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5

SONY DSC

一位居士請教一位老禪師:「究竟是什麼讓一個人變壞,產生惡念?」老禪師就對他說了這樣一個故事:

有個老魔鬼看到人們的生活過得太幸福了,他說:「我們要去擾亂一下,要不然魔鬼就不存在了。」

他先派了一個小魔鬼去擾亂一個農夫。因為他看到那農夫每天辛勤地工作,可是所得卻少得可憐,但他還是那麼快樂,非常知足。

小魔鬼就想:「要怎樣才能把農夫變壞呢?」他就把農夫的田地變得很硬,讓農夫知難而退。那農夫對著田地敲打半天,做得好辛苦,但他只是休息一下,還是繼續敲,沒有一點抱怨。小魔鬼看到計策失敗,只好摸摸鼻子回去了。

老魔鬼又派了第二個去。第二個小魔鬼想,既然讓他更加辛苦也沒有用,那就拿走他所擁有的東西吧!那小魔鬼就把他午餐的饅頭和水偷走。他想,農夫做得那麼辛苦,又累又餓,卻連饅頭和水都不見了,這下子他一定會暴跳如雷!

農夫又渴又餓地到樹下休息,想不到饅頭和水都不見了!「不曉得是哪個可憐的人比我更需要那塊饅頭和水?如果這些東西能讓他溫飽的話,那就好了。」小魔鬼只好又棄甲而逃了。

老魔鬼覺得奇怪,難道沒有任何辦法能使這農夫變壞?這時第三個小魔鬼對老魔鬼說:「我有辦法一定能把他變壞。」

小魔鬼先去跟農夫做朋友,農夫很高興地和他做了朋友。因為魔鬼有預知的能力,他就告訴農夫,明年會有乾旱,教農夫把稻種在濕地上,農夫便照做。結果第二年別人沒有收成,只有農夫的收成滿坑滿谷,他就因此而富裕起來了。

小魔鬼又每年都對農夫說當年適合種什麼,三年下來,這農夫就變得非常富有了。他又教農夫把米拿去釀酒販賣,賺取更多的錢。慢慢地,農夫開始不工作了,靠著販賣的方式,就能獲得大量金錢。

有一天,老魔鬼來了,小魔鬼就告訴老魔鬼說:「您看!我現在要展現我的成果。這農夫現在已經有豬的血液了。」只見農夫辦了個晚宴,所有富有的人都來參加。喝最好的酒,吃最精美的餐點,還有好多的僕人侍候。他們非常浪費地吃喝,衣裳零亂,醉得不省人事,開始變得像豬一樣癡呆愚蠢。

「您還會看到他身上有著狼的血液。」小魔鬼又說。這時,一個僕人端著葡萄酒出來,不小心跌了一跤。農夫就開始罵他:「你做事怎麼這麼不小心?」

「哎!主人,我們到現在都沒有吃飯,餓得渾身無力。」

「事情沒有做完,你們怎麼可以吃飯?」農夫惡狠狠地說。

老魔鬼見了,高興地對小魔鬼說:「你太了不起了!你是怎麼辦到的?」

小魔鬼說:「我只不過是讓他擁有比他需要的更多而已,這樣就可以引發他人性中的貪婪。」

說完了這個故事,老禪師對居士說:「現在,你明白究竟是什麼讓一個人變壞,產生惡念了吧?那就是貪婪和無止境的慾望。」

知足者常樂!人的慾壑難填,不僅追求當下享受,還想擁有更多的資產,以備永遠享受,因此也就會產生患得患失的痛苦。

1 Comment

220px-Aristotle_Altemps_Inv8575

“The normal way we conduct our lives is we reason by analogy,”  With analogy we are doing this because it’s like something else that was done, or it is like what other people are doing.

With first principles you boil things down to the most fundamental truths … and then reason up from there.”

The first-principles approach has deep roots.

Over 2300 years ago, Aristotle said that a first principle is the “first basis from which a thing is known” and that pursuing first principles is the key to doing any sort of systemic inquiry — whether in philosophy,  or in business.

hope (1)

50年前,一個年輕人在那裏喝咖啡,50年後,他的孫女漂洋過海還是在那裏喝咖啡。店主人還是那個人,不過生了一頭白髮,卻還是很快樂地坐在那裏調製咖啡,這裏面一定有一種不可替代的滿足感。

馬修乳酪不開分店

馬修乳酪是唯一讓我掏錢購買時可以不用想新台幣與歐元匯率的食品,口感一流。這家小店竟然被好萊塢電影導演發現,作為拍攝地,我曾懷疑我再也不能在乳酪店櫃檯前看到馬修燦爛的笑容,他將在電視財富人物專訪裏津津樂道他的擴張計畫。

可是馬修依舊像從前一樣跟所有走進他店裏的大學生打招呼:“Hi,馬修的乳酪是馬修親手做的喲。”

雖然現在買馬修乳酪的人排了很長的隊,但馬修卻說:“我只是一個熱愛做乳酪的人,埋頭幹活,遠離麻煩。”他甚至拒絕了家樂福、歐尚這樣的大型連鎖超市的配貨訂單。

“我們在這兒非常快樂,我對現在擁有的一切感到非常滿意。夠了。”他說。

“我並不富有。”馬修說,“但錢對我就像甜布丁,多了會毀掉我的牙齒。”

馬修好像有一種“夠了”的感覺,我也終於長舒一口氣,這個“夠了”是一個很難的哲學:我就是做這件事情,很開心,每個吃到我做的乳酪的人都很快樂,所以,夠了。這種快樂是我一直想學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