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7

1883099-f45e258afd535103.jpg好的道歉,要先讓雙方地位「打平」,再把是否「寬恕」的權力,交給受害者
成功的道歉,關鍵在於加害者必須將自己轉換成受害者,讓受害的一方感到你也受到同等程度的傷害。
只要在第一時間表示「誠心」的道歉,通常可以避免傷害繼續擴大。

 Businessweek

dsc_1402.JPG"The most beautiful people we have known are those who have known defeat, known suffering, known struggle, known loss, and have found their way out of the depths. These persons have an appreciation, a sensitivity, and an understanding of life that fills them with compassion, gentleness, and a deep loving concern.

Beautiful people donot just happen."

Elizabeth Kubler Ross, 1926-2004
Swiss-born Author and Psychiatrist

retreat_108.jpgYou never change things by fighting the existing reality. To change something, build a new model that makes the existing model obsolete.

Buckminster Fuller, 1895-1983
American Visionary, Architect and Poet

2045564-thumb.jpg一輛高級轎車從度假村出來後,

在鄉村的泥道上拋錨了 ,

身穿名牌西服的車主

焦急地對圍觀的人喊著:

『 你們有誰願意幫我,  爬進車底鎖一下螺絲啊? 』
原來他的車,油管出了問題,

漏出來的油已經流到地面,

而那裡離最近的加油站有上百 公里,

難怪他急得像 熱鍋上的螞蟻。
他身旁打扮妖豔的女子說:

『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

於是他趕緊掏出一張大鈔:

『  誰幫我鎖緊 ,這錢就是他的了! 』
圍觀的人群裡有個小夥子動了一下,

卻被他的同伴拉住:『 別相信有錢人的話! 』
這時只見一個小孩子走了過去,

說:『  我來吧。 』
操作很簡單,

小孩在那人的指揮下不到一分鐘就鎖好了,

爬出來後 他就用期待的眼神看著那人,

男人剛想把那張 鈔票遞給小孩,
卻被女人喝斥住了:

『  你還真打算給他啊? 給他一點零錢就好了!  』

男人從女人手裡接過零錢遞給小孩,

小孩搖了搖頭。

 

聽見人群中的噓聲,男人又加了點錢,

小孩子還是搖頭,

男人有些生氣了:

『  你嫌少?再嫌, 錢都不給你了。  』
『  不,我沒有嫌少, 我的老師說,幫人是不要報酬的!  』
男人很納悶:『  那你怎麼還不走?  』
小孩說:『  我在 等你跟我說謝謝!  』
看到這個故事,

突然覺得人與人之間

產生的誤會真是挺可怕的。

同樣的一個舉動,

在當事人看來是這樣,

但在別人看來 卻是另一回事,
有人曾對我 發過牢騷,

說這社會的陰暗面 似乎都被他遇到了,

我對他說,那其實是

因為你的心裡有

太多太自我的東西,

只以自己 看到的

一知半解或聽來的 一些事便做了判決。
對此,我覺得你根 本不要放在心上,

如果你能以 一顆感恩的心對待

曾經誤會過你或害過你的人,
因為畢竟那些人

是由於注意你才會生出一些是非,

而這些注意

無論有多少是負面,有多少又是誤會,

你都應該感激 ,

是他們

讓你不放鬆自我。

2043765-thumb.jpg人有千千萬萬顆不同的心

喜歡一個人的時候開心

想念一個人的時候憂心

難過的時候傷心,痛苦的時候揪心

失望的時候痛心,挫折的時候灰心

認真的時候用心,迷糊的時候粗心

努力的時候盡心,投入的時候專心

多情的時候癡心,牽絆的時候掛心

懷疑的時候多心,無情的時候狠心

動之以情時苦口婆心

無以動之時漫不經心

好心,壞心,真心,良心,是非之心 ....等

到底哪顆才是我的連自己也分不清

為何有如此多的心

也許就因有得有失

心才隨之起落高低,難以自理

人的心,有如一張空白的畫紙

怎樣調和心情的色彩都在於你自己
因為執筆的人是你,無人能替

人的心,有如天平

生活的大大小小、點點滴滴常在失衡的邊緣

秤著生命的重量而承受的輕重 得捨,得取,得放,而有的得收

它很公平付出多少心力    

花費多少心血 放上去,一秤便知半點不由人 

記得 將 心 比 心

珍惜,眼前相聚的每一刻,用最美好的、全心全意的對待。

不要把時間,浪費在衝突,冷戰,互相折磨之中!

dsc_0913.JPG因為淘氣,我兒時常常受傷。

當我哭叫著找母親的時候,母親總會遞給我一塊糖果,說:「吃塊糖就不疼了,別哭了!」

我便會含著糖果跑跳著繼續去瘋玩了。大學畢業時,交往了兩年的女朋友跟別人走了,我陷入了頹喪的泥沼中難以自拔。

我悲傷地對母親說:「如果還能有小時候的療傷糖塊就好了
…」一個周末的早上,我被電話鈴聲吵醒,是母親。
她說她把午飯忘記在家裡了,讓我送到她上班的醫院去。

按照母親說的,我到了醫院住院處3樓的外科病房。母親不在。

我環視著滿屋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的病人正不知所措,

一個女孩子告訴我,我母親留下話,讓我去4樓的416房間找她。

我注意到,這個女孩少了一條腿,我的心不禁怦動了一下:

可惜了,這麼俊秀的一個女孩子。4樓是燒傷科。找到416房間,母親又不在,而房間內一個個猙獰的面容看得我汗毛豎立。

靠近窗口的一個滿臉燒傷傷疤的患者告訴我,我母親讓我到510房間找她……在510房間依然沒有看到母親。

聽到我的問話,一個十來歲模樣,雙眼眼球都已經被摘除的小女孩童聲稚氣地告訴我:「叔叔,奶奶讓我告訴你,去走廊盡頭的那個倉庫找她…」推開倉庫的門,母親正坐在裡面。

驀然間,我明白了,母親是有意讓我去那些病房的。我真的很幸運了,我失去的只是一段欺騙我的情感而已,我還擁有健康的身體,還可以自由地行走!許多問題都是可解的。

只是很多時候,人們還在通往題解的路上,就先失去了希望。療傷的糖果不在身外,在我自己心中。

34457590.jpg我這一輩子,常有一種慾望,希望能夠聽到一位有學問的高僧說法,而且使我感動得立刻點頭,可惜這種機會實在不多,我有時會點頭,但點頭卻是因為我有些想睡覺。

我自己有時也會出去演講,好幾次中午吃了午飯以後演講,有人真的在下面鼾聲大作。他點頭了,可惜不是因為我講得有多好。

前些日子,我到德蘭中心去,中心的走廊裡站了一位老法師,說他老,一點兒也不為過,因為他不僅走路走得很慢,即使轉身的動作,也只能慢慢地做。老法師一手拄著一根柺杖,一手拿著一個小袋子,看來他是要將小袋子裡的東西送給德蘭中心的孩子們。

我將一位修女請出來招呼老法師,修女將袋子接過去,除了一再謝謝以外,也問他是怎麼來的,老法師告訴修女,他走來的。當時修女就嚇了一跳,德蘭中心在新竹鄉下,門口的道路應該算是一條公路,汽車開得很快的,也沒有人行道,老法師如何走過來呢?我站在旁邊,就自告奮勇要送老法師回去,老法師非常爽快地答應了。

雖然老法師住得不遠,可是我盤算了一下,以他走路的速度來看,至少要一個小時才走得到,下了車以後,修女左謝右謝,一再地講,將來如果他有東西送給孩子們,實在不必親自送來,只要打個電話來,她們就會來拿。

修女告訴我,老法師常常來,過去都有人送,為什麼這次沒有人送?她也不清楚,每一次他來,都帶一小袋吃的東西來,這次就是一罐奶粉和一盒餅乾,看起來,這些食物大概是別人送他的,他節省了以後,就送給小朋友,這使我想起耶穌所說的話:「如果你有兩件內衣,就應該送一件給別人。」

這一位老法師,省吃儉用,慢慢地走到一所兒童中心,將愛與關懷送給小孩子們。任何人看到,都會感動的。老法師的身影,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高僧未說法,我這個頑石已點頭了。

我即將退休,我知道退休以後,該做些什麼事。@(

作者﹕李家同

chinatripd2_088.jpgGod hath not promised
Skies always blue,
Flower-strewn pathways
All our lives through;
God hath not promised
Sun without rain,
Joy without sorrow,
Peace without pain.But God hath promised
Strength for the day,
Rest for the labour,
Light for the way,
Grace for the trials,
Help from above,
Unfailing sympathy,
Undying love.

Annie Johnson Flint, 1866-1932
American Teacher and Po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