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5

Holy sepulchre13

有一個皇帝想要整修在京城裡的一座寺廟,他派人去找技藝高超的設計師,希望能夠將寺廟整修成美麗而又莊嚴。
後來有兩組人員被找來了,其中一組是京城裡很有名的工匠與畫師,另外一組是幾個和尚。

由於皇帝沒有辦法決定到底哪一組人員的的手藝比較好,於是他就決定要給他們機會作一個比較。

皇帝要求這兩組人員,各自去整修一個小寺廟,而這兩個寺廟互相面對面;三天之後,皇帝要來驗收成果。

工匠們向皇帝要了一百多種顏色的顏料(漆),又要求了很多的工具;而讓皇帝很奇怪的是,和尚們居然只要了一些抹布與水桶等等簡單的清潔用具。

三天之後,皇帝來驗收兩組人員裝修寺廟的結果,他首先看看工匠們所裝飾的寺廟,工匠們敲鑼打鼓地慶祝著工程的完成,他們用了非常多的顏料,以非常精巧的手藝把寺廟裝飾得五顏六色。

皇帝很滿意地點點頭,接著回過頭來看看和尚們負責整修的寺廟,他一看之下就愣住了。

和尚們所整修的寺廟沒有塗上任何的顏料,他們只是把所有的牆壁、桌椅、窗戶等等都擦拭的非常乾淨。

寺廟中所有的物品都顯出了它們原來的顏色,而它們光澤的表面就像鏡子一般,無瑕地反射出從外面而來的色彩。

那天邊多變的雲彩、隨風搖曳的樹影,甚至是對面五顏六色的寺廟,都變成了這個寺廟美麗色彩的一部份,而這座寺廟只是寧靜地接受這一切。

001

丈夫失業了。他沒有告訴妻子。他仍然按時出門和回家。他不忘編造一些故事欺騙妻子。

他說新來的主任挺和藹的,新來的女大學生挺清純的……妻子掐他的耳朵,笑著說,「你小心點。」

那時他正往外走,妻子拉住他,幫他整理襯衣的領口。

丈夫夾了公文包,擠上公交車,三站後下來。他在公園的長椅上坐定,愁容滿面地看廣場上成群的鴿子。

到了傍晚,丈夫換一副笑臉回家。他敲敲門,大聲喊,「我回來啦!」丈夫這樣堅持五天。

五天後,他在一家很小的水泥廠找到一份短工。那裡環境惡劣,飄揚的粉塵讓他的喉嚨總是乾的。勞動強度很大,幹活的時候他累得滿身是汗。

組長說:」你別幹了,你這身子骨不行。」丈夫說:「我可以。」他緊咬了牙關,兩腿輕輕地抖。

丈夫全身沾滿濃濃的粉塵,他像一尊活動的疲勞的泥塑。下了班,丈夫在工廠匆匆洗個澡,換上筆挺的西裝,扮一身輕盈回家。

他敲敲門,大聲喊,「我回來啦!就奔過來開門。」滿屋蔥花的香味,讓丈夫心安。

飯桌上妻子問他「工作順心嗎?」他說︰「順心,新來的女大學生挺清純。」

妻子嗔怒,卻給丈夫夾一碗木耳。妻子說,「水開了,要洗澡嗎?」丈夫說︰「洗過了,和同事洗完桑拿回來的。」

妻子輕哼著歌,開始收拾碗碟。丈夫想︰好險,差一點被識破。疲憊的丈夫匆匆洗臉刷牙,然後倒頭就睡。

丈夫在那個水泥廠做了二十多天。快到月底了。他不知道那可憐的一點工資能不能騙過妻子。

那天晚飯後,妻子突然說︰「你別在那個公司上班了吧,我知道有個公司在徵人,幫你打聽了,所有要求你都符合,明天去試試?」

丈夫一陣狂喜,卻說,「為什麼要換呢?」妻子說,「換個環境不很好嗎?再說這家待遇很不錯呢。」

於是第二天,丈夫去應徵,結果被順利錄取。那天,丈夫燒了很多菜,也喝了很多酒。

他知道,這一切其實瞞不過妻子的。或許從去水泥廠上班那天,或許從他丟掉工作那天,妻子就知道了真相。

是他躲閃的眼神出賣了他嗎?是他疲憊的身體出賣了他嗎?是妻子從視窗看到他坐上了相反方向的公共汽車嗎?還是他故作輕鬆的神態太過拙劣和誇張?他可以編造故事騙他的妻子,但卻無法讓心細的妻子相信。

其實,當一個人深愛著對方時,有什么事能瞞過去呢?

丈夫回想這二十多天來,每天,飯桌上都有一盤木耳炒蛋。

丈夫知道木耳可以清肺。粉塵飛揚中的丈夫需要一盤木耳炒蛋。有時妻子會逼他吃掉兩勺梨膏。

丈夫想,那也是妻子精心的策劃。

還有,這些日子妻子不再纏著他陪她看電視連續劇,因為他是那樣疲憊。

現在丈夫完全相信妻子早就知曉了他的祕密,她默默地為他做著事,卻從來不揭開它。

事業如日中天的丈夫突然失業,變得一文不名,這是一個祕密。

是丈夫的,也是妻子的。她必須咬著痛,守口如瓶。她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包括製造祕密的丈夫。

丈夫站在陽台看城市的夜景,終有一滴眼淚落下。

婚姻生活中,有一種感動叫相親相愛,有一種感動叫相濡以沫。其實還有一種感動,叫做守口如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