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2


他家貧,
大學是靠自己打零工所賺來的錢才念完的。

她富有,是城市姑娘,父母是高幹,家裏有保姆。
第一次去鄉下時,她分不清甚麼是麥苗和韭菜。 

他和她初次相見是在操場上。

她正逢生理期,染紅了白裙子,但卻渾然不覺,
還和同學一起說笑。

他看見後臉紅了,脫下自己的上衣讓她圍在腰間。

那一刻,是她一輩子也難忘的。
之後是纏纏綿綿的四年戀愛,
她試圖要幫他,而他不肯,
男人那會用女孩子幫忙?

畢業時,他們本來免不了會天各一方,
但她死心塌地的要跟著他走。

家裏人反對,
幾乎與她反目,
但她卻認定這男人是她想要的。

她有一隻珍貴的玉鐲,是母親給她的。
兩人一起到了小城後,
家徒四壁,於是她摘下了玉鐲。
是的,在這樣的地方那裡用得著戴玉鐲啊!

不久,她懷孕了。見她反應厲害,
他跑到附近的山上為她摘山杏,
不料一腳踩空,從山上摔了下去。
這一摔,幾乎摔掉了她和他的未來。

她常常這樣想:如果他不去摘山杏呢?
可是,這個世界從來沒有如果。
他癱了,家裏的一切都靠她。

父母來接她,畢竟在小城裏的一生可以預見。
是的,誰都能想像以後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
但這最後的機會,她仍然拒絕了。ˇˊ

為了給他治病,她賣掉了那只鐲子,也接受父母給的錢。
到底是父母啊,看見固執的女兒這麼苦,心疼了。

他們在小城過著貧苦的日子,
她當中學教師,他病後在家翻譯一些書。

她早已沒了大城市姑娘的驕傲,低下頭來做一切,
和小菜販討價還價,買廉價的衣服……
與當地的女人並無二致。
風雪中,她弓著背,艱難地往前走。

他看著她的背影,難過地哭了:
“下一輩子,我再也不要遇到你,再也不愛你。
因為,你太苦了。”   

所有人都希望來生再愛,
可是他說“來生,再也不愛你。”
奇跡是一年後出現的。
他的腿居然有了知覺。
慢慢能走了。

好事成雙,他寫的論文在國際上獲了獎。
有許多人來找他,他也四處講學,
同時講這十幾年自己在輪椅上的生活,
講自己背後的那個女人。   

誰也沒有想到會有這一天,
誰也沒有想到柳暗花明了,  
法國請他去講學三年。

他猶豫了。
她說:“去,一定要去!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這時,36的她已初露滄桑的端倪。

黑髮裏有了白髮,
眼角堆起了皺紋,
衣服永遠是過時的,
身體有些發胖,
再也沒有了當年的樣子。

而他,正是最好的時候。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小城接她,
但沒有告訴她準確的到達時間,
只是說這一兩天回來,
想給她驚喜。

誰知下了火車,他就看見了她。
他驚喜地跑過去:“你怎麼知道我乘這趟車?”   

她說:“我每天都在這裏等你,
凡是從北京來的車, 我一輛也不會放過。”
這次,
他熱淚盈眶地說:“來生,我再也不會讓你愛,
因為你的愛讓我心疼, 你的愛實在太苦。”

她卻說,愛情從來都是苦的,
如果愛是一朵蓮花,
最美麗的愛一定是那清苦的蓮心,
一直苦到心裏,
然後才能有那朵美麗的蓮花。

兩道選擇題,看完之後全班真的只剩下沈默
記得大學一堂選修課上。教授面帶微笑,走進教室,對我們說:
“我受一家機構委託,來做一項問卷調查,請同學們幫個忙。
”一聽這話,教室裡輕微的一陣議論開了,大學課堂本來枯燥,
這下好玩多了。

問卷表發下來,一看,只有兩道題。

第一題:他很愛她。她細細的瓜子臉,彎彎的娥眉,面色 !
白皙,美麗動人。可是有一天,她不幸遇上了車禍,痊愈後,
臉上留下幾道大大的醜陋疤痕。
你覺得,他會一如既往地愛她嗎?

A、他一定會; B、他一定不會; C、他可能會
第二題:她很愛他。他是商界的精英,儒雅沈穩,敢打敢拼。
忽然有一天,他破產了。
你覺得,她還會像以前一樣愛他嗎?

A、她一定會; B、她一定不會; C、她可能會

一會兒,我們就做好了。
問卷收上來,教授一統計,發現:
第一題有 10%的同學選A, 10%的同學選B , 80%的同學選C。
第二題呢,30%的同學選A, 30%的同學選B, 40%的同學選C。

“看來,美女毀容比男人破產,更讓人不能容忍啊。
”教授笑了,“做這兩題時,潛意識裡,你們是不是把他和她當成了
戀人關係?”
“是啊。”我們答得很整齊。
“可是,題目本身並沒有說他和她是戀人關係啊?”
教授似有深意地看著大家,“現在,我們來假設一下,如果,
第一題中的‘他’是‘她’的父親,
第二題中的‘她’是‘他’的母親。

讓你把這兩道題重新做一遍,你還會堅持原來的選擇嗎?”

問卷再次發到我們的手中,教室裡忽然變得非常寧靜,
一張張年青的面龐變得凝重而深沈。
幾分鐘後,問卷收了上來,教授再一統計,兩道題,我們都100%地選了A。

教授的語調深沈而動情: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愛,亙古綿長,無私無求;
不因季節更替。不因名利浮沈,這就是父母的愛啊!”
善待自己的父母,他們永遠是最愛你們的。

愛情不是唯一,也不是全部。
祝全天下母親,母親節快樂.


作家黃春明說起不久前發生在他身上的小故事。

有一次我從宜蘭搭火車回台北,瑞芳那站上來一群高中生,擠在廁所外說笑打鬧。我從廁所出來,車一轉彎,我撞到一個學生。
「你怎麼搞的?」他很不高興。
我說:「對不起,車子搖晃得很厲害。」
他看看我,說:「反正你快要死了。」我心裡好痛,回家說給太太聽,台灣的囝仔怎麼變這樣?我就算快死也不用你這樣講。

剛退休的暨南大學教授李家同今年初對菁英高中生演講時,談到印度窮人飢餓到必須跟猴子要食物的景況,台下學生大笑。
李家同生氣了,斥責年輕學生:「我不是小丑,不是來愉悅大家;這國家總要有人告訴年輕人嚴肅的事,讓他們看見世界的真相。」

黃春明、李家同的心情,是許多人共同的憂慮:在優渥的生活中,在考試掛帥的競爭環境下,我們會不會養出了「沒有同理心」的下一代?

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說,有個國小學生指著桌上的水果:「媽媽說那些個頭小的椪柑,不好吃,是給菲傭吃的。」
洪蘭很吃驚,她當場剝了一個小柑橘和小學生一人一半,「你看,又甜又多汁啊。」
「為什麼不好吃的,是該菲傭吃的呢?」洪蘭感嘆,我們對弱勢者太不夠同理心了,身處優勢的人還視為理所當然,「大人教孩子對人有差別待遇,從小就學了看不起人」。

「我想印張名片,頭銜是:『晉惠帝培養專家』。我想,許多人都需要這張名片。」

嘉義一位國小女老師投書聯合報這樣感嘆:我們總是給孩子最好的,卻不在乎他有沒有悲天憫人的觀念。
沒鞋的小妹「再買就好啦」
女老師上課時放影片給學生觀看,片中小兄妹買不起鞋子,母親要臨盆了,小女孩得到對面山頭去叫產婆,光腳的她咬牙跑過尖石路面。
班上有個孩子看完的感想是:「再買一雙就好了,幹嘛那麼辛苦?」
老師看著學生,「他腳上穿的是NIKE,用的是名牌,暑假去美國度假一個月,會有這樣的感想一點都不為過,他是真的不懂啊。」
女老師指出,大人在孩子面前嘲笑那些付出勞力掙錢的人:「你不好好讀書,將來就像這樣辛苦工作賺錢,沒有前途!」言語中對階級歧視沒有自覺。
無數晉惠帝在你我身邊,所以我們在培養無數的晉惠帝。

也許很聰明,功課很好,但沒有同情心。」高雄大學應用數學系副教授游森棚有類似的擔心。
他曾在建中任教數理資優班,大部分孩子都體貼善良,但讓他擔心的是:那些M型社會右端、身處優渥的孩子,對另一端的苦難缺乏理解與同情。

有一年,土石流毀了部落小女孩的家,她原本每天走一小時山路去上學,但現在課本沒了,作業簿沒了,路也沒了。

有一頓沒一頓。富小孩不解,資優生「祖辰」在周記裡這樣評論:「誰叫他們住在那裡,他們可以搬家啊。」游森棚非常驚訝,建議學生要設身處地想一想,但祖辰回他:「我又不住山上。」
游森棚思考:祖辰家境富裕,一路順遂,「他這樣聰明幸運的小孩,一輩子都不須體會有一頓沒一頓的恐懼,也不可能體會拚命想卡住一個小小位置的辛苦」。祖辰並不是個案。
游森棚說,許多名校學生家庭的社經地位遠高於社會平均值,對他們來說,土石流女孩是另一個世界。未來的菁英了解世界嗎?游森棚憂慮,當這樣把優渥視為理所當然的孩子長大,站上社會的決策位置,他們的決策與思考也摒除了他們所不了解的真實世界。

「將來,會是什麼樣子?」他們可能為社會不同際遇的人設想嗎?「如果沒有教會同理心,教育是失敗的。」游森棚說。

電視上報導的政治人物何嘗不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