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7

很久以前,在以色列地發生了以下一段故事:

某年某月某日政府在翻新穀倉的時候,發現牆角有一個老鼠洞。於是眾人用煙薰入其內,希望逼使裡面的老鼠出來。待了一會,只見老鼠一列二三四五六七的逃竄出來。

眾人正忖度大概已經走得清光,可以上前打掃之際,卻見有兩隻老鼠仍在洞口處推擠逼碰,然後再幾經辛苦,雙雙才出得了來。可是很奇怪,兩隻老鼠出了洞口以後,卻不立時逃走,而是在洞口附近團團轉的互相追趕,像是要咬對方的尾巴似的。

眾人都希奇是什麼緣故,於是走上前去細看,這才發現 ~

原來其中一隻老鼠是瞎眼的,看不見東西的,而另一隻老鼠正設法使對方咬著自己的尾巴,然後帶領同伴一起逃走。

眾人見狀,都默然不語,各自陷進了沉思當中。吃飯的時候,眾人又圍著坐下,有人開始討論剛才的兩隻老鼠。

嚴肅的羅馬官長說:『我認為剛才的兩隻老鼠是君臣主僕的關係。』眾人思考一會後,都說:『原來如此』。於是羅馬官兵擺出一副高傲孤芳的模樣。

聰明的以色列人說:『我認為剛才的兩隻老鼠是夫婦的關系。』眾人又思考了一會,覺得不錯,連聲稱是,於是以色列人變成了一副飄飄然得意的嘴臉。

強調孝義的中國人說:『我認為剛才的兩隻老鼠是母子的關係。』眾人又思考了一會,更覺合理,又都連聲稱讚,於是中國人的臉上立時堆滿了專業的謙虛。

呆頭呆腦的撒瑪利亞人,卻蹲在地上雙手托著下巴,呆呆的望著眾人,問道:『為什麼兩隻老鼠一定要有什麼關係呢?』

1968869-f333f1685171a75c.jpg空氣在剎那之間靜止凝固了。眾人呆呆的望著這個呆呆的撒瑪利亞人,不發一語。卻見先前說話的羅馬官長、以色列人和中國人都臉有慚色地低下頭不敢作聲。

愛,原來不是建基於利益、情義和血緣的關係上,而是需要建基於「即使沒有任何關係」。

「善人從他心裡所存的善就發出善來;                     1971380-thumb.jpg                                                                         

 惡人從他心裡所存的惡就發出惡來。」                                                                                              �
  一個人由心裡頭所發出來的東西,                      

  決定了一個人所呈現出的嘴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