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5

p22090_d_v7_aa
導演沃爾特在選角的時候,挑選了很多藝校裡的學生,但都不夠滿意。 一天,為此一籌莫展的沃爾特到城市西郊辦事,在火車站的站前廣場上遇到了一個十多歲的擦鞋小男孩。小男孩問道:“先生,您需要擦鞋嗎?”沃爾特低頭看看自己 腳上剛剛擦過不久的皮鞋,搖搖頭拒絕了。

就 在沃爾特轉身走出十幾步之際,忽然見到那個小男孩紅著臉追上來,眸子裡現出祈求的光:“
先生,我整整一天沒吃東西了,您能藉給我幾個錢嗎?我從明天開始多多努力 擦鞋,保證一週後把錢還給您!”

沃爾特看著面前這個衣衫襤褸、肚子乾癟的小男孩,不由的動了憐憫之心,就掏出幾枚硬幣遞到小男孩手裡。小男孩感激的道了一聲“謝 謝”後,一溜煙的小跑著離開了。沃爾特搖了搖頭,因為這樣的街頭小騙子他已經司空見慣了。

半個月後,沃爾特已經將借錢給小男孩的事忘的一乾二淨。不料,在他又一次 經過西郊火車站時,突然看到一個瘦小的身影離的老遠就向他招手喊道:“
先生,請等一等!”等到對方 滿頭大汗的跑過來把幾枚硬幣交給他時,沃爾特才認出這是上次向他借錢的那個擦鞋小男孩。小男孩氣喘吁籲的說:“
先生,我在這裡等您很久了,今天總算把錢還給您了!”沃爾特看著自己手裡被汗水濡溼的硬幣,心頭陡然盪漾起一股暖暖的熱流。

沃爾特再次端詳面前的小男孩,忽然發現他很符合自己腦海中構想的小男孩主人公的角色形象。沃爾特把幾枚硬幣塞進小男孩衣兜裡:“
這點零錢是我誠心誠意給你的,就不用還了。”沃爾特神祕的一笑,又說,“明天你到市中心的影業公司導演辦公室來找我,我會給你一個很大的驚喜。”

第二天一大早,門衛就告訴沃爾特,說外面來了一大群孩子。他詫異的出去一 看,就見那個小男孩興奮的跑過來,一臉天真的說:“
先生,這些孩子都是同我一樣沒有父母的流浪孩子,他們也渴望有驚喜!”

沃爾特真沒想到一個窮困流浪的孩子竟會有一顆如此善良的心!通過反覆觀察和篩選,沃爾特發現在這些孩子中,確實有幾個比小男孩更機靈,更適合出演劇本中的小主人公,但他最後還是只把小男孩留了下來,並且在錄用合同的免試原因一欄中只寫了這樣幾個字:善良無須考核!因為他覺的他很善良,在自己面臨困境的時候,卻把本屬於自己一個人的希望,無私的分享給別人,這是怎樣 的一種善良啊!而電影中的孩子,正是這樣一個善良、博大、無私的人。

這個小男孩叫文尼斯基Vinícius de Oliveira。在沃爾特的執導下,文尼斯基在劇中成功扮演了小男孩主人公的角色,《中央車站》也獲得柏林國際電影節金熊獎等諸多桂冠。

若干年後,已成為一家影視文化公司董事長的文尼斯基寫了一部自傳體《我的演藝生涯》。在書的扉頁上面,是沃爾特的親筆題字:善良無須考核。下面則是他給予文尼斯基的評價:“是善良,曾經讓他把機遇讓給別的孩子;同樣也是善良,讓人生的機遇不曾錯過他!

Old_wooden_window
有一個老婦人,住在一間老舊的房子裡。最讓她受不了的,就是又老又舊的木頭窗戶,不但總是關不緊,而且只要輕輕一推,窗子就會發出尖銳的「吱吱」聲,總是讓老婦人感到刺耳又不舒服。

因此,她自己從來不去打開那扇窗戶,而且也規定老公、兒子、女兒都不准去開那扇窗子,否則她就會大發雷霆!

就這麼過了一年又一年,全家都非常瞭解老婦人的這個怪癖。某一年,兒子娶了媳婦。媳婦自然不知道這個規矩,每天一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推開那扇窗戶。天天聽到那恐怖的聲音,讓老婦人的怒氣幾次差點爆發,但媳婦其實很乖巧,她實在不想破壞跟媳婦之間的感情……

正當老婦人左右為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兒子發現了這件事。兒子當著母親的面,跟妻子說:「媽媽不喜歡那扇窗戶的聲音,所以妳以後別再碰那扇窗戶了。」而媳婦也順從地點了點頭。

不料,隔天一早,媳婦起床的第一件事,仍是毫不遲疑地走向窗戶,然後伸手推開它!老婦人連忙摀住耳朵,但奇怪的事發生了──窗子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媳婦發現老婦人驚訝的表情,笑著說:「媽,我昨天把窗戶上了幾滴潤滑油,它以後再也不會響了!」

老婦人這才發現,窗外原來有翠綠的原野、起伏的山脈,還有一陣徐徐的風從窗外吹進來……這扇窗戶關了太久,讓她已經忘記外面的風景有多美了!

老婦人多年來被窗戶的怪聲困擾著,卻沒有想到其實只要幾滴潤滑油,就可以讓這個問題煙消雲散;我們面對生活中大小不順遂的時候,也常發生一樣的錯誤──我們總是把時間花在煩惱、苦悶、抱怨上,卻沒有想過,讓煩惱消失最好的方法,就是解決它!

是的,問題永遠不會自己消失不見,那怕那個問題再簡單也不過,仍不例外──因為,即使困擾我們的問題,只是一扇會發出怪聲音的窗戶,也要我們「願意去上油」,才能解決呀!

65356c874c6ff
一次,縣令尋找到了一個機會,將自己的一個心腹送到李浚的身邊做侍僕。因為李浚毫無“防人之心”,所以這個心腹很快獲得他的信任,並找到機會偷走了李浚的禦史官印。當李浚辦公要用印的時候,這才發現印盒裡已經空了。李浚想了又想之後,從一些細碎的蛛絲馬跡中判斷出來這是縣令幹的。

李浚的部下知道後,便想帶兵去縣官家搜察,李浚當即阻止了,因為光是心裡知道沒用,根本沒有證據。若是興師動眾地去搜察,很可能會使對方在慌亂中扔掉“贓物”,那樣李浚不僅無法取回官印,反而還會將自己逼向死胡同,因為丟大印可是一件罪很重的失職事件。為了不讓別人看出來自己丟失了官印,李浚只能裝作生病停止處理公事。

就這樣過了幾天後,李浚終於想出了一個辦法,能讓縣官主動把官印送回來,但前提是必須給他搭了一個台階!主意拿定後的當天晚上,李浚當作大病初癒,精神煥發地邀請把縣令請到家裡來喝酒慶賀。兩人正喝著酒,不知道為什麼李浚家的廚房突然著起了火,李浚連忙從臥室裡取出一個印盒交到縣官的手上說:“代我保管一晚,明早將其送回,此刻我先撲火要緊!”說完不容縣官有什麼推辭的機會,直接跑開救火去了。

廚房的火其實是李浚自己提早就安排好家僕放的,火勢當然也不會燒得很大,三下五除二就被撲滅了。然而,縣令可就不一樣了,他捧著空盒子回到家,如果原樣送回,那就意味著他把禦史大印給弄丟了,那可是關連全家禍福的大罪!左思右想之下,縣令只能把自己命人從李浚身邊偷來的官印重新放回到盒子裡。第二天早早地把印盒送回到李浚家。李浚接過盒子後當場打開“檢驗”,裡面的大印赫然在目!此時,兩人都心知肚明而又心照不宣地笑了,只不過一個是笑得坦然大度,另一個卻笑得羞愧難擋!

在遭到他人傷害時,我們如果一味地自恃有理、舉拳相對,結果往往於事無補,不僅糟蹋我們自己的形象,而且還會繼續惡化與對方的關係,把雙方都推入兩難的境地;而不動聲色地給對方一個“空盒子”,在無形中為對方搭一架台階,則實在是一種玄妙的生活智慧。

Blue-ribbon-modification吉姆在一個風景區工作,每天去上班時,鄰居老傑克都會遞來一張5美元的鈔票,請他從景區的咖啡店買一包4美元的咖啡,這習慣已保持了好幾年,當然,作為回報,老傑克總是將吉姆家的草坪修剪得整整齊齊。

時間久了,賣咖啡的女主人,對吉姆就熟悉了,總會準備好咖啡和一美元零鈔,有時,吉姆也會好奇地問老傑克:「咖啡保質期很長,你為什麼不能一次多買些?」

他搖搖頭,笑著說:「不,我更喜歡現在這樣,每天一包咖啡,剛剛好。」

一次,吉姆急著去朋友家聚會,就從別的店買了咖啡,不料,傑克都沒開包,就說:「這不是我想要的咖啡。」吉姆嚇了一跳,後來他又試過幾次,就算包裝一模一樣,只要咖啡不是從風景區的店裡買的,老傑克都能一眼識破,吉姆再也不敢偷樑換柱。

過了幾年,老傑克的身體大不如前了,但他每天還是會委託吉姆買咖啡,每次把5美元交給吉姆時,他的神情都充滿了期待。

一天,在吉姆又一次買回咖啡時,躺在病床上的老傑克虛弱地伸出手,輕輕摩挲著那張一美元,問吉姆:「這麼久了,難道你真不知道,我為什麼總買那家店的咖啡嗎?」

吉姆看著老鄰居,搖搖頭。

「因為賣給你咖啡的是艾莉娜呀!」

老傑克的語氣突然溫柔了許多:「她是我最深愛的人,當年,她父母嫌我是個窮光蛋,硬是把我們拆散了,我也只能傷心地離開,多年以後,我妻子病故了,孩子們 也各自成了家,我就想回來看看,後來,我打聽到艾莉娜在風景區賣咖啡,也早就為人母了,我不願意打擾她平靜的生活,就悄悄在這裡定居,並開始委託你幫我買 咖啡,從你第一次幫我帶回咖啡的那天,我就知道,艾莉娜同樣沒忘記我……」

「難道,你沒去看望過她?」吉姆不解地問。

老傑克搖了搖頭:「當年,我們戀愛時,沒辦法經常見面,就偷偷訂了一個暗號,將一美元的零鈔折疊成三角形,裝到信封裡,讓郵遞員送給對方代表平安。所以, 我每次請你買咖啡,總是把錢折疊成三角形,而艾莉娜讓你帶回來的零鈔也是疊成三角形的。這樣,我們雖然不曾見面,卻每天都能得到對方平安的消息,彷彿又回 到了當年的時光……

「現在,我就要去見上帝了,可如果艾莉娜得不到我的消息,該有多麼傷心呀。我床下面有個箱子,裡面全是折疊好的零鈔,請你繼續幫我買咖啡,拜託了……」

老傑克斷斷續續說完,就閉上了眼睛。

在老傑克的葬禮上,吉姆默默地搬出另一個箱子,裡面全是包裝好的咖啡,還有很多折疊成三角形的零鈔,原來,早在半年前,艾莉娜就因病去世了,在離開這個世界前,她最後做的事情,就是將這些咖啡和零鈔交給吉姆,請他代替自己,向傑克傳遞平安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