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6

1 Comment

1717234-thumb.jpg普通 VS 真正   

一個普通的朋友從未看過你哭泣。           
一個真正的朋友有雙肩讓你的淚水濕盡
一個普通的朋友不知道你父母的姓氏。       
一個真正的朋友有他們的電話在通訊錄上。 
 
一個
普通的朋友會帶瓶葡萄酒參加你的派對。 
一個真正的朋友會早點來幫你準備並且為了幫你打掃而晚點走。   

一個普通的朋友討厭你在他睡了後打來。     
一個真正的朋友會問為什麼現在才打來。   

一個普通的朋友找你談論你的困擾。         
一個真正的朋友找你解決你的困擾。   

一個普通的朋友對你的羅曼史感到好奇。     
一個真正的朋友可以威脅你說出來。  

一個普通的朋友在拜訪時,像一個客人一樣。 
一個真正的朋友會打開冰箱自己拿東西。   

一個普通的朋友在吵架後就認為友誼已經結束。
一個真正的朋友明白當你們還沒打過架就不叫真正的友誼。   

一個普通的朋友期望你永遠在他身邊陪他。   
一個真正的朋友期望他能永遠陪在你  

1 Comment

     在中非洲的一個晚上,我在產房努力地幫一個媽媽生產。雖然我們盡了一切的努力,她還是逝世了,1717738-thumb.jpg留下了一個身體瘦小、哭著的早產兒和一個兩歲的小女兒。要讓這個嬰兒活下去是很困難的事。我們沒有保溫箱,也沒有電力讓保溫箱運轉,沒有任何特殊餵食設備。雖然我們生活在赤道,但晚上經常會因變化莫測的氣流而很泠。
  一位見習護產士去找適合這種小嬰兒的箱子和包裹的棉布,另一位去加火燒熱水以便倒進熱水瓶。不久,她沮喪地回來,告訴我說,她在倒熱水時,熱水瓶爆裂了。在熱帶氣候下,橡膠很容易劣化。她叫著:"…那是我們最後的熱水瓶!"在西方,諺語比喻說:哭叫著濺出的牛奶是無益的;同樣地,在中非洲,哭叫著爆裂的熱水瓶也是無益的。它們不長在樹上,在樹林小徑上也沒有任何的雜貨店。我說:"沒關係,你盡可能安全地把嬰兒靠近火,睡在嬰兒與門的中間,以擋掉氣流。你的工作就是讓嬰兒保持溫暖。"
  第二天中午,我如往常地和一群願意與我在一起的孤兒禱告。我告訴這些小孩為這個早產兒的各種需求禱告,我說明要讓這個小嬰兒保暖的困難,也提到了熱水瓶。這個嬰兒如果凍著,很容易就死掉。我也告訴他們這個二歲大的小女孩因為母親死去而痛哭著。
  在禱告時間,一個名叫路絲的十歲小女孩,用非洲小孩慣有的天真禱告著。她禱告說:"上帝,請你寄給我們一個熱水瓶。如果 明天寄來沒有用了,這個嬰兒將會死去。所以,請你 今天下午寄到 。" 此時,我暗地裏因這個禱告的大膽而倒吸了一口氣。 接著,她理所當然地禱告說:"……在你處理這件事的同時,可不可以請你寄一個洋娃娃給這個小女孩──讓她知道你真的愛她?"同往常一樣,我是當場與小孩子們禱告的,但我能真心的說"阿們!"嗎?我並不相信上帝能作到。哦,是的,我知道他可完成每一件事,聖經上是如此說,但那是有條件限制的,不是嗎? 上帝要回答這個特殊禱告的唯一方法是從我的祖國寄一個包裹來,但那時我己經在非洲快4年了,而我卻從來沒有收到從家鄉寄來的包裹。即便如此,有誰會在包裹裏面放一個熱水瓶?我現在是住在赤道!
  下午,約過一半的時候,當時我正在護士訓練學校教學,有人傳口信說:有一輛車停在我的正門前。當我到家時,這輛車己經走了,但在走廊,有一個 22磅的包裹。我感到眼淚刺痛了我的眼睛,我無法獨自打開包裹,所以,我去叫這些孤兒來。我們一起解開繩索,小心地打開每一個結,我們將紙折好,以免撕壞。
  興奮不覺地湧上每個人的心底,三、四十雙眼睛注視著這個大的硬紙箱。我從最上面拿到一個顏色鮮明的針織物,當我拿出時,眼睛閃爍著;接著,我拿出一個給痲瘋病人用的針織繃帶,這群小孩開始覺得有點無聊;再來是一盒混著紫色及黃色的葡萄乾──這個週末可以用來做出一批好吃的小點心;當我再將手放進紙箱,我感覺到……真的是嗎?我抓住,拉出來,不自覺地叫出來:"是一個全新的熱水瓶!"我並未祈求上帝寄來,我並沒有真的相信他會作到。 路絲在這群小孩的前排,她急忙近前來,叫著說:"如果上帝寄來熱水瓶,也一定會寄來洋娃娃!"她在紙箱底翻找著,最後,拿出一個漂亮、穿著衣服的小洋娃娃。她的眼睛閃亮著,她從不懷疑!她看著我說:"媽咪,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將這個洋娃娃拿給小女孩,這樣她會知道耶穌真的愛她?"
   這個包裹的運送經過了整整五個月,由我以前的主日學校班級寄來的。他們的負責人聽到、順服了上帝的感動,寄一個熱水瓶到赤道來,其中一個女孩子放上了洋娃娃,要送給非洲的小孩──在一個十歲小女孩篤信地禱告要送達的"那天下午 "的五個月之前!
  "他們尚未求告,我就應允;正說話的時候,我就垂聽。"(賽65:24)

 

海倫·羅絲嫵(Helen Roseveare )

2 Comments

1656765-thumb.jpg一個小男孩捏著一美元,沿街一家一家商店地詢問:「請問您這兒有上帝賣嗎?」

有些店主回答說沒有,有些店主甚至嫌他在搗亂,不由分說就把他攆出了店門。天快黑時,第二十九家商店的店主熱情地接待了男孩。

老闆是個六十多歲的老頭,滿頭銀髮,慈眉善目。他笑咪咪地問男孩:「告訴我,孩子,你買上帝幹嘛?」

男孩流著淚告訴老頭,他叫邦尼,父母很早就去世了,他是被叔叔帕特魯普撫養大的。叔叔是個建築工人,前不久從鷹架上摔了下來,至今不能動彈。醫生說,只有上帝才能救他。邦尼想,上帝一定是種非常奇妙的東西,我把上帝買回來,讓叔叔吃了,傷就會好。

老頭眼圈濕潤了,問:「你有多少錢?」

「一美元。」

「孩子,上帝的價格正好是一美元呢!」老頭從貨架上拿了瓶「上帝之吻」牌飲料給邦尼,說:「拿去吧!孩子,你叔叔喝了這瓶『上帝』,就沒事了。」

邦尼喜出望外,將飲料抱在懷裡,興沖沖地回到了醫院。一進病房,他就開心地叫嚷道:「叔叔,我把上帝買回來了,你很快就會好起來!」幾天之後,一個由頂尖醫學專家組成的醫療小組來到醫院,對帕特魯普進行會診。 他們採用世界上最先進的醫療技術,終於治好了帕特魯普的傷。帕特魯普出院時,看到醫療費賬單上那個天文數字,差點嚇昏過去。可是院方告訴他,有個老頭幫他把錢付清了。那老頭是個億萬富翁,從一家跨國公司董事長的位置上退下來後,隱居在本市,開了家雜貨店打發時光。那個醫療小組就是老頭花重金聘請來的。

帕特魯激動不已,他立即和邦尼去感謝老頭。可是老頭已經把雜貨店賣掉,出國旅遊去了。

後來,帕特魯普接到一封信,是那老頭寫來的,信中說:「年輕人,您能有邦尼這個侄兒,實在是太幸運了。為了救您,他拿一美元到處購買上帝……。感謝上帝,是他挽救了您的生命。但請您一定記住,真正的上帝,是人們的愛心!

愛能使人改變 1655360-thumb.jpg

因為有愛所以更堅強

生命一定要用來服務

我們常常無法做偉大的事,

但我們可以用偉大的愛去做些小事

人不會因為獲得許多愛而覺得人生有意義

卻會因為付出許多愛而越肯定生命的價值

Teach your children what we have taught our children, that the Earth is our mother. 1655320-thumb.jpgWhatever befalls the Earth befalls the sons of the Earth. If men spit upon the ground, they spit upon themselves. This we know - the Earth does not belong to man - man belongs to the Earth. This we know.Chief Seattle, 1786-1866
American Indian Tribal Leader
 

1 Comment

尊重差異不挑不棄
喝杯茶吧

1700826-thumb.jpg那杯茶閒置太久,已經冷了。冷茶沒了香味,卻多了一股鐵鏽般的澀味,你是不愛喝的,因為喝下去沒有樂趣。
同樣的,當一顆心被閒置太久,也會逐漸變得冰冷。冰泠的心很難再加溫,就算千方百計送進微波爐去調整溫度,這顆冷過復熱的心,也不再是從前那一顆了。
一段已經冷卻的關係可以挽回嗎?

不,沒有什麼能挽回的,你只能重新開始。
即使是面對同一個人,也是用一種新的態度去建立新的關係。
過去心已不可得。就像倒掉那杯冷茶,再泡一杯熱的。

人與人的相處,貴在包容。

肯定自己的選擇,接受和對方之間的差異,
說起來簡單, 做起來不容易。
愈是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也能夠尊重對方不同的想法,
彼此相處的空間就會擴大。
出國旅行常在異國街頭見識各種不同民族的裝扮,
對奇裝異服的搭配,早已見怪不怪。
令我印象最深刻,倒不是什麼特殊的服飾,
而是一對我們台灣同胞的老夫妻。
老爸爸腳底一雙 Made in Taiwan ?
布衣短褲,好不自在。
老媽媽卻是梳理有致、穿金戴玉,
最耀眼奪目的是閃亮在指縫間的大鑽戒。
他們倆拆開來看,可以說各有各的風采;
沒想到合在一起時,也別有一番風情。

這個景象讓我相當感動。
仔細觀察之後,我發現最重要的關鍵是
老夫妻倆互相扶持,
老媽媽將手挽在老爸爸臂膀上,
眼底流動著溫柔,
絲毫沒有因為他們的服裝很不搭調而覺得彆扭。
他們無視於別人的眼神,
也不將世俗的價值判斷當一回事,
完全以「你高興就好」的心情相待。
彼此尊重之餘,還能夠相互扶持,真的很不容易。
*相互欣賞,才能真心喜歡對方
雖說「少年夫妻老來伴」,
很多夫妻還是會在歲月的掏洗之下,褪去恩愛的色彩,
價值觀的差異,更會讓彼此漸行漸遠,
很難再把手挽在對方的臂膀上,
更別說是在穿著這麼不相稱的服裝之下,
還要寸步不離一起相偕同行。
常在親友之間聽說:
老先生、老太太出門拌嘴的原因,
是老太太嫌老先生穿著邋遢,
老先生則對老太太大紅大紫的衣服看不順眼。
因為「你穿這樣,我不和你走在一起!」
這個理由,而在街上一前一後距離數尺分開走的夫妻或情侶比比皆是。
「不挑剔、不嫌棄!」
這是兩個人決定要長久相處時,必需有的修養。
但是,能夠做到「不挑剔、不嫌棄!」的前提,
並不是要求對方事事要如我們的意、符合我們的標準。
而是,我們學會從對方喜歡的角度來欣賞對方,
從對方需要的觀點去接受對方。
如果,他覺得短髮好看,你又何必一定要堅持對方留長髮?
最簡單的判斷方式是--至少,頭髮長在對方身上!
尊重對方的同時,其實是對自我的肯定。
有足夠自信的人,不會在兩人之間的差異點上大作文章。
挑三撿四,很容易弄得不歡而散。
*尊重自己、體貼對方,相處沒有負擔

很年輕的時候,我曾和一位高中時期的好朋友相去歐洲旅行,
這個經驗對習慣獨來獨往的我,是一次很寶貴的學習。
為了長途飛行的舒適性,
他試探地問我要不要買「商務艙」的機票。
當時的我,忙得無暇仔細考慮他的提議,
加上預算的限制,直覺地決定搭「經濟艙」。
上飛機之後,
我才知道他在航空公司服務,
出國旅行可以用比較優惠的價錢訂購機票,
所以他訂了「商務艙」的位置。
剛坐定位置之後,我的另一個脆z的自己跑出來問:
「會不會很不平衡?相約一塊兒旅行,人家坐的是『商務艙』喔!」
幾秒鐘之後,
我對發問的自己說:「安啦!各有各的選擇嘛,只要彼此照顧得到就好!」
飛機起飛不久,他從「商務艙」過來和我聊天,
還把「商務艙」乘客專享的一、兩項水果及食物拿過來和我一起分享。
我真高興自己沒有客套推卻,也沒有因? 隻菬鶡茠穛{防禦,
反而很自然地接受他出於好意所做的一切。

那時候,我就已經領悟了這個道理
--肯定自己、尊重差異,是學會包容的起點。
自己落得輕鬆,別人也可以自在而且沒有負擔地和我們相處在一起。
世上的東西

有些失去之後就難以得到
友誼如此緣份如此
機會如此感情如此
要不然還有什麼值得珍惜的呢
思想單純點亦是種幸福
我們通常都想的太多,而綑綁了自己

1 Comment

當別人對你說了一些刺傷你的話,批評你、羞辱你,你會怎樣?
你會火冒三丈,氣呼呼地罵回去,或是忍氣吞聲地強壓下來?
然後呢?你是否會愈想愈氣,整個情緒都大受影響?

有天,佛陀行經一個村莊,一些前去找他的人對他說話很不客氣,甚至口出穢言。

佛陀站在那裡仔細地、靜靜地聽著,然後說:「謝謝你們來找我,不過我正趕路,下一村的人還在等我,我必須趕過去。不過等明天回來之後我會有較充裕的時間,到時候如果你們還有什麼話想告訴我,再一起過來好嗎?」那些人簡直不敢相信他們耳朵所聽到的話,和眼前所看到的情景:這個人是怎麼回事?

其中一個人問佛陀:「難道你沒有聽見我們說的話嗎?我們把你說得一無是處,你卻沒有任何反應!」

佛陀說:「假使你要的是我的反應的話,那你來得太晚了,你應該十年前就來的,那時的我就會有所反應。 然而,這十年以來我己經不再被別人所控制,我己經不再是個奴隸,我是自己的主人。我是根據自己在做事,而不是跟隨別人在反應。」

是的,如果有人對你生氣,那是「他的」問題;如果他侮辱你,那是「他的」問題;如果他粗暴無禮,那仍是「他的」問題。

因為他要怎麼說,怎麼做,那是「他的」修養,你能怎麼辦?讓我再重複一遍佛陀所說的:「我己經不再被別人所控制,我己經不再是個奴隸,我是自己的主人。我是根據自己在做事,而不是跟隨別人在反應。」

你是情緒的主人,而不是奴隸。曾聽過一則故事─有個人每天都固定向某報攤買一份報紙,儘管這個攤販的臉一向都很臭,但他還是每次都對小販客氣地說聲謝謝。

有一次和他同行的朋友看到這情形,便問他:

「他每天賣東西都是這種態度嗎?」

「是的。」

「那你為什麼還對他如此客氣?」

那人回答:「我為什麼要讓他決定我的行為?」

是啊!我們為什麼要讓別人的表現來決定自己的行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