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8

2 Comments

2123748-103e167a3f69915e.jpg 女傭住在主人家附近一片破舊平房中的一間。她是單親母親,獨自帶一個四歲的男孩。每天她早早幫主人收拾完畢,然後返回自己的家。主人也曾留她住下,卻總是被她拒絕。因為她是女傭,她非常自卑。

那天主人要請很多客人吃飯。客人們個個光彩照人。主人對女傭說,今天您能不能辛苦一點兒晚一些回家。女傭說當然可以,不過我兒子見不到我會害怕的。主人說,那您把他也帶過來吧。女傭急匆匆回家,拉了自己的兒子往主人家趕。兒子問,我們要去哪里?女傭說,帶你參加一個晚宴.

四歲的兒子並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是一位傭人。
女傭有些不安。到處都是客人,她的兒子無處可藏。她不想讓兒子破壞聚會的快樂氣氛。更不想讓年幼的兒子知道主人和傭人的區別,富有和貧窮的區別。

後來她把兒子關進了主人的洗手間。主人的豪宅有兩個洗手間,一個主人用,一個客人用。她看看兒子,指指洗手間裏的馬桶。這是單獨給你準備的房間,她說,這是一個凳子。然後她再指指大理石的洗漱台,這是一張桌子。她從懷裏掏出兩根香腸,放進一個盤子裏。這是屬於你的,母親說,現在晚宴開始了。

盤子是從主人的廚房裏拿來的。香腸是她在回家的路上買的,她已經很久沒有給自己的兒子買過香腸了。女傭說這些時,努力抑制著淚水。

男孩在貧困中長大,他從沒見過這麼豪華的房子,更沒有見過洗手間。他不認識抽水馬桶,不認識漂亮的大理石洗漱台。他聞著洗滌液和香皂的談談香氣,幸福得不能自拔。他坐在地上,將盤子放在馬桶蓋上。他盯著盤子裏的香腸和麵包,為自己唱起快樂的歌。

晚宴開始的時候,主人突然想起女傭的兒子。他去廚房問女傭,女傭說她也不知道,也許是跑出去玩了吧。主人看女傭躲閃著的目光,就在房子裏靜靜地尋找。終於,他順著歌聲找到了洗手間裏的男孩。那時男孩正將一塊香腸放進嘴裏。他楞住了。

他問,你躲在這裏幹什麼?男孩說,我是來這裏參加晚宴的,現在我正在吃晚餐。他問,你知道你是在什麼地方嗎?男孩說,我當然知道,這是晚宴的主人單獨為我準備的房間。他說,是你媽媽這樣告訴你的吧?男孩說,是的,其實不用媽媽說,我也知道,晚宴的主人一定會為我準備最好的房間。

不過,男孩指了指盤子裏的香腸,我希望能有個人陪我吃這些東西。

主人的鼻子有些發酸,用不著再問,他已經明白了眼前的一切。
他默默走回餐桌前,對所有的客人說,對不起,今天我不能陪你們共進晚餐了,我得陪一位特殊的客人。然後,他從餐桌上端走兩個盤子。他來到洗手間的門口,禮貌地敲門。得到男孩的允許後,他推開門,把兩個盤子放到馬桶蓋上。他說,這麼好的房間,當然不能讓你一個人獨享,我們將一起共進晚餐。

那天他和男孩聊了很多。他讓男孩堅信,洗手間是整棟房子裏最好的房間。他們在洗手間裏吃了很多東西,唱了很多歌。不斷有客人敲門進來,他們向主人和男孩問好,他們遞給男孩美味的蘋果汁和烤成金黃的雞翅。他們露出誇張和羡慕的表情,後來他們乾脆一起擠到小小的洗手間裏,給男孩唱起了歌。每個人都很認真,沒有一個人認為這是一場鬧劇.

多年後男孩長大了。他有了自己的公司,有了帶兩個洗手間的房子。他步入上流社
會,成為富人。每年他都要拿出很大一筆錢救助一些窮人,可是他從不舉行捐贈儀
式,更不讓那些窮人知道他的名字。

有朋友問及理由,他說,我始終記得許多年前,有一天,有一位富人,有很多人,小心地維繫了一個四歲男孩的自尊。

mantel.jpg

 The first man gets the oyster, the second man gets the shell.

It is the mind that makes the body rich.

The richest heritage a young man can have is to be born into poverty.

Take care of your pennies and the pounds will take care of themselves.

As I grow older, I pay less attention to what men say. I just watch what they do.

A man, to be in business, must be at least owner of the enterprise which he manages and to which he gives his attention, and is chiefly dependent on for his revenues not upon salary but upon its profits.

Men who reach decisions promptly usually have the capacity to move with definiteness of purpose in other circumstances.

I believe the true road to preeminent success in any line is to make yourself master in that line.

A great business is seldom if ever built up, except on lines of strictest integrity.

Put your eggs in one basket. And watch the basket. That’s the way to make money.

Concentration is my motto – first honesty, then industry, then concentration.

You cannot push anyone up a ladder unless he is willing to climb a little.

The surest foundation of a manufacturing concern is quality.

The sole purpose of being rich is to give away money.

Anything in life worth having is worth working for!

Think of yourself as on the threshold of unparalleled success. A whole clear, glorious life lies before you. Achieve! Achieve!

While the law of competition may be sometimes hard for the individual, it is best for the race, because it ensures the survival of the fittest in every department.

It is impossible for anyone to be cheated out of an honorable career unless he cheats himself.

Whatever your wages are, save a little.

Do not make riches, but usefulness your first aim.

Here lies a man who knew how to enlist the service of better men than himself.

2125927-c2651b85edfd9770.jpg 

中國民間有一句古話,叫「惡有惡報,善有善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我曾經對惡人遲遲得不到報應感到迷惑不解。  

現在我終於明白,因為讓惡人成為惡人就是上主對他們的懲罰。'

  『人為善,福雖未至,禍已遠離;人為惡,禍雖未至,福已遠離』

1 Comment

趙可式總是言語輕柔,臉上微笑有著讓人寧靜的力量。這位台灣安寧療護推手前年罹患乳癌,如同多年來面對死亡的態度,她沒有為自己的病掉下眼淚,反而認為這是天主恩典,「生病之後,我真的知道病人們整個路是怎麼走過來的」。

趙可式發現自己得到乳癌,真的是意外。一開始是住香港的姊姊來台北一日健檢,發現有兩個腫瘤標記的指數很高,但姊姊做完檢查就回去了。

她說服姊姊再來複檢,姊姊並不想來,還說「沒關係,明年再檢查好了。」但她很緊張:「什麼沒關係?等明年妳就完了!」

剛好她任教的成大引進正子斷層掃描,兩人同行有折扣,趙可式便對姊姊誘之以利:「我陪妳做!」

4170943-1771428.jpg結果姊姊一檢查,完全沒事,但成大核醫部主任姚維仁在幫趙可式檢查時,卻有點躊躇。
他先問:「趙老師,我幫妳加做一個超音波好不好?」接著再問:「趙老師妳上次檢查是什麼時候?妳有定期自我檢查嗎?」

趙可式沒有回答,她直接問:「姚主任,我得了癌症對不對?」姚維仁這時還故作輕鬆:「妳為什麼一想就想到癌症?」趙可式反問:「台灣現在每七分鐘就有一人罹癌,為什麼不會想到是癌症?」

姚維仁接下來說的話,趙可式到現在都還記得。

姚維仁說:「我們醫護人員都以為癌症是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趙可式平靜的對姚維仁說:「眾生平等,別人會得,我也會。」

趙可式分析,可能是投入安寧療護多年,病人看多了,因為癌症而走向安寧療護的病人,從兩三歲的幼兒到八九十歲老人,各種年齡都有,形形色色。也因為如此,別人得知自己罹癌,反應是「Why me?」趙可式的反應卻是「Why not me?」她甚至早在十幾年前就買了兩個癌症保險,就是為了這一天做準備。

趙可式罹癌,和她一起做檢查的姊姊哭了三個禮拜,學生也哭成一團,反而趙可式心中平靜,她相信一切有天主的美意。

生病之後,趙可式努力抗癌,認真寫書,已經連續出版了「醫師與生死」和「安寧伴行」,還有兩本尚在趕工,她像是和時間賽跑般,急急希望傳達她對生死和安寧療護的理念,迫切地把多年努力化為文字,流傳給下一代。

看淡生死,不代表不珍惜生命,趙可式說她要工作到最後一天,她的信仰告訴她,生死在神的手中,但只要活著,便不可「自作孽」,要好好珍惜生命。

雖然現在她必須承受一些化療的後遺症,左手因淋巴切除而疼痛,但趙可式認為這些都無所謂,體會這些事,活在人間,就很有意義。

==信任治療團隊 勿信偏方==

趙可式在三軍總醫院接受治療,她認為三總是目前治療乳癌最好的團隊,她也考慮過別的醫院,但有些是手術強、有些是化療強或放射治療強,而她不想把治療分散。

許多癌症患者決定治療後還三心二意,會去逛醫院,趙可式勸民眾專心治療,別分散精力。

手術過程很順利,但後續治療讓趙可式吃足苦頭。她對化療藥物敏感,副作用讓她死去活來,體質過敏,連擦酒精都不行。

幾乎所有的副作用都發生在趙可式身上,那怕是藥物說明書上記載發生率只有百分之一的副作用。例如有一種手足症,是說手腳如針刺,趙可式真的感受到如同幾百、幾千根針刺的疼痛,雖然有附冰套,但這痛仍是椎心刺骨。

還有嚴重暈眩,整個世界都天旋地轉,頭部只能維持一個姿勢,完全不能動,也不能上廁所,「一坐馬桶,頭只要稍微低下來,就啪!整個人倒下來,躺在床上睡覺,好不容易睡著了,一翻身,就暈眩得三百六十度旋轉,馬上醒過來!」

治療真的很痛苦,而因為自己親身體驗,趙可式了解為什麼江湖郎中有機可趁,「因為真的太痛苦了,如果有人說可以不要這麼痛苦,又能夠do something,真的有人會被吸引」。

真的有很多人混在腫瘤科門診,反正醫院裡頭人山人海,他們看中癌症病患病急亂投醫和鬱卒恐慌的心理。趙可式就在門診外碰過有人來「搭訕」,問她生了什麼病?她說是癌症,對方就向她推銷了起來。

這人被趙可式罵一頓,她直接不客氣地告訴那個人說:「你們這樣趁火打劫很不對!」「怎麼可以利用病人的脆弱來作生意?」她理解病人心理,癌症治療非常痛苦,若有輕鬆的治療方法,很容易就被拉走了。

她也很清楚:「如果我現在願意去直銷一個東西,一定賺大錢!」以趙可式名氣、罹癌的背景,如果願意「代言」或「推薦」什麼產品,絕對是件賺錢生意。但趙可式說,這是不倫理不道德的。她心中有把專業把關的尺,「沒有科學證據,只用見證人或自我見證方式的東西,一律不進我的身體!」

她解釋:「正統的醫學就如醫學院教授教導學生,不會用見證人的方式來表達醫療的高明。而是呈現疾病的機制與治病原理,並用各種科學研究結果作為實證。這就是今天的以證據為基礎的實證醫學科學,即Evidence-based Medicine.」。

也有很多人向趙可式推薦秘方,她說:「超過二百種!」趙可式一律不接受,她連維他命都不吃。她信任醫療團隊,就全然信任,自己也不想分神去管其他的事。

趙可式並非只接受西醫,她也看「正牌」的中醫。趙可式認為,病人也不可以太任性,很多人自主意識很強,但缺乏醫學知識作背景。她反問:「很多人不想受苦,但生病怎麼可能不吃苦呢?」

苦難在人間是無法逃避的,她舉小學生為例,這麼小就要揹著重重的書包上學,也是很苦呀!手術、化療、放射治療,當然辛苦,半途而廢,便要自己承擔後果。

「癌症,總有一天等到我」

很多人問趙可式,妳是醫療專業人員,怎麼還會得癌症?她的回答是:「我當然會得癌症,因為多年來我過的是非常不健康的生活!」她用「總有一天等到我」來看待她自己的病人身分。

她自我檢視,多年來生活忙碌、飲食也不注意營養、缺乏運動、不曬太陽,自己知道有一天會被宣布得到癌症,「早就該得了!」

她有多忙?準備去動手術的那個學期,她有12門課,其中有4門從頭到尾由她獨挑大梁,有8門和別人合開。得知罹癌,她沒有辦法馬上放下手邊的事情去開刀,前年9月底被診斷,為了交代、安排課程,一直等到10月17日才去住院,可見她手上的事情有多少。

在動手術之前,趙可式交代了遺囑,這不是她第一次手術,也不是第一次寫遺囑。

趙可式側過頭,露出右耳下方的傷疤。其實她從不遮掩,這是她第一次開刀留下的痕跡,那年她十五歲,右邊內頸動脈長了一個神經纖維瘤,手術極危險,於是姊姊買了整盒巧克力給她。家境明明不好,原是連一顆巧克力都要和姊姊分的,這次卻有一整盒。

敏感的十五歲少女就在開刀前寫下遺書,直到手術成功了,她才把藏在枕套裡的遺書丟掉。

四年前又在差不多的位置摸到一個淋巴瘤,切片切不到,動手術切除,術後整個顏面神經麻痺,好一陣子眼睛閉不起來,必須要蓋著紗布才能睡覺,但瘤是良性的;另外腹部也動過兩次刀,分別是巧克力囊腫和腸子也長過一個瘤。

帶著學生照顧病人時,趙可式常把自己當作教材,告訴要動手術的病人別怕,「你看,我一身都是刀疤」。

生過這麼多病,趙可式從未鬱卒,每天都很開心的活下來。每次開刀,趙可式都以為自己是癌症,「結果都不是,這一次,終於是了!」語氣非常豁達。

本身是醫護人員,有些事她自己心理有數,「我知道已經轉移了」,所以她要把該交代的事情都交代清楚。她花了二天改寫遺囑,連追思彌撒要請哪位神父舉行、放哪張遺照,她都準備好了。她甚至想到,會有很多親友、病人、家屬參加,一輩子講述生死學:「我要利用我的追思彌撒,讓人家對死亡有正向的觀感。」

==病人不合作 醫護有責任==
趙可式側過頭,露出右耳下方的傷疤,她總拿自己當教材:「你看,我一身都是刀疤」,告訴要動手術的病人別怕。

趙可式也提醒醫護人員,有些病人不合作,是醫護人員的責任,如果醫護人員願意花時間,向病人解釋治療目的,有些遺憾便可能就不會發生。
她曾照顧過一位末期乳癌病人,才32歲,有個3歲兒子,2005年發病,2007年過世,乳癌第二期,理論上預後不該這麼差,為什麼呢?

原來病人道聽塗說,只聽到乳癌和荷爾蒙有關,看到醫師開給她荷爾蒙藥物,便認為會使乳癌惡化,所以不吃藥。怕醫師生氣,她照常去門診、拿藥,但把藥都丟掉,沒有吃,也不跟醫師講。

結果短短八、九個月,病人乳癌轉移到骨頭、肺、腦部,最後只有遺憾而終,留下稚齡的孩子和深愛她的先生。

趙可式不能理解,病人明明是位大學畢業生,為什麼不相信專業的醫師,卻去相信非專業的三姑六婆?對醫師的治療有懷疑,卻不願和醫師提出討論?而醫護人員也沒有向病人解釋,開立荷爾蒙用藥是抑制她的荷爾蒙,不讓癌細胞惡化,並不是提供荷爾蒙讓癌細胞生長。

趙可式呼籲,全國醫護人員都應該確認病人是不是清楚知道自己接受那一種治療?目的何在?一定要想辦法讓病人了解。如果醫師太忙,衛教便是護理人員的工作。

說到這兒,趙可式也感嘆,台灣的護理博士密度可能是全球最高的,但大家都去念書,卻少有人願意實地照顧病人。

回想過去帶學生實習時,她經常拿著病歷向病人解釋,她和學生說:「不用怕病人不懂,即使他不識字,他也能從妳的態度、解釋,聽得懂妳所要傳達的訊息。」

她期待地說:「這些事,我不在時,希望她們也能繼續做!」

【2008/01/08 聯合報】

2122037-c63a6841c52d0827.jpgWhat exactly does it take to live the life of your dreams? Perfect timing? Fortunate opportunities? A million dollars in the bank? Not even close. It takes a decision; a simple decision that will ultimately test the strength of your commitment and the depth of your faith.

Karen Wright

2119292-thumb.jpg今天我要問大家一個問題:「你的祈禱生活如何?」你可能會覺得常常不會花很多時間,每天要忙很多事情,怎麼會有時間祈禱,頂多就是睡覺之前和耶穌打打招呼,或是星期天去教堂儘量幾分鐘不要分心地唸經、參與彌撒,和大家分享一個故事,這是發生在一個都市裡的教堂,它讓我對祈禱有新的體驗,我想對大家也會有所幫助:

這個教堂只有一位神父,由於位在都市什麼樣的人都會經過,他很認真工作也把聖堂整理得很乾淨整齊,很多人都讚美他的教堂。在聖堂裡有很多貴重的東西,所以他也很小心怕有人來偷東西,像是聖爵、奉獻箱等,他又不想將聖堂的門鎖起來,怕人們無法進來,每天都很矛盾為些事焦慮。有天中午吃過飯,他想應該去聖堂看一下是否一切安好,進到聖堂剛好有幾個人在裡面祈禱。
沒多久聖堂的門又開了進來了一個人,神父覺得這個人很可疑,他看起來好幾天沒有刮鬍子,襯衫很髒不整齊很老舊。這位先生進來跪下後,頭低了下來,幾分鐘後就走了。後來神父發現這個人每天中午都會進來,每次都只待上幾分鐘,手上拿著像便當的東西,神父很認真地觀察看他是否會拿走什麼東西。
有一天這位先生又來了,神父忍不住問他:「請問你每天來這裡做什麼?」這個人說他在附近工作,只有半小時時間吃午飯,他盡量用吃午飯的時間祈禱,因為覺得這樣可以增加他的力量,增加工作的動力。我只能待兩、三分鐘,因為還要走回工廠,所以就只能用這兩三分鐘時間跟主說話:「 主,我只是進來一下告訴你,自從我們彼此認識,彼此做朋友之後,我很開心,自從你把我的罪洗淨了,我很安心。我不怎麼會祈禱,我沒有受過教育,我只是工廠裡的工人,不過我每天都想到你,想念你。耶穌,我是阿郎,來報到。 」報到完之後就走了。神父聽了很感動也有點慚愧,他居然懷疑這位先生是小偷。神父對阿郎說很歡迎你每天到這兒來,阿郎謝謝神父後趕忙離開了。
工人離開之後,神父就跪在阿郎剛剛跪的地方,決定暫時不要去想會不會有人來偷東西這些事,他要花一兩分鐘時間照著阿郎的方式祈禱。祈禱時他突然覺得心很熱,好像有愛心進到他的心靈,耶穌好像就跪在他旁邊,眼淚不自覺地掉了下來,然後很自然地借用阿郎的祈禱。
幾天後的中午,他發現阿郎沒來心中很奇怪,接著好幾天都沒看到阿郎,神父心中很擔心著急,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呢?神父決定到那工廠打聽消息,到了工廠才知道他生病了,又趕到醫院去找他,醫生覺得阿郎的病很嚴重但也覺得他是位很棒的病人,他雖然生病但他的笑容、他的喜樂改變病房很多氣氛,但醫生和護士們都很疑惑,沒有任何人來看阿郎,為什麼他還能如此開心帶給別人希望?
護士很擔心地對神父說:都沒有人來看阿郎,來關心他怎麼辦呢?阿郎聽到就笑著對護士說:「護士小姐你錯了,你不知道,每天中午我最好的朋友都會來看我,坐在我旁邊握住我的手,跟我說:「 阿郎,我只是來看你來告訴你,自從我們做朋友,我把你的罪洗淨了,我很開心。我很愛很喜歡聽你的祈禱,我每天都會想到你,阿郎,這是耶穌,你的朋友,來報到。 」」
我覺得如果我們常常向我們的朋友∼耶穌報到,很專心地花這一兩分鐘,說我們真正心裡的話,那麼耶穌基督也會常常向我們報到,當我們需要時祂會來到我們身邊,我有好多好多次這樣的經驗,祈禱不在於我們花了多少時間,更不是說了多少話,耶穌也說過你們不要嘮嘮叨叨地祈禱。我們不需要把所有的事全部列出來報告給耶穌,在我們開口前耶穌已經全部都知道,我們只需要把心中最親切的話跟耶穌說,不用專有名詞來祈禱,也不用透過神學,重要的是這些話來自我們的心,相信下次當我們發生困難、危險、心中焦慮時,祂也會來到我們身邊用我們的話語方式向我們報到,這些事雖然無法證明,但相信每個人自然能有所體驗。
另一個分享是,阿郎是位很大方很慷慨的人,他只有一點點吃飯的時間,卻願意將這時間轉移給耶穌基督。有人說給予有三種方式:第一種像石頭:如果要從石頭中取得東西,必需拿鎚子用力敲打才能辛苦取得一小塊;第二種像海綿:必需用力壓它才能有更多的水流出;第三種是蜂蜜:毋需任何施力,它就自然流出且是那麼地甜蜜。阿郎的給予就像是蜂蜜,用很甜蜜的方式給予,尤其是給他最好的朋友∼耶穌基督。

--丁松筠神父

2118980-thumb.jpg世人都希望在自己的人生中遇到好人和貴人,然而由於生生世世的因緣關係,現實生活中往往不盡人意,有些人還會經常遇到自己不喜歡的人或蓄意與自己作對的人。

如何善解生命中的孽緣?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感激之心看待生命中出現的所有的人,包括自己認為不好的人或敵人,這樣的寬容與慈悲必能善解一切生命中的孽緣。

鴻池是全日本最著名的清酒製造商。不過,他剛開始經商時,只不過是一個奔波在大阪與東京之間的小商人而已。他從一個小商販,一舉成為聞名日本的大富豪,緣於一段陰錯陽差的故事。

據說有一天鴻池來到自己的酒坊視察工人們的工作情況,卻發現有個工人正在偷喝米酒。他感到非常生氣,狠狠的責罵了那個工人一頓,還扣了他半個月的工錢。

事後那個工人也忿忿不平,辨稱他只是試嘗新釀米酒的滋味,老闆根本就沒有理由扣罰他的工錢。鴻池把這個工人的態度和反應看在眼裡,心想:"這個傢伙做錯了事情還心懷怨恨,看來不宜把他留在酒坊裡。"

於是就毫不客氣的叫他收拾東西離開酒坊。

沒想到那個工人遭到解雇之後,心中非常惱火,臨走前他決定要報復。於是他抓了一把火爐的灰燼,偷偷扔□了米酒桶中,然後就開心而又迅速的離開了酒坊。

當時全日本生產的米酒都有點混濁,那個工人心想:撒□了火爐的灰燼之後,米酒就會更加混濁,老闆肯定賣不出去了。但是事情的結果卻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鴻池第二天來酒坊查看時,雖然看到了地上和酒桶中被丟棄的爐灰,同時也發現了一件從來沒有見過的事。

原來火爐的灰燼沉到了酒桶底,而在沉澱物層上的酒層,卻變得非常清澈透明。

他猜測到肯定是那個離職工人的惡作劇,不過當他看到桶內清澈的米酒時,早把工人蓄意報復的惱怒忘到九霄雲外,他轉而感激那個工人給他提供了一條把混濁的米酒變成透明的清酒的思路。

鴻池於是立即把爐灰澄清酒品的新發現拿來做清酒的研究和實驗,經過多次改□和試驗,他終於發明瞭一種高效實用的濁酒淨化法。淨化後的清酒上市後,立即轟動了全日本,各家賓館、飯店紛紛大量訂購,鴻池又滿懷感激之心把那個已被解雇的工人禮聘回來繼續工作。

由此看來,當遇到人生中的貴人時,自然應該心懷感激,不能忘記他人的恩惠,因為他是你人生中的轉折點。當遇到自己不喜歡的人或蓄意與自己作對的人時,也大可不必以惡制惡,作人應該明白"怨怨相報何時了,冤家宜解不宜結"的道理,他也許可以送給你一個難得的機遇呢!

即使遇到人生中短暫出現過的人時,也要感謝他在你的生命中曾經與你結緣,將來說不定還有後續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