沒有冷暖,人情一直是這樣。事實上,得意時身旁的熙來攘往,也不是「暖」,只是大家湊熱鬧。現在熱鬧沒了,大夥散了,不是變「冷」,只是恢復常態。

每個人的一天有不同的行程,每個人的一生有不同的情節。到頭來,行程和情節能搭配的,便成為好友。搭不到一起,不見得他或你冷漠,只是沒緣。

高粱宴,我約了很多人,沒來的比來的多。這並不表示沒來的就「不夠意思」或「不給面子」,只是在那一個人生的點,我們搭不上。

人際關係很多煩惱,都來自於我們對自己的付出,有過多的期待;而對別人的回應,有過度的詮釋。很多失落感沒有必要,因為「搭不上」不是我們或對方故意的選擇,只是機率上必然的錯過。 但順其自然,不表示就不用心思。 比如說公司尾牙的時間,我喬了兩個禮拜。運籌帷幄,只為了選一個最多人能參加的時間。值不值得?太值得了!因為這一ㄊㄨㄚ的組合,這一生不會再有。

事實上,這一路上任何組合,這一生都不會再有。

所以難約的人,就提早一個月約。遲到大王,不必再問「你在哪裡」。凡事不強求,但還是要做球。一切隨緣,但邀請函和提醒信還是要各發一遍!

緣份像天氣

今年,幾個朋友離開了我,甚至離開了這世界。還在身邊的,也經歷著大大小小的磨難。我猛然醒悟:認識一個人是這麼容易,但失去他也是如此突然。而在這年紀失去,不再是年少時朋友絕交或情人分手。在這年紀失去,就是永遠失去了。

不是說好是暖冬嗎?怎麼還下雪了呢?就像曾經熱絡的朋友,也會分分合合。緣份像天氣,我無法控制。只能天冷加衣、點個火爐。

今晚好冷!那瓶58度的高粱,讓好友們把寒意鎖在杯底。炭在腳下燜燒,火在眼底升起。眼中不是青春的熊熊大火,而是中年的緩緩餘溫。也是,最適合友情長存的溫度。

這58度的友情,不太濃,也不太淡。不會疏離,也不會造成負擔。友情像高粱,喝起來冰涼,喝完之後,立刻回溫。

今夜,管他體感幾度!想想那些一路走來的好友,帶著回溫入眠。

--王文華

buglight
年輕的男孩個性十分急躁,總是認為自己懷才不遇,懷大志卻沒有發展的舞臺,為此鬱鬱寡歡。

他的祖父看到了,告訴他:「聽說森林裡有許多螢火蟲,只要見到這些螢火蟲的人,就會擁有智慧,也許你可以去找看看。」

青年聽了很心動,當天晚上就興沖沖地跑到森林裡。

但是他卻失望了,找了一整晚,不但一隻螢火蟲也沒見到,還被蚊子叮得滿頭包。

青年埋怨地對祖父說:「森林裡根本沒有螢火蟲,您是在尋我開心嗎?」

但祖父堅持地說:「不,我沒有騙你,那裡真的有很多螢火蟲!不信我帶你去看看!」

於是,這天晚上,孫子高舉著火把,與祖父一起進入了森林。孫子不停地撥開草叢尋找,希望看到螢火蟲的身影,卻一無所獲。

突然,祖父接過孫子手上的火把,接著澆水把火熄滅。

孫子著急地說:「您這是在做什麼!森林已經這麼黑了,沒有火把,什麼也看不見,我們怎麼可能找到螢火蟲?」

祖父沒有回答,只是示意孫子不要說話。孫子只好悶悶不樂地站在一旁。

奇怪的事發生了。幾分鐘過去,剛才一片漆黑的森林,漸漸出現了幾個小光點……

光點愈來愈清晰,竟然是一隻隻的螢火蟲!

「爺爺!螢火蟲出來了!」青年興奮地說。

「不,牠們其實一直都在。」祖父說。

「可是我剛才怎麼一直沒有看到?」

「因為你的火把太亮了。唯有熄滅火把,讓眼睛逐漸適應黑暗,才能看到螢火蟲微小的光點。」

祖父慢條斯理地說:「你的人生正處於黑暗,但在黑暗之中,也最容易看到希望的光。這就是螢火蟲教給我們的智慧。」

青年在黑暗中紅了眼眶,感受到祖父的用心良苦。

故事中的青年,第一次沒有找到螢火蟲,是因為他不肯放下火把,不肯讓自己身處一片漆黑之中。

然而,唯有願意置身黑暗,才能看到螢火蟲閃爍的光芒;唯有讓雙眼習慣黑夜,才能發現夜色中的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