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7

1 Comment

1840491-f23d654fe992d2e2.jpg 

去年的一場車禍,讓我們全家陷入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

太太在生死關頭打轉好幾次,也失去了一隻手。幸運的是,醫療團隊的不懈努力,與家人親友、全國民眾的真誠祝福,讓她活了過來。由於大家的愛,把「不可能」化為「可能」,促使奇蹟降臨在太太身上。

太太的傷疤雖然漸漸褪去,復健仍在持續進行中,但是,未來還有一條漫漫長路要走。

有一次我到醫院看她,出病房後並沒馬上離開,在外頭與醫生討論事情。突然聽到病房傳來一陣淒厲的叫喊聲,我當下愣住了,現在想來,真的只能用「慘絕人寰」四個字來形容。

原來我走出病房之後,護士開始替曉鈴換藥,因為傷口實在太痛了,她忍不住叫了出來。當她知道我並沒有離開,還聽到了她的叫喊,居然露出小孩子做錯事的羞赧與歉意。

我心中真是萬分不捨,直覺是我的錯才造成她的苦,該道歉的也是我。但是,這一聲慘叫也讓我瞭解,她平常在我們面前裝得如此不在乎,實在很勇敢!這幾個月以來,她為了怕我們擔心,人前人後,一直努力克制自己身體與情緒上刻骨銘心的痛,一個人默默承受偌大的壓力。

為什麼過去嬌柔瘦弱的太太,現在意志可以這麼強韌堅忍、笑容可以如此熱情燦爛?仔細想想,我覺得她心中最大的動力,可能來自於對我們無盡的愛。

愛的力量多麼驚人!因為愛,她願意勇敢、堅強,忍受疼痛,義無反顧地尋找生命的出口;也讓社會上更多身心受苦的人,因為她的例子,得到鼓勵與安慰。這樣的經歷,讓我在看《為愛活下去——跨越生命中的安地斯山》這本動人心弦的書時,更加感同身受。

1972年10月13 日星期五,一架滿載橄欖球運動員與家屬的飛機從烏拉圭起飛,後來在飛越安地斯山脈時碰上亂流,墜毀在冰天雪地的山脈上,十多人當場喪命。劫後餘生的二十七人受困在險峻寒冷、渺無人跡的冰封山中,進退無路,眼見搜救隊已放棄救援,到最後物資全無,倖存者只好懷抱著「代死者活下去」的信念,割下亡者身上的肉…… 他們歷經七十二天的艱苦奮鬥,自行下山求援,最後有十六人獲救。這是歷史上最著名的空難事件之一,史稱「安地斯山奇蹟」。

這個述說著勇氣與堅持、絕望處艱難求生的故事,描寫得絲絲入扣,也不斷地引導我們探索:一個人在毫無身外之物時,如何面對最真實的自己和死神的挑戰?如何懷抱著「為所愛的人活下去」的意志,挑戰自己生命的極限?

在母親與妹妹相繼過世,又要尋求活路的痛苦時刻,作者形容:「我們是在跟一個摸不清底細又絕不留情的對手進行比賽,輸贏結果很可怕,不是很好就是死掉,然而我們卻連比賽規則都不知道。」

經過多次生死邊緣的掙扎,最後,父愛就像一條安全索,引領他脫離險境。這些嚴山峻嶺雖然深具威力,但威力卻沒有大過他對父親的依戀,也無法粉碎他愛人的能力。

事後他發現,死亡有個對立面,但這對立面不僅僅是活著而已,也不是勇氣或信心或人的意志。死亡的對立面,是愛。

走過生死邊緣,作者誠懇地提醒我們:「空難之前,我不懂得惜福,但安地斯山讓我看到了生命是怎麼一回事,任何生命,都是個奇蹟。

「即使是在受苦,生命仍然是值得活的;即使樣樣都被剝奪掉了,照樣可以想著我們所愛的人,照樣可以在心中留住他們,珍惜他們如同我們的生命寶藏。」這本以「生命」寫成的書,充滿著智慧與啟示。我從這些勇者和太太的身上,看到生命的力量和深度。

更重要的是,他們的遭遇提醒我們要「活在當下」!不要再浪費生命的每一個片刻和每一次呼吸,因為,每一秒的生命,都是一份珍貴的禮物。

我和曉鈴,也是從善良的台灣人手上,接下這一份生命大禮。我們的心中,永存無限的感激。

(胡志強(台中市市長)/本文為遠流出版公司即將出版的《為愛活下去——跨越生命中的安地斯山》序文)

morningtree.jpg「『希望』不是相信事情必會否極泰來,而是很確定:不論結果如何,都有其意義。」這種信心就是:「相信我們的一切境遇,最終必然有某種意義;也就是相信生活中的一切歡喜悲傷,都能找到意義。」

捷克前總統哈維爾

453911746_609e192d79.jpg
THERE IS no SAINT WITHOUT A PAST
THERE IS No SINNER WITHOUT A FUTURE.
(Persian Saying)

St. Augustine's Words;
"This was the mother, now dead and hidden awhile from my sight, who
wept over me for many years so that I might live in your sight."

"Late have I learned to love you: Beauty at once so ancient and so new.
Late have I learned to love you;
You were within me and I was in the world outside of myself.
You were within me but I was not with you."

"You have made us for yourself, O Lord, and our hearts are restless
until they rest in your."

"Give me chastity and continence, but not yet"

"Leave the past to the mercy of God, the present to His love, and the
future to His providence."

begger-in-prague-750×500.jpg    老楊是我們銀行裡的首席分析師。在總經理要做重大決定以前,老楊一定要給總經理作一個相當徹底的分析。分析永遠在於這個決定的得和失。所謂得,當然是可能的得,所謂失,也當然是可能的失。老楊在分析的時候,會用很多數學,可是他在做報告的時候,卻不會強調數學,而用非常直觀的方法來解釋他的分析。
        為什麼他的分析一直受到重視,主要的原因在於他的資料非常正確而完整。如果我們要在某個地點設立分行,老楊一定會知道這個地區居民的收入、職業等等。我們有時會奇怪老楊如何能在如此短的時間裡得到資料,據他說,他其實是用抽樣調查的方法,據我所知,他的統計學學得非常好,這使得他的資料得以非常完整。

        因為老楊常常要收集資料,他養成了隨時隨地觀察的習慣。有一次,我們在一家百貨公司一樓的咖啡館喝咖啡,一個小時下來,他告訴了我這百貨公司情況不妙,因為提袋率太低了。果真不久,這家百貨公司傳出了財務危機的消息。更有一次,我們一齊到國外出公差,他又表演了一手,他猜那個城市的收入是多少,事後查證,他的確猜得很準。據他說,他是看街上汽車的牌子以後估算出來的。

       老楊一直是一個很快樂的人,這也很自然。他的工作得心應手,薪水非常高,他從來沒有感到什麼壓力,因為他僅僅負責分析而已。最後決策的決定總是別人做的。何況他的分析向來非常有用。

       前一陣子,老楊忽然顯得有點心情不好。他過去很喜歡講笑話,現在比較少講了。有人和他聊天,他也會發呆,好像沒有聽到你在講什麼。有一天我到他的辦公室去找他,談完公事以後,忽然發現他的牆上掛了一個鏡框,框內只有一張白紙,紙上寫了阿拉伯字的六十八,這個數字代表什麼呢?我當時百思不得其解。

       老楊看出了我的困惑,他立刻叫我不要離開,他要解釋給我聽是怎麼一回事。他說前些日子,他到印度去出差。住在一家旅館裡,他住的房間有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街景,他注意到對街有一個小乞丐,來來回回地向行人求乞。他的老毛病又犯了,他開始計算平均這個小乞丐在經過多少次求乞以後,可以得到一次反應,因為絕大多數的路人是不理會他的,一個小時以後,他得到了答案,這個小乞丐平均要乞討六十八次以後,才有一次成功。

       老楊得到了這個答案,心中難過至極。因為他這一下可以完完全全地瞭解做小乞丐的滋味了。他想,如果我每次求職,要寫六十八封求職信,才會有一封回應,已經非常沮喪了,這位小乞丐卻終其一生,都要在街上向人乞討。老楊想,這種生活,他一天都受不了,如果要過幾十年如此沒有尊嚴的生活,他是無法想像的。

       老楊當天晚上睡不著覺,他想起有人用數羊來使自己入眠,因此他就數起羊來,可是他每次數到六十七,就數不下去了。六十八忽然變成了一個永遠不能到達的境界。他從頭再來,依然到不了六十八。所以老楊在床上醒了好久,才能入睡。老楊的經驗使他覺得人人都應當在平時就假設自己是一個小乞丐,因為唯有這樣才能體會到乞丐沒有尊嚴的痛苦。他的兒子才參加飢餓三十回來。老楊卻告訴他,他應該虛擬實境,假設自己是一個乞丐。他的兒子試了一次,發現做乞丐的痛苦並不在於感到飢餓,而是感到個人毫無尊嚴可言。

      

       老楊已經不能去豪華飯店吃飯了。對於任何奢侈的東西,他都失去了興趣。他常常去一家專門照顧窮苦老人的單位做義工,有人曾經看到過他做義工的情形。有一位同事說他從未看過這種態度的義工,我問他是怎麼一種態度,他想了半天,最後結結巴巴地說,老楊不是普通地在做服務而已,他是在侍奉。我懂得這是因為老楊知道窮人最需要的不是麵包而已,而是尊嚴。老楊當義工時的態度,無非是要使窮人感到尊嚴。自從老楊開始侍奉窮人以後,他自掏腰包改善了很多設備。老人吃飯的碗換成了比較好看的磁碗,是淡藍色的,茶具也換了。最使老人感到高興的是新的床單和被套。

       我們通常會說我們應該同情窮人,要對窮人有慈悲心。老楊顯然在告訴我們,我們該尊敬窮人,因為他們最缺乏的就是別人對他的尊敬。這種想法,來自一個數字:六十八。老楊常常強調數據的重要性,他是對的,因為這個數字改變了他的一生。

李家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