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5

horse

阿拉伯有位甲生意人,他有一匹非常健壯的馬,一天當中,這匹馬可以來回跑上千里,是最好的交通工具,因此主人非常愛護牠。
另外還有一位乙生意人,他每天趕著一群駱駝到各處載運貨物,他看到甲生意人騎著馬,一天之內就可來回運送貨物,心裡非常羨慕。
有一天,乙生意人向甲生意人說:「我想用這群駱駝來跟你換這匹馬。」
甲生意人回答說:「對不起,我不換。」
乙生意人說:「只要你給我這一匹馬,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甲生意人說:「不管你怎麼說,只要我還有這條命在,絕對不願捨掉這匹馬,因為牠是我生活中最好的伴侶,所以不能跟你換。」
但是,乙生意人實在很喜歡這匹馬,他知道甲生意人很有愛心,有一天,他就故意穿得破破爛爛,裝病倒在甲商人要經過的路旁。
甲生意人看到有人倒在路邊,趕緊下馬。一看,原來是乙生意人,看他好像得了重病的樣子,甲生意人費了很大的力氣,把乙生意人扶上馬背,要送他去看醫生。
乙生意人看計謀已得逞,立刻恢復原貌說:「平常我想盡辦法、用盡各種物質要跟你換馬,你都不肯割愛,現在我已騎在馬上,這匹馬就是我的,所以我要騎走了。」
甲生意人很平靜地說:「既然你已騎在馬上,馬算是你的,不過請你聽我幾句話,而且要好好記得。」
乙生意人說:「只要馬是我的,聽再多的話我都願意。」
甲生意人說:「請謹記在心,以後如果有人問你用什麼方法得到這匹馬,你一定不能說。」
乙生意人問:「為什麼呢?」
甲生意人說:「你如果說了,以後若有人生病倒在路邊,就沒有人敢再搭救了,為了防止這種情形發生,你一定不能說,好讓人人保有這分善念。」
乙生意人聽了,剎那之間,感到很慚愧、很懺悔,他趕緊下馬來,說:「我一念之差,扭曲了人性之善,我很懺悔,馬還是屬於你的,我還給你,請你原諒。」

knight

在日本的歷史上產生過兩位偉大的劍手,一位是宮本武藏,另一位是柳生又壽郎,而柳生又壽郎是宮本武藏的徒弟。

柳生又壽郎由於年少荒嬉,不肯接受父親的教導專心習劍,被父親逐出了家門。

於是受了刺激的柳生,發誓要成為一名偉大的劍手,而獨自跑到一荒山,去見當時最負盛名的宮本武藏,要求拜師學藝。

拜見了宮本武藏,柳生熱切的問道:「假如我努力的學習,需要多少年才能成為一流的劍手?」

武藏說:「你的全部餘年!」

「我不能等那麼久,」柳生更急切的說:「只要你肯教我,我願意下任何苦功去達成目的,甚至當你的僕人跟隨你。那需要多久的時間?」

「那,也許需要十年。」宮本武藏說。

柳生更著急了:「哎呀!家父年事已高,我要在他生前就看見我成為一流的劍手,十年太久了,如果我加倍努力學習需時多久?」

「嗯,那也許要三十年。」武藏緩緩的說到。

柳生急得快哭出來了,說:「如果我不惜任何苦功,日以繼夜的練劍,需要多少時間?」

「哦,那可能要七十年。」武藏說:「或者這輩子再也沒希望成為劍手了。? 」

此時,柳生心裡糾結著一個大疑團:「這怎麼說呀?為甚麼我愈努力,成為第一流的劍手的時間就愈長呢?」

「你的眼睛全都盯者第一流的劍手,哪裡還有眼睛看你自己呢?」武藏平和的說:「第一流劍手的先決條件,就是永遠保留一隻眼睛看自己。」

柳生眼中的「第一流劍手」,對你而言代表甚麼呢?是權位?是金錢?還是哪些目標或理想?還是服務社會,實踐終極關懷?

或是…?

你清楚自己在追求什麼嗎?

或許是該用一支眼睛看自己的時候了!

ciao
從前有個開羅人,一天到晚想發財。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有一夜,他夢見從水裡冒出一個人,渾身濕淋淋的,一張嘴,吐出一個金幣,並且對開羅人說:「你想發財嗎?有成千上萬的金幣正等著你呢。」

開羅人急著問:「在哪裡?在哪裡?我當然想發財,我都想得快發瘋了。」

「好,」那吐金幣的人說:「想發財,你就得去伊斯法罕,只有到那裡才能找到金幣。」說完就不見了。

開羅人醒過來,輾轉反側,再也睡不著。

「天哪!伊斯法罕遠在波斯啊,我到底去不去呢?去,我必須穿越阿拉伯半島,經波斯灣,再攀上扎格羅斯山,才到得了那山巔之城。我很可能死在半路,」開羅人想,「但是不去,我這輩子大概就發不了財了。」

去,他不見得一定能發財,誰能相信夢裡的事?但是不去,他必定會悔恨。

經過幾天內心的掙扎,開羅人還是決定冒險。而且,他決定隻身前往。

千山萬水我獨行,開羅人千里跋涉,歷經了許多艱難險阻,終於風塵僕僕地到達了「山巔之城」-伊斯法罕。

天哪!開羅人來到伊斯法罕後發現這個國家不但窮困,而且正鬧土匪,開羅人隨身帶的一點值錢的東西都被土匪搶走了。

好在當地的警衛即時趕到將土匪趕跑救了奄奄一息的開羅人,並餵他吃東西、喝水,將開羅人救活了。

「看樣子、聽口音,你不是本地人,」警衛隊長說。

「我從開羅來。」

「什麼?開羅?你從那麼遠,那麼富有的城市,到我們這鳥不生蛋的伊斯法罕來幹什麼?」

「因為我夢見神給我的啟示,只要到這裡來就可以找到成千上萬的金幣。」開羅人坦白地說。

警衛隊長大笑了起來:「笑死我了,我還常作夢,我在開羅有個房子,後面有七棵無花果樹和一個日龕,日龕旁邊有個水池,池底藏著好多金幣呢。真是胡說八道,快滾回你的開羅吧,別到伊斯法罕來說夢話了。」

開羅人衣衫襤褸,一無所有地回到了開羅,鄰居看他的可憐相,都笑他瘋了。

但是,回家沒幾天,他成為開羅最有錢的人。

因為那警衛隊長說的七棵無花果樹和水池,正在他家的後院。

他在水池底下,挖出成千上萬的金幣。

故事中開羅人有沒有白去伊斯法罕這一遭?

當然沒有。雖然金幣就在他自己家裡,但是他不去,就不會知道。

我們的一生不也像這樣嗎?你確實會聽見老人說:「人生不過如此,一轉眼就過了。」

難道就因為我們有一天會死,就因為知道有一天自己會看開一切,我們在少年時就不必努力,我們就乾脆留在開羅,不必去伊斯法罕了嗎?

沒有春發、夏榮,怎麼會有秋天的豐收?

沒有那一生的奔波、歷練,怎麼得到生命的啟示?

如同沒有警衛隊長的一番話,開羅人如何知道財富居然就在自己的後院?

不錯,「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有一天,我們會發現「道不遠人,就在身邊」。會頓悟,其實這一生所追的不過是個虛幻。

prayer 胸口摸得著的尺寸叫---胸圍;胸口摸不到的尺寸叫---胸襟。

眼睛看得到的地方叫---視線;眼睛看不到的地方叫---視野。

嘴裡說得出來的話叫---內容;嘴裡說不出來的話叫---內涵。

手上比劃出來的動作叫---手勢;比劃不出來的動作叫---手段。

腦子裡測的出的東西叫---智商;腦子裡測不出的東西叫---智慧。

耳朵聽得到的動是---聲音;耳朵聽不到的動是---聲譽。

証件上印出來的叫---文憑;証件上印不出的叫---文化。

溫度計量出的熱呼叫---溫度;溫度計量不出來的熱呼叫---溫暖。

手指寫得出的文字叫---文章;手指寫不出的文字叫---生命。

鏡子裡看得到的……是---自己;鏡子看不到的……是---自我。

金錢衡量出的……是---價格;金錢衡量不出的……是---價值。

存款顯示的出來的……叫---財產;顯示不出來的……叫---財富。

牽掛在嘴上的……叫---情話;牽掛在心裡的……叫---情感。

land2
即使我們為別人提供無私的服務,我們亦能獲得內在的報償。
成為重要的人的關鍵在於使讓你自己對別人有用。
對美德錯誤的觀念通常只不過是一種虛榮心。
為了擺脫"別人武斷的標準"對自己的束縛,發掘"你應該如何舉止"的真正標準,你需要獲得"必須做什麼而又不予理睬別人可能怎麼想"的勇氣。
違反規定並不惡劣,惡劣的是恥辱和內疚,它會讓你斷定自己微不足道。
你的消極面和缺點絲毫沒錯,錯的是聽信他人告訴我們,消極面就是我們的失敗。
真心誠意地接受、承認自己的不足,要沒有負疚和恥辱感
假如你不理直氣壯地堅持要求得到真正屬於自己的東西,沒人會幫助你。
如果你真心誠意、錢包外露地生活,你必須願意而且做好被傷害和丟失錢包的準備。
當我們過於傾心於討好別人,太好說話的時候,別人也許會得寸進尺,捉弄我們。
當你能夠不動聲色、迂迴地進行搏鬥並且取勝時,為什麼要發起正面進攻呢?
與那些可能暗地裡攪和你的平靜和安謐的人,保持一定的距離。
在這個世界上,如果一個國家渴望和平,就必須武裝自己。
“成功是最甜蜜的報復”。
歷史已經證明,只有那些願意充分發揮自己行狠本能者,才能看見最後的勝利。
為了做到與人為善,我們必須常常抑制自己過份行善的慾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