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5

sb1

出差外地,在好友家留宿。發現她有一個細心卻嘮叨的婆婆,她卻與其相處甚好。那天,我們在大排檔吃了夜宵,肚皮溜圓地回家。好友拿出兩盒鮮奶,遞給我一盒。

剛要喝,她的婆婆忽然喊道:“趕緊吃點東西,不能空腹喝牛奶!”

我覺得她真是不可理喻,我們明明剛從外面吃東西回來,好友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悄悄做了個制止的手勢,拿出一片麵包,給我撕了一點,自己又撕下一點。老太太看我們將半口麵包塞進嘴裡,喜滋滋地忙別的事去了。

我們剛吃了那麼多東西,根本不是空腹。你為什麼不和她說呢?”我不滿。好友拍拍我,笑著說:“如果她能在這件小事上獲得成就感,我們又何必告訴她真相呢?真相對她不重要,對我們也沒意義,不過是半口麵包的事。”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真相不重要”。

多年來,我受到的教育都是要堅持真理,如果你覺得對方錯了,一定要指出來,幫助他改正,嚴是愛,鬆是害。

不久後,與另外一位朋友閒聊,說起公司流水線上的一件小事。兩位元員工用同樣的方式打包產品,老闆每次經過都要說,這看上去不夠結實。

可是不久,A升職了,B依然在流水線上。半口麵包與一條繩子本身並不重要,長輩、領導或朋友,糾結於不重要的半口麵包或一條繩子,是出於對尊重的渴求。他不關心你的肚子是否飽,包裝是否結實,他關心的是當自己的話落地時,能否看到想要的效果。

如果你一味堅持那並不重要的真相,於他而言,就是一種失敗。對於我們來說,究竟是省下那半口麵包或一條繩子重要,還是讓一個人感受到尊重重要?顯然是後者。

放棄不重要的真相,並不是讓人做牆頭草,而是堅持該堅持的,放棄不該堅持的。

真相重要與否,不在於你的感受,而在於這件事是否會對結果產生本質的影響,是否會改變一個人、一件事,是否關乎道德與底線。

如果一個人,常常憑著直覺去辯解與忤逆,日積月累,你會成為一個真實卻毫無教養的人。

在無關緊要的真相上,無謂消耗,使人際關係越來越糟,那其實不是追求真理,而是另外一種意義上的浪費生命。

motherchild

一個禪者在河邊打坐時,聽到掙扎的聲音。睜開眼睛一看,是一隻蠍子正在水裏掙扎。
他伸手把它撈上來,被蠍子豎起的毒刺蟄了一下,他把蠍子放到岸上,繼續打坐。
過了一會兒,他又聽到掙扎的聲音,睜開眼睛一看,蠍子又掉到水裏了。
他又把牠救上來,當然又被蟄了一下。他繼續打坐。
過了一會兒,他又有了相同的不幸遭遇。
旁邊的漁夫說:「你真蠢,難道不知道蠍子會蟄人嗎?」
禪者:「知道,被它蟄三次了。」
漁夫:「那你為什麼還要救牠?」
禪者:「蟄人是它的本性,慈悲是我的本性。我的本性不會因為它的本性而改變。」
這時,他又聽到掙扎的聲音。一看,還是那只隻蠍子。
他看著自己腫起來的手,看看水裏掙扎的蠍子毫不猶豫地再次向牠伸出手去。
這時,漁夫把一個乾枯的樹枝遞到他手上。禪者用這根樹枝撈起蠍子,放到岸邊。
漁夫笑著說:「慈悲是對的,既要慈悲蠍子,也要慈悲自己。所以,慈悲要有慈悲的手段。」
保護好自己,才有資格善待別人。
我很喜歡這個故事,這讓我想到人們常說的一句話:「這年頭,好人難做」。
是啊,好人行善,是他的本性。
但行善的對象卻不一定也是善的;行善的結果也不一定是善果。
為什麼會這樣呢?
正如漁夫所言:「慈悲要有慈悲的手段。」
「慈悲是對的,既要慈悲蠍子,也要慈悲自己。」
實際上是在提醒我們:首先要對自己負責,才能真正做到對其他人負責。
很難想像:一個連自己都照顧不好的人,怎麼可以照顧好別人?
保護好自己,才有資格和能力去善待別人。

這篇故事 最喜歡「蟄人是它的本性,慈悲是我的本性。我的本性不會因為它的本性而改變」與「慈悲是對的,既要慈悲蠍子,也要慈悲自己。所以,慈悲要有慈悲的手段。」 這兩句話。

不因別人的惡,而影響了自己的善,不因對方的言行,而影響了我們的心情或行為。

智者,自己主宰自己的一切喜怒哀樂,愚者,由旁人的言行來主宰自己的喜怒哀樂。
不要因別人惡的一面,而放棄了自己善的一面。

fogweb

智利北部有一個叫丘恩貢果的小村子,這裡面臨太平洋,北靠阿塔卡馬沙漠,特殊的地理環境,使太平洋冷濕氣流與沙漠上的高溫氣流終年交融,形成了多霧的氣候;可是濃霧也絲毫無益於這片乾涸的土地,因為白天強烈的日曬會使濃霧很快蒸發殆盡。一直以來,在這片乾涸的土地上看不到一點綠色。
一次,加拿大一位名叫羅伯特的物理學家來到這裡,除了村子裡的人,他沒有發現多少生命跡象;但他有一個重要發現-這裡處處蛛網密佈,這說明蜘蛛在這裡繁衍得很好。為什麼只有蜘蛛能在如此乾旱的環境生存下來呢?羅伯特把目光鎖在這些蜘蛛網上;藉助電子顯微鏡,他發現這些蜘蛛絲具有很強的親水性,極易吸收霧氣中的水分,而這些水分,正是蜘蛛能在這裡生生不息的根源。
人類為什麼不能像蜘蛛織網那樣截霧取水呢?在智利政府的支持下,羅伯特研製出一種人造纖維網,選擇當地霧氣最濃的地段排成網陣;這樣,穿行其間的霧氣被反覆攔截,形成大的水滴,這些水滴滴到網下的流槽裡,就成了新的水源。
如今,羅伯特的人造蜘蛛網平均每天可以截水10580升,不僅滿足了當地居民的生活之需,而且還可以灌溉土地;這裡已經長出了百年不見的鮮花和青綠的蔬菜。

在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真正的絕境,有的只是絕望的思維。

raisehands

 

朋友傳來一段不知出處的對話,道盡多數人性之荒謬:

弟子問老師:「您能談談人類的奇怪之處嗎?」老師答道:「他們急於成長,然後又哀嘆失去的童年;他們以健康換取金錢,不久後又想用金錢恢復健康。他們對未來焦慮不已,卻又無視現在的幸福。因此,他們既不活在當下,也不活在未來。他們活著仿佛自己從來不會死亡;直至臨死前,卻又仿佛從未活過。」

人,而且多數人皆活在上述狀態,所謂「生命」簡直成了「無意義之氣球」,在荒謬稀薄的空氣中,任意飄浮;直至死亡之日,氣球落下。

人生許多終極核心的難題是:「無論在任何狀態下,人始終不快樂。」

人貧困的時候不快樂;富裕的時候也不快樂。有工作的時候不快樂,失業當然不快樂。健康的時候不快樂,生病的時候更不快樂。

自小我們學習許多課程,學數學「1+1=2」「9-5=4」,但我們沒有學過人生何時該加、何時該減才會快樂;我們學英文、學歷史、學地理、學化學、甚至天文學…宇宙大爆炸,在某個點上、創造了生命,偶然創造了我們。但人如何快樂?所有我們學習的「課本」,都少了這門課。

人有許多天性,快樂、慾望、恐懼、嫉妒、自戀、愛、恨…當我們把這些天性列成一張表格時,赫然發現快樂在人的本性中,佔的比例非常少。如何在各種狀態中極大化「快樂」,絕非理所當然,它是一場萃取的物理,質變的化學,相對的數學,智慧的藝術,以及博而深奧的歷史學。

「快樂」比任何學問都難。

賈伯斯一生未曾快樂;直至面對死亡。當死神逼近時,他珍惜家人,和從不承認的私生女和解,戮力iPhone、iPad移動時代的創造。那一刻,他的親生父母為何遺棄他,他創辦的公司為何開除他…一點都不重要了。他珍惜還擁有的,死神的腳步步步逼近,他一天比一天體會快樂的價值。

他放下了一切「怨與恨」,找到自己的價值。賈伯斯不只是名天才,他永遠改造了人類歷史,進入移動時代;但很長很長的時間裡,這位「天才」沒有能力從自己的創傷中移動,找到快樂。

因此聰明的人,在「快樂」這門功課上仍可能得零分。事實上我們的家庭教育和「社會」大學,拼命地教人如何盤算、如何奪取、如何自我保護…所有該教人「快樂」方法不教,反而教的儘是慫恿人憤怒、憂鬱、沮喪的「本事」。

2010年荷蘭好聲音冠軍得主 Martin Hurkens,他在得獎之後走到街頭演唱「You Raise Me Up」,其影片在Youtube上已數億人觀看。他原是一名麵包師傅,擁有荷蘭一家麵包店的部份股權。金融危機後,麵包店撐不下去,賣給了連鎖商家,他失業了。整整兩年,遊蕩街頭,尋找工作,包括遠赴巴黎。他的女兒知道父親除了做麵包,還唱了一口好嗓音;2010年為他偷偷報名「荷蘭好聲音」。一位55歲的老頭站上舞台,高唱「公主徹夜未眠」,贏得冠軍寶座。接下來電視台及舞台劇邀約不斷,Martin沒有選擇立刻出名賺錢的「本能」慾望;他選擇了「街頭」演唱,唱起祕密花園(Secret Garden)的歌曲「You Raise Me Up」。「每當我心情低落,噢,我的靈魂如此疲憊;當麻煩接踵而至,我的內心沉重不安,然後,我在寂靜中沉默等待,直到你出現,坐於我身旁。你鼓舞了我,…所以,我能站在群山之巔,你鼓舞了我,使我能遊走驚濤駭浪…因為你的鼓舞,我超越了自己。」

Martin選擇的街頭,那正是他失業潦倒、痛苦匱乏的時最熟悉的角落。2015年2月底他受邀至高雄「草地音樂節」,「文茜的世界周報」訪問了他,「記得那天下著雨,我鼓起勇氣走到街上,沒有人認出我,甚至沒有人注意到我,我決定站在那熟悉的街口唱:你鼓舞了我」。

Martin知道,街頭總有許多飄零的心。他選擇了一個讓別人快樂,然後自己感覺有意義的方式回答他剛剛獲得的「好聲音冠軍」寶座。排除計算、慾望、不急於成名後,他反而成了全球最令人感佩的歌者。

訪問他時,Martin當然是快樂的。而他的快樂來自於與世俗教導相反的選擇。

什麼是快樂?快樂的定義可能很簡單,「今天的你比昨日的你慈悲、感恩。」貧窮的人,可以因家人還相聚快樂;因自己還健康快樂。即使面臨死亡,回憶一生曾擁有的美好時光,那怕只是片段,也可含笑而去。」

近日我為自己搭建了一堂「快樂學校」,我的手機上是一張敘利亞四歲兒童照片,2014年12月一名土耳其攝影記者薩厄爾在難民營看到女孩可愛的臉龐,拿起照相機以長鏡頭對準拍她,她以為「相機」是「武器」,看到攝影師「瞄準」自己,小女孩嚇地立刻高舉雙手投降。

晨起,打開手機,看著「投降女孩」的照片,我告訴自己,「人生是一齣短暫的美夢」,別讓它虛度,我們都有幸,不活在戰亂的國度。「人生無常,請珍惜平常」。

難得空閒,準備周末「世界周報」工作之餘,將二個月前購置的廚餘機內放家中的剩餘食物、壞葉子,打成的有機肥料;一一放置花園及盆景中。看到「五彩茉莉」比往年盛開,天竺葵、玫瑰花朵燦爛,狗孩子陽台上曬太陽,所謂夢想的「山居歲月」,就在當下。聽著「風流寡婦」,頭髮都飛揚愉悅。

我們最終都要遠行,好好習得人生減法,早日懂得「快樂」這門課。永遠相信明天的朝陽,會有新的音符。和未來乾一杯吧!

 

陳文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