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6

1 Comment

1884419-c4de08a32464d6fd.jpgI had found a kind of serenity, a new maturity... I didn't feel better or stronger than anyone else but it seemed no longer important whether everyone loved me or not - more important now was for me to love them. Feeling that way turns your whole life around; living becomes the act of giving.

Beverly Sills
American Opera Singer

faces.jpg有一對兄弟,他們的家住在八十層樓。

有一天他們出去爬山,回家的時候,卻發現大樓停電了!雖然他們揹著一大包的行李,但看來沒什麼選擇,於是哥哥對弟弟說:「我們爬樓梯上去吧!」

於是,他們就揹著一大包行李開始往上爬。 到了二十樓的時候,他們開始累了!

哥哥告訴弟弟說:「包包太重了,這樣吧!我們把它放在二十樓,先爬上去,等電來了再坐電梯下來拿。」,
弟弟說:「好!你真聰明!」,於是他們就把包包放在二十樓,繼續往上爬。
卸下了沈重的包袱,輕鬆多了!他們一路有說有笑地往上爬。

但好景不常,到了四十樓,兩人實在累了,想到只爬了一半,往前看,竟還有四十樓要爬,兩人開始互相抱怨,指責對方不注意停電公告,才會落得如此下場。他們邊吵邊爬,就這樣一路到了六十樓。

到了六十樓,也許是累得連吵架的力氣都沒有了,哥哥對弟弟說:「只剩二十層樓了,我們就不要吵了,默默地爬完它吧!」。

於是他們安靜地繼續走,終於,八十樓到了!到了家門口,哥哥擺出了一個很帥的姿勢:「弟弟,開門!」,弟弟說:「別鬧了!鑰匙不是在你那兒嗎?」 ......,結果,如你所想的,他們把鑰匙留在二十樓的包包裡了!......

有人說,這個故事其實在反映我們的人生。

二十歲之前,我們活在家人、老師的期望和期許之下,背負著很多的壓力、包袱在走,自己也不夠成熟有能力,因此步履難免不穩。

二十歲之後,離開了眾人的壓力,卸下包袱,開始全力追求自己的夢想,就這樣過了愉快的二十年。

可是到了四十歲,發現青春早已過去,不免有許多的遺憾追悔,於是開始遺憾這個、惋惜那個、抱怨公司、抱怨社會、抱怨政府 ......,就這樣在抱怨遺憾中度過了二十年。

到了六十歲,發現人生已所剩不多,於是告訴自己,不要再抱怨了,就珍惜剩下的日子吧!於是默默地走完自己的餘年。

到了生命的盡頭,才想起自己好像有什麼事還沒完成 ......,原來,我的夢想還留在二十歲,沒有完成。你也是如此嗎?

想想自己的夢想是什麼?最在意的是什麼?不要到了四十年後才來追悔。

想一想希望將來的自己和現在有何不同,就去做吧!

......把握現在,記得,今天就是禮物。

1 Comment

1655521-thumb.jpg有位國王,天下盡在手中,照理,應該滿足了吧,但事實並非如此。
國王自己也納悶,為什麼對自己的生活還不滿意,儘管他也有意識地參加一些有意思的晚宴和聚會,但都無濟於事,總覺得缺點什麼。

一天,國王起個大早,決定在王宮中四處轉轉。當國王走到禦膳房時,他聽到有人在快樂地哼著小曲。循著聲音,國王看到是一個廚子在唱歌,臉上洋溢著幸福和快樂。國王甚是奇怪,他問廚子為什麼如此快樂?

廚子答道:"陛下,我雖然只不過是個廚子,但我一直盡我所能讓我的妻小快樂,我們所需不多,頭頂有間草屋,肚子餓時有食物,便夠了。我的妻子和孩子是我的精神支柱,而我帶回家哪怕一件小東西都能讓他們滿足。我之所以天

天如此快樂,是因為我的家人天天都快樂。"

聽到這國王讓廚子先退下,然後向宰相諮詢此事,宰相答道:"陛下,我相信這個廚子還沒有成為「九九一族」。"
國王詫異地問道:"九九一族?什麼是九九一族?"
宰相答道:"陛下,想確切地知道什麼是九九一族,請您先做這樣一件事情,在一個布包裡放進去九九枚金幣,然後把這個布包放在那個廚子的家門口,您很快就會明白什麼是九九一族了。"

國王按照宰相所言,令人將裝了九九枚金幣的布包放在了那個快樂的廚子門前。

廚子回家的時候發現了門前的布包,好奇心讓他將布包拿到房間當他打開布包,先是驚詫,然後狂喜:金幣! 全是金幣! 這麼多的金幣!

廚子將布包裡的東西全部倒在桌上,開始查點金幣,九九枚?

廚子認為不應該是這個數,於是他數了一遍又一遍,的確是九九枚。

他開始納悶:沒理由只有九九枚啊? 沒有人會只裝九九枚啊?那麼那一枚金幣哪裡去了?

廚子開始尋找,他找遍了整個房間,又找遍了整個院子,直到筋疲力盡,他才徹底絕望了,心中沮喪到了極點。

他決定從明天起,加倍努力工作,早日掙回一枚金幣,以使他的財富達到百枚金幣。

由於晚上找金幣太辛苦,第二天早上他起來得有點晚,情緒也極壞,對妻子和孩子大吼大叫,責怪他們沒有及時叫醒他,影響了他早日掙到一枚金幣這一宏偉目標的實現。

他匆匆來到御膳房,不再像往日那樣興高采烈,既不哼小曲也不吹口哨了,只是埋頭拼命地幹活,一點也沒有注意到國王正悄悄地觀察著他。

看到廚子心緒變化如此巨大,國王大為不解,得到那麼多的金幣應該欣喜若狂才對啊。

他再次詢問宰相。
宰相答道:"陛下,這個廚子現在已經正式加入「九九一族」了。

九九一族是這樣一類人:他們擁有很多,但從來不會滿足,他們拼命工作,為了額外的那個「一」,他們苦苦努力,渴望儘早實現「百」。原本生活中那麼多值得高興和滿足的事情,因為忽然出現了湊足「百」的可能性,一切都被打

破了,他竭力去追求那個並無實質意義的「一」,不惜付出失去快樂的代價,這就是九九一族。"

她到北歐某國做訪問學者,週末到當地教授家中做客。進屋看到教授五歲的小女兒,
滿頭金髮,漂亮的眼睛如同清澈純藍的一潭湖水,簡直驚為天人。收下朋友帶去的中國禮物,
小女孩奶聲奶氣的微笑道謝,朋友經不住誇獎說:「你長得這麼漂亮,真是可愛極了。」

教授當時並沒有說什麼,但是女兒走了後,她的臉色嚴肅起來:「你傷害了我的女兒,你要向她道歉。」
朋友大驚:「我一番好意誇獎她,傷害二字從何談起?」教授搖搖頭:「你是因為她的漂亮而誇獎她,而漂亮這件事不是她的功勞,
這取決於我和她父親的遺傳基因,與她個人基本沒有關係。但孩子還小,不會分辨,你的誇獎就會讓她認為是她的本領。
而且她一旦認為天生的漂亮是值得驕傲的資本,就會看不起長相平平或是醜陋的孩子,這就給孩子造成了誤解。」

「其實,你可以誇獎她的微笑和有禮貌,這是她自己努力的結果」

所以,教授聳聳肩:「請你為你剛才的誇獎道歉。」?

後來呢?我不禁問朋友。

後來,我就很正式的向教授的女兒道歉了。
同時表揚她的微笑和有禮貌。朋友說。而且從那以後,每當我看到漂亮的孩子,我都會對自己說,忍住你對他們容貌的誇獎,
從他們成長的角度來說,這種事要處之淡然。孩子不是一件可供欣賞的瓷器或是一片可供撫摸的羽毛。
他們的心靈像很軟的透明皂,每次不當的誇獎都會留下劃痕。

1572486-717bcde6782a04e0.jpg洛克斐勒說:我付高薪給處理人際關係的能力,遠超日光之下任何其他能力。

保羅蓋帝說:一個主管,不管他擁有多少知識,如果他不能帶動人完成使命,他是毫無價值。
你跟自己的關係,如何影響你跟別人的關係

(低自我形像所引發的七個心理座標轉移症)

看別人驕傲其實是自己自卑

懷疑別人排斥其實是不能接納自己

論斷別人其實是缺乏自我肯定

玩弄別人感情其實是自己情感受過傷害

喜歡糾正別人其實是掩飾自己弱點

看別人霸道其實是自己懼怕權威

諂媚討好別人其實是缺乏自信

贏家與輸家的差異

輸家
贏家

看周圍的人
是競爭者
是幫助者

看敵人
是一種威脅
是一種考驗

看上司
是討厭的工頭
是可敬的教練

看對手
是摩擦的來源
是靈感的來源

看異己份子
是一種對立
是一種差異

看抱怨者
是問題人物
是有特別需要的人

看父母
是上一代的古董
是這一代的導師

看雇工
是公司賺錢的機器
是公司的家庭成員

我認為,我們一輩子都會有朋友,但不會有「一輩子」的朋友,一輩子的朋友是「自己」。

我們得學習處理自己大部分的難題,而朋友則豐富生命中的某個片段,拼湊起來就是完整的人際關係,

但朋友不能當大海的浮木,想要死命地抓住它,同事也一樣。

任何短暫的接觸與交集,都是自我學習的絕佳機會。

若能夠領略各色人物的生活哲學,不管共事多久,對於職場的紛紛擾擾便能釋懷,還有什麼好計較的?

送往迎來,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投緣的自然會留下來。

1750498_thumb.jpg以前的夫妻吵架是床頭吵床尾和,現在的夫妻吵架是床頭打床尾離。
吵得無非是芝麻綠豆般的小事,甚有可能是為了談論別人的是非而起爭執。

你認為我固執,我認為你不可理喻,彼此毫不退讓。其實,當自己不願接受對方的意見時,自己正犯了固執與不可理喻的毛病,若不是因為有所堅持也不會和對方唱反調。

婚前,上山下海在所不辭;婚後,遮陽擋雨自行處理。從原來的什麼都不計較,到後來的雞蛋裡挑骨頭,難道真是愛情變了質?否則,為什麼非要爭個誰是誰非呢?

也許,根本沒幾人懂愛情,爭教愛人折服比爭教愛人幸福重要!

一對夫妻因為小事吵架,弄得二人賭氣不吃晚飯,到了臨睡前,太太盛裝出現,一屁股坐進先生的懷裡,撒嬌地說:「跟我道歉,我就原諒你!」
先生回答:「是妳錯,為什麼要我道歉?」
太太雙手圍住先生的脖子:「好,我承認是我錯,但是,對的人要道歉!」
先生望了望太太耍賴皮的可愛模樣,剎時笑了出來:「好好好,我道歉,對不起,妳滿意了吧!」
二人後來一起去吃了頓愉悅的宵夜,恰似初次約會時的甜蜜,誰對誰錯早已無關緊要。

對的人道歉;雖然道歉,但也贏了一半,不是嗎!

真愛一旦摻入了是非對錯,就不再是真愛了!

(此篇文章出處:仲南萍)

motherbaby3.jpg我到靜宜去做校長以後,經常晚上不能回家吃晚飯,於是我就常去我的學生家混晚飯吃,常被我騷擾的是王嘉政。我喜歡到他家去要飯吃有很多原因,一來是他太太燒飯手藝很好,二來是他很會攝影,每次去必定會看到他的最新傑作,三來是他有一個聰明而可愛的兒子。

王嘉政在一家大哥大公司做事,他常常要出國去和外國的大哥大公司簽訂「漫遊」條約,每次簽約以後,就在當地的名勝或風景遊玩,因為他的攝影技巧非常好,他每次拍的照片都有值得展覽的佳作,我每次去,都會欣賞一下他所拍的照片。

王嘉政顯然是一個唯美主義者,他的照片一概美得不得了,無論是人物,或是風景,都給我們一種美感,王嘉政的照片裡,找不到不美的東西。舉例來說,王嘉政所拍的人物中,好像沒有髮蒼蒼而齒牙動搖的老人。

王嘉政對他小兒子的教育,有他的一套,他希望他兒子有足夠的想像力,因此他不給兒子買太多太像真東西的玩具,他常鼓勵他兒子隨便拿一個物體,然後將這個物體想像成一件特別的東西,有時我看到他兒子在玩一根棍子,可是他一口咬定這是太空船,他說未來

的太空船就會長得這個樣子。

王小弟弟常常抱著他們家的小狗來找我,告訴我小狗今天心情不好,或者小狗今天和鄰居的狗吵架了。在我看來,小狗永遠是同樣的表情,這些都是王小弟弟一天到晚胡思亂想的結果。

王嘉政卻不在意他兒子胡思亂想,他反而常和王小弟弟胡扯,他認為唯有如此,他的兒子才會有豐富的想像力。

王小弟弟是國小一年級的學生,每天走路上學,也走路回家,我們台中縣鄉下治安很好,絕大多數的國小學生都是如此上學的。王小弟弟每天這樣的來來回回,他的談話內容就更加豐富了,每次我們吃飯的時候都會聽到王小弟弟的見聞,但是也弄不清楚這些見聞是

真是假,因此我們都知道有些是出自他的想像。

王小弟弟常提到一位張爺爺,好像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家,很喜歡小孩子,會和小孩子玩。王小弟弟每次提到張爺爺都很快樂,可是前些日子,王小弟弟提到張爺爺的時候,他的表情變得比較嚴肅,因為他說:「張爺爺生病了」。

有一天我們吃晚飯的時候,王小弟弟忽然問他的媽媽,「媽媽,妳會祈禱嗎?」王太太說她會,於是王小弟弟很嚴肅的請他媽媽替張爺爺祈禱,因為張爺爺的病情非常嚴重了。

當天晚上,王小弟弟睡覺以後,我正和王嘉政在客廳裡聊天,突然聽到王太太的尖叫聲,原來王小弟弟不見了,我們發現王小弟弟穿了全套衣服鞋子從二樓房子跳了下去,他床上的棉被也不見了,顯然王小弟弟偷偷地穿好了衣服,順手拿了棉被溜了出去。

王太太當時嚇壞了,可是王嘉政卻不太慌,他叫我幫他忙,我們牽了小狗出去,小狗沿著王小弟弟上學的路,來到了一個小公園,公園裡什麼人也沒有,可是小狗一下子就將王小弟弟找到了。

王小弟弟當時熟睡在一張石頭做成的桌子上,他旁邊睡了一位老人,雖然他也蓋了被,但他的衣衫破舊卻非常的明顯,他的面容蒼老而憔悴,一望就知是王小弟弟所常提到的張爺爺,而張爺爺一定是個流浪漢。

王嘉政請我將王小弟弟抱回去,在我走以前,他好像在設法推醒張爺爺,可是張爺爺似乎沒有被他推醒。

王小弟弟始終睡得很沉,我將他送回家,就離開了。王嘉政沒有回來,我知道他一直在照顧張爺爺。我當時在想,王小弟弟一定感到張爺爺病得非常之重,他要在這關鍵的一刻,和張爺爺睡在一起。我和王嘉政都以為張爺爺是王小弟弟的想像中的人物,沒有想到其

實確有其人,而且是位老流浪漢。

王嘉政說他叫了救護車將張爺爺送到醫院的急診室,他從未醒過來,第二天早上在醫院裡過世了,王嘉政從未離開張爺爺,他和附近的派出所聯絡,他們告訴他,張爺爺有點頭腦不清楚,也從來沒有說過一句話,所以他們無法知道他是誰,從那裡來,他們幾次將他

送入遊民收容所,他卻常溜了出來在公園裡過夜,因為他從不傷害人,警察就不管他了。過一陣子他會去派出所一次,派出所的警伯們會替他準備一些乾淨的衣服,附近有些好心的人一直給他食物吃,他就在這個小鎮上生活很多年了。

警伯們說老流浪漢喜歡小孩子,奇怪得很,小孩子也喜歡他,他們從來沒有交談,可是老先生好像會玩些把戲,將那些調皮的頑童引得大樂。王小弟弟顯然就是一個和老先生建立深厚友誼的小男孩。他說老先生姓張,當然是出於他的想像。

王嘉政替張爺爺舉辦了正式的告別式,王小弟弟和他的玩伴們由老師帶著,到張爺爺靈前恭恭敬敬地行禮。對於我們大人,張爺爺是一位又老又窮的流浪漢,可是對那些小孩子,張爺爺卻是一個愛他們的慈祥老人。

王嘉政告訴我,張爺爺的這件事改變了他的很多想法,他發現人類太注意表面的美麗,而忽略靈魂深處的善良,戴安娜王妃和德蕾莎修女幾乎同時去世,媒體卻獨鍾戴安娜王妃,就是最好的例子。對大人來說,張爺爺是個不值得注意的流浪漢,而對小孩來說,張爺

爺是個慈祥的老人。王小弟弟的看法,使王嘉政常從別角度來觀察事物。

以後,王嘉政的照片漸漸有了改變,在烈日下的勞動人民和老太婆,都成了他鏡頭追捕的目標,有一張黑白照片,特別傳神,照片中一個小孩和他的祖母玩一個遊戲,祖母滿臉皺紋,也沒有牙齒,衣服更是普通,可是她的慈祥和孩子對她的熱愛,全被收進了王嘉政的照片中。

有一次王嘉政給我看他最近收藏的一座雕像,這座雕像是一位老夫人抱著一位死去的中年男子,老夫人是典型的鄉下婦人,滿臉哀慟的表情。他叫我猜這座雕像描寫的是誰,我猜不出來,也不知道他的來源。

原來這是米開朗基羅的傑作:聖母抱耶穌。我們所熟悉的聖母抱耶穌雕像,聖母極為年輕美麗,這是米開朗基羅年輕時的作品,可是他老了以後,瞭解耶穌去世的時候,聖母已是六十幾歲的老夫人,而且聖母出身貧寒,在鄉下一輩子,應該是位鄉下老夫人。所以他

又雕刻了一座比較接近事實的聖母抱耶穌雕像。問題在於,世人不肯接受這座雕像,因為大家只喜歡看表面的美。這座雕像放在翡冷翠,可是遊客很少去看它。

我過去常常參觀大教堂,莊嚴的歌德式教堂和優美的現代化教堂,都是我的所愛,羅馬的聖彼得大教堂和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大教堂,我都看過了。我一直心嚮往之的是西斯丁教堂,因為這是米開朗基羅有關最後審判大壁畫的所在地。日前我終於如願以償,在西斯

丁教堂瞻仰那些鬼斧神工的壁畫,這些壁畫,從藝術的眼光來看,的確是登峰造極之作,可是我發現我並未看了這些藝術品而大受感動。

我的心又飛到加爾各答的「垂死之家」,這是德蕾莎修女為窮人所準備的地方,這裡看不到任何建築之美,可是在這裡,我可以感到人類最善良的一面,我永遠記得那些好心義工們握住垂死窮人手的畫面,這才是最美麗的畫面,而且這才使我想起最後審判,因為最

後審判的時候,耶穌會問我:「當我需要你的時候,你有沒有握住我的手?」

當我步出西斯丁教堂的時候,我有一個很奇怪的想法,如果米開朗基羅復活了,而又重畫那幅巨型壁畫的時候,他也許會畫一幅簡單的畫,畫中只有德蕾莎修女握住一個乞丐的手,修女的滿面皺紋和乞丐的骨瘦如柴也許不美,可是他們一定能夠打動觀賞者內心的深

處,而且能使人滿懷平安地離開西斯丁教堂。多可惜,世上沒有一座有這幅壁畫的教堂。

感謝王小弟弟,我想我已經不像過去那樣地注意表面了。

李家同

butterfly.jpg三十之年得一女,自然如心肝寶貝一般,不過我對於如何照顧嬰兒實在是一竅不通,我向老婆長歎,然後充耳不聞老婆的抱怨和怒氣,做起了“甩手爸爸”。
一轉眼,女兒四歲了。這期間,老婆抱著女兒回娘家四次。最過分的一次是女兒大便,我正在上網,老婆在廚房忙做飯,河東獅吼般讓我替女兒擦屁股,我就地取材拿了一張A4紙,結果被老婆說我根本不配當爸爸,抱著女兒就回了娘家。
過了幾日,我估計老婆已經消氣,於是登門道歉,把娘倆接了回來。當然日子還是照樣過,老婆照樣一天到晚怒氣衝天,無非老生常談,批判我不做家務不帶孩子。
女兒四歲生日,很隆重地慶祝了一下,爺爺奶奶外公外婆舅舅舅媽呼啦啦坐了一桌。吹滅了生日蠟燭,小舅媽笑著問:“小壽星長大了當什麼呀?”女兒小臉一揚,硬生生地答:“當爸爸!”大家都有些發愣,爺爺說:“你是女孩,長大了只能當媽媽呀。”
女兒說:“我才不要當媽媽,當媽媽一天到晚做事。我要當爸爸,當爸爸不做事。”好傢伙,一桌人的目光齊刷刷地在我身上定格,老婆更在桌下狠命地擰了我一把,我急忙招呼:吃菜,吃菜……
後來老婆就常把女兒的這句話掛在嘴邊,說,你看看,你看看,你給孩子留了什麼印象,連這麼小的孩子都知道當媽媽辛苦,你卻一點都不知道體貼我……老婆說著就要擦淚,我只好陪笑臉。
那日正在家中枯坐,社區一位老婆婆敲門進來,說是為某災區募捐來了,問,你女兒可有不穿的衣服?不妨捐出來。女兒在旁邊看好婆和老婆談得熱烈,不解地問:“媽媽,什麼東西可以捐呀?”老婆很實際地回答:“就是家裡沒有用的東西。”
沒有用的東西?女兒環顧著室內,然後一雙大眼睛看著我眨呀眨:“媽媽,把爸爸捐了吧。”我驚跳起來——什麼?
女兒躲在老婆身後不服氣地說:“爸爸不燒飯不洗衣服也不陪我玩,爸爸就是沒有用的東西!”那一刻,我第一次覺得自己34歲的人生真叫失敗啊。
後來,我就開始洗衣服做飯幫老婆分擔家務了,老婆慢慢地溫柔起來,女兒也開始粘我了。

只是,只要我一動什麼壞念頭,晚上就會做夢,夢見老婆和女兒異口同聲地說:不如把他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