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茶會

Master of the Osservanza (Sano di Pietro?) (Italian, active late 1420s - early 1440s ), Saint Anthony Distributing His Wealth to the Poor, c. 1430/1435, tempera on panel, Samuel H. Kress Collection

有個非常喜歡喝茶的財主,凡是到他家喝茶的人,無論貧富,只要來,他就吩咐下人好生招待。

有一天,財主家門口來了一個衣衫襤褸的乞丐
,不言討飯,只說來討 碗茶喝。下人連忙讓他進屋,給他倒一碗茶。

乞丐看了一下,說:「茶不好。」下人見他懂,連忙換好茶來。乞 丐聞了聞,說 : 「茶是好茶,但水不行,需得上好的山泉水。」,下 人看出他有些來頭,忙取了早有儲備的泉水再泡。

乞丐嘗了一口,說:「水是好水,但燒水的柴不行,柴需用名山陰面之柴。因為陽面之柴質鬆軟,陰面之柴質緊硬。」,下人終於確認這是個精通茶道之人,就連忙取好柴再烹,並請出老爺。茶重新上來,財主與乞丐對飲了一碗。

乞丐說:「嗯,這回茶、水、柴、火都好了,只是泡茶的壺不行。」
財主說:「這已是我最好的壺了。」

乞丐搖搖頭,小心翼翼地從懷裡掏出一把紫砂壺,讓下人重新泡一壺 茶來。財主一品,味道果然不凡,立刻起身對乞丐作揖道:「我願買 你這把紫砂壺,要多少錢都可以。」

但是這乞丐也是非常地喜歡這紫砂壺,並不想用來交換,乞丐非常果 斷的回答:「不行,這個壺是我的命,我不能給你!」乞丐連忙倒掉茶,收起壺就走。

財主趕忙攔住,說:「我願出一半家產要你這壺。」
乞丐不言,執意要走。財主急了,說:「我願出全部家產買你這把壺
。」
乞丐聽了,不由地笑起來,說:「我要是捨得這壺,也不會落到今天這種地步 。」說完,乞丐轉身就要離開。

財主急忙上前說道:「這樣吧,壺還是你的
,你就在我家住下,我 吃什麼你就吃什麼,但是有個條件,就是你必須每天讓我看看這壺, 怎麼樣 ?」。
財主太喜歡這東西了,所以在情急之下,只有想到這個辦法。

乞丐也在為每天的生計而發愁,有這麼好的事情,為什麼不答應呢?為此,乞丐很爽快的答應了財主的要求。

就這樣,乞丐住在了他家,和財主同吃同住,兩人每天捧著這壺,無 話不談,喝茶飲酒,好不開心。

就這樣兩人開心的相處了十幾年的時間,成了無話不談的老知己。

時間慢慢的流失,財主和乞丐也慢慢的變老,顯然乞丐年紀比財主大
,這天財主對乞丐說:「你膝下無子女,沒有任何人繼承你的壺,不 如你去世之後,我來幫你保管,你看如何?」
,乞丐非常感動的答應 了。

不久,乞丐真的去世了
,財主也如願以償的得到了這把紫砂壺。剛開 始,財主每天都沉迷在擁有這把紫砂壺的喜悅中,直到有一天,財主 拿著紫砂壺,左右上下欣賞的時候,突然覺得現在的自己,似乎少了 點什麼,這時,他眼前浮現出昔日與乞丐一起玩壺品茶的場景,一切 都明白了。於是財主將紫砂壺狠狠的往地上一摔......

故事說完了,結局出人意料,其實,隨著時間的流逝,很多東西都改 變了,財主與乞丐間的情誼,已超越了這把紫砂壺本身的價值,再好 的東西,沒有人與自己共享,就失去了意義,再值錢的東西,也沒有 知己重要。

我們轉念想想自己的人生,什麼才是你心中最重要的東西呢?或許就 是那個和你一起交心喝茶的人呢!

真正的知己,是一份懂得,一份相知,一種淡淡的陪伴與共鳴。猶如 一杯清茶,淡然中,沁入心田。

有時候,只要一個擁抱,一個眼神,便一切盡在不言中;有時候,只 要一段文字,一次疼惜 ,便留下永久的感動。
生命中有一種情,不驚 擾彼此的世界,只在靈魂深處同行;不妨礙彼此的生活,只在精神領 域共鳴。

一生之中,有個懂你的人,便是最大的幸福。

懂你的人,也許不在身邊,但一定在心裡。

人與人,一場緣,心與心,一段情。

人生能相遇,已是不易 ,心靈若相知,更要珍惜 ! 朋友,淡淡交,慢慢處,才能長久,感情,淺淺嘗,細細品,才有回味。

Vincent van Gogh (Dutch, 1853 - 1890 ), Flower Beds in Holland, c. 1883, oil on canvas on wood, Collection of Mr. and Mrs. Paul Mellon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人生一世和這些葵花一秋是一樣的。只有經歷了辛苦播種,心血澆灌,汗水耕耘,風雨坎坷,勞苦付出,才會有春花秋實的收獲。一生很短,一秋不長。在信仰和愛的路上,請不要徬徨!心所謂迷茫,就是行動配不上夢想:大事幹不了,小事看不上;不想幹手邊的活,只想做天邊的事。—— 解除迷茫,就從小事做起,從身邊的事情做起,能力不是從做大事得來的,而是從這些“不起眼”的事情中鍛煉來的。小事不肯幹的你,大事輪不到你,趁你跌倒還能站起來的時候,先學會腳踏實地。先幹好身邊能幹的工作吧。主說:在小事上忠信的,在大事上才會忠信。心安處處安,何處不自在;心寬天地寬,無人成敵對。月滿會虧,果熟會落,花盛會謝。人生,總不可能時時順心、處處完美,總要學會容得下別人的小動作、小聰明、小傷害、小缺點。你便可收獲忠信、智慧、堅強、完美。有時,遭遇誤解傷害,言辭申辯會是徒勞,不如一笑而過,讓時間告訴答案;遇到是非之人,多說是過,置之不理才是一種智慧。人要心靜,言多必失。困擾你的,往往是自己的太在意;能傷害你的,往往是自己的想不開。你若平和,無人可恨;你若不究,無人能擾。你若有愛,天使相伴,你若精彩,清風自來.

王神父

Frederick Stuart Church, A Lesson in Wisdom, American, 1842 - 1924, 1883, etching, Reba and Dave Williams Collection, Gift of Reba and Dave Williams

1). PRAYER is not a "spare wheel" that YOU PULL OUT when IN trouble, but it is a "STEERING WHEEL" that DIRECT the RIGHT PATH THROUGHOUT LIFE.
"祈禱"不是您在故障時拉出的"備用輪",而是直接通過正確的路徑生命的"轉向輪"。
2). Why is a CAR'S WINDSHIELD so LARGE the REAR VIEW MIRROR so small? BECAUSE our PAST is NOT as IMPORTANT as OUR FUTURE. So, LOOK AHEAD and MOVE ON.

3). FRIENDSHIP is like a BOOK. It takes a FEW SECONDS to BURN, but it TAKES YEARS to WRITE.
友誼就像一本書, 需要寫好幾年,但幾秒鐘就燒毀。

4). All THINGS in LIFE are TEMPORARY. If they are GOING WELL, ENJOY them, they WILL NOT LAST FOREVER. If they are going wrong, don't WORRY, THEY CAN'T LAST LONG EITHER.

5). Old FRIENDS are GOLD! NEW friends are DIAMONDS! If you GET a DIAMOND, DON'T FORGET the GOLD! To HOLD a DIAMOND, you ALWAYS NEED a BASE of GOLD!

6). Often when WE LOSE HOPE and THINK this is the END, GOD SMILES from ABOVE and SAYS, "RELAX, SWEETHEART; it's JUST a BEND, NOT THE END!"

7). When GOD SOLVES your PROBLEMS, you HAVE FAITH in HIS ABILITIES; when GOD DOESN'T SOLVE YOUR PROBLEMS, HE has FAITH in YOUR ABILITIES.

8). A BLIND PERSON asked GOD: "CAN THERE be ANYTHING WORSE THAN LOSING EYE SIGHT?" HE REPLIED: "YES, LOSING YOUR VISION!"

9). When YOU PRAY for OTHERS, GOD LISTENS to YOU and BLESSES THEM, and SOMETIMES, when you are SAFE and HAPPY, REMEMBER that SOMEONE has PRAYED for YOU.

10). WORRYING does NOT TAKE AWAY TOMORROW'S TROUBLES; IT TAKES AWAY today's PEACE.

François Bonvin (French, 1817 - 1887 ), Boy Eating Soup (Enfant mangeant sa soupe), 1861, etching on laid paper, Ailsa Mellon Bruce Fund 2006.28.3

有一位神父帶著一位十一歲的小朋友到鎮上去發福音單張, 其實這是神父和那位小朋友每個主日彌撒結束之後履行的工作, 這一天因為下著雨,天氣又好冷,神父决定要暫停一次。

他對小朋友說:「唉呀,今天別出去了,好冷呀,又下雨。」 但是那位小朋友卻堅持說:「又冷又下雨還是會有人走向地獄, 你不去沒有關係,但是你讓我去吧。」

看見小朋友都那麽堅持做主的工作,神父只好答應他。 他站在街頭向每一個路過的人散發福音單張,兩個小時過去了, 他已經全身濕透了,寒冷徹骨,手下剩下最後一張福音單張, 這時候街頭上已經看不到任何人了。他决定轉到街頭第一家去敲門。

他走到這一戶的前門按了門鈴,過了一會,沒有人應門,他就再按, 依然沒有動靜,他準備走了。卻聽到有一點聲響,他决定再等等看, 一會門終於開了出現了一張蒼白悲傷的臉龐,是一位老太太。

這小男孩說:「抱歉,老太太,打擾您了。我只是想來告訴您: 耶穌真的愛您。這是我們教會的福音單張, 上面記載著這件事情要告訴您這件好消息」。 他遞出最後一張福音張單,告訴老太太說:「一定要記住了, 耶穌真的愛你,再見了,然後他連蹦帶跳的回去了。」

接下來的那個主日上午在彌撒結束的時候,神父問:「 有沒有人要做見證呀」。

坐在最後一排有一位老太太緩緩的站起來,臉上發著光,老太太說: 「這個教會裡沒有人認識我,我從來也沒有來過這裡, 事實上上個星期以前我還不是一個基督徒,我丈夫過世了, 一個人孤單單的活在這個世上, 上個星期日是一個特別冷又下著雨的日子,我的心更覺得寒冷了, 我覺得我已經走到了人生的盡頭,我再也不想活了。」

她繼續說:「於是我拿了根繩子到小閣樓去準備上吊, 我站在椅子上繩子一頭綁著木梁,一頭綁在我的脖子上, 我只要踢開椅子就可以結束我這悲哀的一生了。

這時候我突然聽見門鈴響了, 我想等一分鐘等敲門的人走了再踢掉椅子, 沒想到這個人還真是有耐性,仍然又按了門鈴。這使我好奇起來, 因為從來沒有人記得我,也從來沒有人來敲我的門, 我决定去看一看。我開了門,沒想到是一位少年人,他對我笑, 還對我說:我只是想來告訴你,耶穌真的愛你, 我難以形容他臉上的光彩,他的笑容把陽光帶給了我, 他是天主派來的天使,把光彩帶進這一片陰霾的黑暗裡。

他遞給我這張福音單張,我仔細閱讀了之後, 决定去小閣樓把繩子和椅子取下來,我再也不需要他們了。你們看, 我現在成為天主的兒女了,因為上星期日天主救了我, 他在最緊要的時刻派了個可愛的天使來救我, 他把我從地獄的門口帶回來,這福音張單背面就有你們教會的地址。 」

聽了老太太的這一段見證,教會裡面的每一個的眼眶都濕了。 神父走向那十一歲的小朋友,擁抱這位天主的天使,頻頻拭淚, 淚眼中大聲唱起讚美詩。

在你生命當中遭遇最寒冷最黑暗的時刻,當天使來敲門的時候, 請你勇敢的開門。當你身邊的朋友陷入這樣的黑暗當中, 讓我們也做一個天使,幫助他度過這個黑暗的時刻。 天主教會需要這種神父,也需要像十一歲小朋友那樣積極為主工作。

各位朋友,你做到了嗎?你做的比這位小朋友好嗎?

Hendrick ter Brugghen (Dutch, 1588 - 1629 ), Bagpipe Player, 1624, oil on canvas, Paul Mellon Fund and Greg and Candy Fazakerley Fund

"通常,毕业典礼的演讲嘉宾都会祝你们好运并送上祝福。
但我不会这样做
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Now the commencement speakers will typically also wish you good luck and extend good wishes to you. I will not do that, and I’ll tell you why.

“在未来的很多年中,
我希望你被不公正地对待过,
唯有如此
你才真正懂得公正的价值。”

From time to time in the years to come, I hope you will be treated unfairly, so that you will come to know the value of justice.

“我希望你遭受背叛,
唯有如此
你才领悟到忠诚之重要。”

I hope that you will suffer betrayal because that will teach you the importance of loyalty.

“抱歉的说,
我会祝福你时常感到孤独,
唯有如此
你才不会把良朋益友视为人生中的理所当然。"

Sorry to say, but I hope you will be lonely from time to time so that you don’t take friends for granted.

“我祝福你人生旅途中时常运气不佳,
唯有如此
你才意识到概率和机遇在人生中扮演的角色,
进而理解你的成功并不完全是命中注定,
而别人的失败也不是天经地义。"

I wish you bad luck, again, from time to time so that you will be conscious of the role of chance in life and understand that your success is not completely deserved and that the failure of others is not completely deserved either.

“当你失败的时候,
时不时地,
我希望你的对手会因为你的失败而幸灾乐祸,
唯有如此
才能让你意识到有风度的竞争精神之重要。”

And when you lose, as you will from time to time, I hope every now and then, your opponent will gloat over your failure. It is a way for you to understand the importance of sportsmanship.

“我祝福你会被忽视,
唯有如此
你才会意识到倾听他人的重要性。”

I hope you’ll be ignored so you know the importance of listening to others,

“我祝福你遭受切肤之痛,
唯有如此
才能让你感同身受,从而对别人有同情的理解。”

and I hope you will have just enough pain to learn compassion.

“无论我怎么想,
这些都将在生命中必然发生。
而你能否从中获益,
取决于你是否能从你的不幸中领悟到想要传递给你的信息。”

Whether I wish these things or not, they’re going to happen.And whether you benefit from them or not will depend upon your ability to see the message in your misfortunes.

--the Chief Just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Supreme Court,

Read More: Supreme Advice to 9th Graders - I Wish You Bad Luck | http://y105fm.com/chief-justice-at-graduation-9th-graders-i-wish-you-bad-luck/?trackback=tsmclip


教友參加主日感恩祭不僅是「責任」,也是教會的「規定」,更是權 利。進堂時,不少教友都會專注著堂裡的十字架,專心地祈禱, 這是好事。

不過,在禮成後,若詢問他們今天神父或主教穿什麼顏色祭披,可能 有些教友未必答得出來。

這不是教友的錯,也不是主祭神父的問題,而是他們在慕道時,講道 員可能未曾講解過祭衣顏色跟教會節期的關係和意義,致使他們不會 太留意。
每間聖堂裡必有神父更衣室,就是擺放神職人員和輔祭的祭衣及供其 更換衣服,和擺放聖爵等器具的房間。除神父、輔祭和送聖體員,教 友理應是不能進去的。

有幸在年少高中時期,住宿在新竹北大路主教座堂後面的聖類思青年 中心,受到美籍耶穌會士杜華神父委任, 負責每日早晨感恩祭的準備事務,也就是每晚就寢前,把祭披、 領帶和白袍等先放在更衣室衣櫃上,再把聖爵和聖盤拿出放好, 酒和水瓶裝八分滿,再到祭台前把明早感恩祭經文翻好。

這段歲月裡是我一生裡最親近耶穌基督的時日,夜深人靜時,只有我 在更衣室與祭台之間進進出出,可以跟在聖體櫃裡耶穌說「悄悄話」 。如今回想,為何那時耶穌基督沒有召叫我跟隨祂呢?

但其實有些教友不知道主祭神長每日主持彌撒所穿祭衣和祭披顏色的 意義,這絕對不是由神長按自己喜愛來挑選,既不是主場神父和作客 神父的分別,也不是今期流行的色系,而是按照當日禮儀的意義而決 定。顏色和意義,從神長的祭衣,毫不違和地延伸至祭台上的用品, 以至整個聖堂的鮮花和陳設。

依照天主教會規定,祭衣的顏色有白、紅、綠、紫、黑、粉紅和金等 :
白色代表「光」,有無罪、純潔、勝利和光榮的意思。白色祭衣用於 聖誕節、復活節、耶穌及聖母的節日、天使、聖人之慶日。

紅色代表象徵為愛主而犧牲,紅色祭衣用於苦難及聖枝主日、聖神降 臨節以及殉道者的節日。

紫色代表懺悔,在將臨期和四旬期內,以及在亡者彌撒,神父穿著的 祭衣便是紫色的。

綠色代表象徵希望,用於常年期,在整個禮儀年中較多時採用,有生 生不息,不斷成長的意思。

粉紅色代表喜樂,主祭會在將臨期第三主日及四旬期第四主日使用。
金色,也是代表喜樂的意思,亦較為百搭,可以代替白、紅、綠色的 祭衣,但不可取代紫色和黑色。

還有黑色,死亡象徵,有追悼和悲哀的意思。禮儀本地化建議紫色比 黑色為佳。黑色用於追思亡者節或安息彌撒,不過不適用於未懂事孩 童。

另外,在一些特殊的日子,也可選擇與原本教會禮儀年曆不同的顏色 ,例如在主保瞻禮,雖然在常年期間,但因為是喜慶的日子, 所以可以穿著紅色的祭衣。

又例如,華人視紅色和金色為吉利或大喜的日子,紅、金色祭衣也可 在喜慶的日子穿著,例如農曆新年、婚配感恩祭,主祭神長可以穿著 金光閃閃的金色祭衣,象徵著金色年華的美好歲月的開始;家中高齡 長輩在令人羨慕的逾一百歲時才安息主懷,也可請主祭神長在殯葬感 恩祭時,穿上華人認定吉利的紅色祭衣。

神父主持彌撒時穿上祭衣,就像穿上禮服來赴盛筵,是為表示隆重。
不過一場筵席不是只有主人家需要穿得隆重,身為教友的我們,也是 來參加天主的筵席,但現在的教友卻穿著得越來越隨便。試想想, 這是一場天人共赴的筵席,教友是否也應該穿得端莊去赴宴呢?
__________
撰文:郭爸,資深國際新聞工作者。


我從小就怕過母親節,因為我生下不久,就被母親遺棄了。

每到母親節,我就會感到不自然,因為母親節前後,電視節目全是歌頌母愛的歌,電台更是如此,即使做個餅乾廣告,也都是母親節的歌。

對我而言,每一首這種歌曲都是消受不了的!

我生下一個多月,就被人在新竹火車站發現了我,車站附近的警察們慌作一團地替我餵奶,這些大男生找到一位會餵奶的婦人,要不是她,我恐怕早已哭出病來了。

等到我吃飽了奶,安詳睡去,這些警察伯伯輕手輕腳地將我送到了新竹縣寶山鄉的德蘭中心,讓那些成天笑嘻嘻的天主教修女傷腦筋。

我沒有見過我的母親,小時候只知道修女們帶我長大。

晚上,其他的大哥哥、大姊姊都要唸書,我無事可做,只好纏著修女,她們進聖堂唸晚課,我跟著進去,有時鑽進了祭台下面玩耍,有時對著在祈禱的修女們做鬼臉,更常常靠著修女睡著了,好心的修女會不等晚課唸完,就先將我抱上樓去睡覺,我一直懷疑她們喜歡我,是因為我給她們一個溜出聖堂的大好機會。

我們雖然都是家遭變故的孩子,可是大多數都仍有家,過年、過節叔叔伯伯甚至兄長都會來接,只有我,連家在那裡,都不知道。

也就因為如此,修女們對我們這些真正無家可歸的孩子們特別好,總不准其他孩子欺侮我們。

我從小功課不錯,修女們更是找了一大批義工來做我的家教。

屈指算來,做過我家教的人真是不少,他們都是交大、清大的研究生和教授,工研院、園區內廠商的工程師。

教我理化的老師,當年是博士班學生,現在已是副教授了。

教我英文的,根本就是位正教授,難怪我從小英文就很好了。

修女也壓迫我學琴,小學四年級,我已擔任聖堂的電風琴手,彌撒中,由我負責彈琴。

由於我在教會裡所受的薰陶,所以,我的口齒比較清晰,在學校裡,我常常參加演講比賽,有一次還擔任畢業生致答詞的代表。

可是我從來不在慶祝母親節的節目中擔任重要的角色。

我雖然喜歡彈琴,可是永遠有一個禁忌,我不能彈母親節的歌。

我想除非有人強迫我彈,否則我絕不會自已去彈的。

我有時也會想,我的母親究竟是誰,看了小說以後,我猜自己是個私生子。

爸爸始亂終棄,年輕的媽媽只好將我遺棄了。

大概因為我天資不錯,再加上那些熱心家教的義務幫忙,我順利地考上了新竹省中,大學聯招也考上了成功大學土木系。

在大學的時候,我靠工讀完成了學業,帶我長大的孫修女有時會來看我,我的那些大老粗型的男同學,一看到她,馬上變得文雅得不得了。

很多同學知道我的身世以後都會安慰我,說我是修女們帶大的,怪不得我的氣質很好。

畢業那天,別人都有爸爸媽媽來,我的唯一親人是孫修女,我們的系主任還特別和她照相。

服役期間,我回德蘭中心玩,這次孫修女忽然要和我談一件嚴肅的事,她從一個抽屜裡拿出一個信封,請我看看信封的內容。

信封裡有二張車票,孫修女告訴我,當警察送我來的時候,我的衣服裡塞了這兩張車票,

顯然是我的母親用這些車票從她住的地方到新竹車站的,一張公車票從南部的一個地方到屏東市。

另一張火車票是從屏東到新竹,這是一張慢車票,我立刻明白我的母親應該不是有錢人。

孫修女告訴我,她們通常並不喜歡去找出棄嬰的過去身世,因此她們一直保留了這兩張車票,等我長大了再說。

她們觀察我很久,最後的結論是我很理智,應該有能力處理這件事了。

她們曾經去過這個小城,發現小城人極少,如果我真要找出我的親人,應該不是難事。

我一直想和我的父母見一次面,可是現在拿了這兩張車票,我卻猶豫不決了。

我現在活得好好的,有大學文憑,甚至也有一位快要談論終生大事的女朋友,為什麼我要走回過去,去尋找一個完全陌生的過去?

何況十有八九,找到的恐怕是不愉快的事實。

孫修女卻仍鼓勵我去,她認為我已有光明的前途,沒有理由讓我的身世之謎永遠成為心的陰影,她一直勸我要有最壞的打算,既使發現的事實不愉快,應該不至於動搖我對自己前途的信心。

我終於去了。這個我過去從未聽過的小城,是個山城,從屏東市要坐一個多小時的公車,才能到達。

雖是南部,因為是冬天,總有點山上特有的涼意,小城的確小,只有一條馬路、一兩家雜貨店、一家派出所、一家鎮公所、一所國民小學、一所國民中學,然後就什麼都沒有了。

我在派出所和鎮公所裡來來回回地跑,終於讓我找到了兩筆與我似乎有關的資料,第一筆是一個小男孩的出生資料,第二個是這小男生家人來申報遺失的資料,遺失就在我被遺棄的第二天,出生在一個多月以前。

據修女們的記錄,我被發現在新竹車站時,只有一個多月大。

看來我找到我的出生資料了。

問題是:我的父母都已去世了,母親幾個月以前去世的。

我有一個哥哥,這個哥哥早已離開小城,不知何處去了。

畢竟這個小城,誰都認識誰,派出所的一位老警員告訴我,我的媽媽一直在那所國中裡做工友,他馬上帶我去看國中的校長。

校長是位女士,非常熱忱地歡迎我。

她說的確我的媽媽一輩子在這裡做工友,是一位非常慈祥的老太太,我的爸爸非常懶,別的男人都去城裡找工作,只有他不肯走,小城做些零工,小城根本沒有什麼零工可做,因此他一輩子靠我的媽媽做工友過活。

因為不做事,心情也就不好,只好借酒澆愁,喝醉了,有時打我的媽媽,有時打我的哥哥。

事後雖然有些後悔,但積習難改,媽媽和哥哥被鬧了一輩子,哥哥在國中二年級的時後,索性離家出走,從此沒有回來。

這位老媽媽的確有過第二位兒子,可是一個月大以後,神秘地失蹤了。

校長問了我很多事,我一一據實以告,當她知道我在北部的孤兒院長大以後。

她忽然激動了起來,在櫃子裡找出了一個大信封,這個大信封是我母親去世以後,在她枕邊發現的,校長認為裡面的東西一定有意義,決定留了下來,等他的親人來領。

我以顫抖的手,打開了這個信封,發現裡面全是車票,一套一套從這個南部小城到新竹縣寶山鄉的來回車票,全部都保存得好好的。

校長告訴我,每半年我的母親會到北部去看一位親戚,大家都不知道這親戚是誰,只感到她回來的時候心情就會很好。

母親晚年信了佛教,她最得意的事是說服了一些信佛教的有錢人,湊足了一百萬台幣,捐給天主教辦的孤兒院,捐贈的那一天,她也親自去了。

我想起來了,有一次一輛大型遊覽車帶來了一批南部到北部來進香的善男信女。他們帶了一張一百萬元的支票,捐給我們德蘭中心。

修女們感激之餘,召集所有的小孩子和他們合影,我正在打籃球,也被抓來,老大不情願地和大家照了一張像。

現在我居然在信裡找到了這張照片,我也請人家認出我的母親,她和我站得不遠。

更使我感動的是我畢業那一年的畢業紀念冊,有一頁被影印了以後放在信封裡,那是我們班上同學戴方帽子的一頁,我也在其中。

我的媽媽,雖然遺棄了我,仍然一直來看我,她甚至可能也參加了我大學的畢業典禮。

校長的聲音非常平靜,她說︰「你應該感謝你的母親,她遺棄了你,是為了替你找一個更好生活環境,你如留在這裡,最多只是國中畢業以後去城裡做工,我們這裡幾乎很少人能進高中的。

弄得不好,你吃不消你爸爸的每天打罵,說不定也會像你哥哥那樣離家出走,一去不返。」

校長索性找了其他的老師來,告訴了他們有關我的故事,大都恭喜我能從國立大學畢業,有一位老師說,他們這裡從來沒有學生可以考取國立大學的。

我忽然有一個衝動,我問校長校內有沒有鋼琴,她說她們的鋼琴不是很好的,可是電風琴卻是全新的。

我打開了琴蓋,對著窗外的冬日夕陽,我一首一首地彈母親節的歌,我要讓人知道我雖然在孤兒院長大,可是我不是孤兒。

因為我一直有那些好心而又有教養的修女們,像母親一般地將我撫養長大,我難道不該將她們看成自己的親母親嗎?

更何況,我的生母一直在關心我,是她的果斷和犧牲使我能有一個良好的生長環境,和光明的前途。

我的禁忌消失了,我不僅可以彈所有母親節歌曲,我還能輕輕地唱,校長和老師們也跟著我唱,琴聲傳出了校園,山谷裡一定充滿了我的琴聲,在夕陽裡,小城的居民們一定會問,為什麼今天有人要彈母親節的歌?

對我而言,今天是母親節,這個塞滿車票的信封,使我從此以後,再也不怕過母親節了。

撰文:李家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7p7T9fuwy0] (改編)

我們從來就沒辦法準備好迎接死亡,因為它來的永遠不是時候, 當它到來時,你可能還有許多想做的事情沒做。
故事主角的父親還年輕,太年輕了。以下是第一人稱的敘述:
父親去世時才27歲, 聽說有一些著名的音樂家也會在這個年齡去世,但父親不是音樂家, 只是一個平凡的普通人,而癌症並不會因此而放過他。 他離開的時候我還年幼,而我也是從這時才知道什麼是葬禮。
我當時才8歲半,卻要用一輩子的時間去思念他。有時候想, 如果他在我再小一點的時候去世,我可能就不會有什麼記憶, 我也就不會感到悲傷。最痛苦的事莫過於, 我的生命中再也不會有父親了,而我知道我曾擁有過。
父親很倔強,但很有趣。我犯錯被禁足時,他會對我講笑話,這樣, 我就不會感覺太糟糕。他會在睡前親吻我的額頭, 這個習慣我將之延續給了我的孩子。 他會強迫我和他支持同一支球隊,而且他解釋問題的來龍去脈, 比母親好的多。
但他從來沒有告訴過我,他即將離世, 即便是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身上到處都插滿了管子, 他也一個字沒提。父親還在為來年做計劃, 即使他早已知道不會活過下個月。他告訴我:明年,我們會去釣魚、 要去露營、要到從來沒去過的地方旅遊。
未來將是美好的一年,我是這樣想的。
直到生命的最後,他都在逗我笑,他知道生命快結束了, 可是他並沒有告訴我。
突然之間,來年甚至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那天,我的母親去學校接我,我們一起去了醫院。 醫生們這些年來已經習慣生離死別, 所以當他們告訴我們這一消息時顯得那麼平淡。媽媽哭了, 她之前還抱著一點點的希望。正如我之前所說, 每個人都會心存僥倖。我感到情況不對勁,這是什麼意思? 這難道不是一種常見的疾病,只需要醫生打一針就能治好了嗎? 我恨你,爸爸!你為什麼要背叛我。我在醫院裡憤怒的尖叫, 直到我意識到父親再也不會用禁足懲罰我時,我哭了。
此時一名護士走過來安慰我,她的胳膊下面夾著一個鞋盒, 盒子裝滿了密封著的信,信封的地址欄上寫著該有的地址。 我並不是很清楚發生了什麼,隨後護士遞給我一封信, 唯一一封從盒子裏拿出來的信。
「你父親讓我給你這封信,他寫了整整一周,希望你能讀到這封信, 堅強點。」
護士抱著我說。信封上寫著【當我死去時】,我打開了它。
「兒子,
當你讀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死了,我很抱歉, 我很早就知道我要死了。
我不希望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不想看到你哭泣,現在看來, 我做到了。我認為快要死的人是有自私一點的權利。
你應該知道,我還有很多東西要教你,畢竟你還那麼小, 所以我為你寫了這些信,你必須等到合適的時候才能打開這些信, 好嗎?這是我們的約定。
我愛你。照顧好你媽媽,現在你是家裡的男子漢了。
愛你的爸爸。」
這份字跡潦草的信讓我止住了眼淚,那時候印刷還沒有普及, 他潦草的字跡,我幾乎看不懂,卻使我感到平靜。 我的臉上又掛起了笑容,這就是我父親的做事風格, 就像對我禁足前講的笑話。
對我來說,那個盒子成了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 我告訴媽媽不要打開它。那些是屬於我的信,其他人都不能閱讀。 我知道這些信傾注了父親生命最後的所有心血: 但必須等到適合的時候才能打開。
可是之後我居然忘得一乾二淨了。
七年後,我們搬到一個新地方居住, 我完全不記得自己把盒子放在哪了。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而當我們想不起一些事情時,我們通常就不再關心它。 但一些事情從你的記憶中消失,並不意味著你真的失去它, 它只是暫時不存在於眼前。
青春期的時候,發生了一件父親很久以前就預料到的事情。 他過世後,媽媽交過幾個男朋友,但她一直沒有再婚, 我不知道原因,但我寧願相信我的父親是她一生的真愛。然而, 當時她身邊的那個男友,我認為媽媽跟他約會是在羞辱她自己, 他一點也不尊重我媽媽, 和她在一起的絕對不應該是這個在酒吧裏遇到的傢伙。
我還記得她給了我一記耳光,因為我說出了這些話, 我承認我是自找的,年齡的增長讓我能意識到這點。當時, 我臉上的皮膚還在發燙,我突然想起了盒子和那些信。 我記得有一封特殊的信,上面寫著【 當你和媽媽發生最糟糕的衝突時】。
為了找到盒子,我翻遍了房間: 最後我發現盒子藏在衣櫃上方的手提箱裏。
終於找到了!我翻閱了這堆信件,意識到我已經錯過了打開【 當你第一次親吻】這封信的時機。
我恨我自己忘記這件事,於是我決定下次就要打開這封信。最終, 我找到了我要找的東西。
「現在向她道歉,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要起衝突, 我也不知道誰是誰非,但我瞭解你的媽媽。 所以誠摯的道歉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我說的是真心實意的道歉。
孩子,她是你的媽媽,她比整個世界都要愛你。你知道嗎, 她經歷自然分娩才生下了你, 僅僅是因為有人告訴她這麼做對你最好,你看過女人分娩嗎? 你還需要比這還偉大的愛之證明嗎?
快道歉,她會原諒你的。」
我的父親不是偉大的作家,他只是一名普通銀行員工。 但他的話對我有很大的影響力: 這些話包含的智慧比當時的我經歷的所有事情都多。
於是我衝向媽媽的房間,打開了門。當她轉過頭來看著我的眼睛, 我哭了,她也哭了。我不記得她朝我吼了句什麼話,可能是「 你想要什麼?」我能記住的是我走向她,手裡拿著我父親寫的信。 我把她抱在懷裡,而我的手弄皺了這張舊紙,她也抱住我, 我們一同靜默地站在原地。
父親的信讓她幾分鐘後笑了起來。我們重歸於好, 談了一點關於父親的事。她告訴了我一些父親最古怪的習慣, 比如草莓配香腸,不知怎的,我感覺他就坐在我們身邊, 父親的一部分,他留給我們的一部分,留在了一張紙上, 這感覺很好。
我的爸爸陪伴著我的一生,他與我同在,即使他不在我身邊。 他的文字是任何人無法替代的: 他們給了我克服在生命中遇到的無數挑戰的力量, 他總會有辦法讓我在艱難困境中重拾微笑, 或者在那些憤怒生氣的時候保持冷靜。
【當你結婚時】這封信讓我感到非常激動,但不及下面這封【 當你成為一名父親】。
「兒子,現在你會明白什麼才是真愛。你會意識到你有多麼愛他, 但是真愛其實是你旁邊剛誕生的那個小傢伙。 我不知道它是男孩還是女孩。我只是一具屍體,我不是算命先生。」
我一生中讀過得最痛苦的一封信同樣也是父親寫的最短的信。 雖然他只寫了幾個字,但我相信他一定和我那時有著同樣的感受。
過了很久,但最終我還是不得不打開【當你的媽媽死去】。
「她現在是我的了。」
還是一個笑話,他用小丑面具掩飾內心的悲傷, 但這是唯一一封沒有讓我笑的信。
我一直遵守著我跟父親的約定,我從來沒有提前閱讀他的信。
我總是會等待下個時刻,下一封信,父親要教我的下一課。
一個27歲的男子可以教一個像我這樣的85歲老頭, 這難道不是很神奇嗎?
現在我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因為該死的癌症, 我的鼻子和喉嚨插滿了管子, 我的手指停靠在我唯一一封沒有打開的褪色的信封上。 信封上幾乎已經看不到【當你即將離去】這行字。
我不想打開它,我很害怕,我不想相信自己的時間快到了, 這是一種人性,你知道嗎?沒有人相信自己馬上就要死去。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打開了信封。
「你好,兒子。我希望你現在是一位老人。
你知道,這封信是最容易寫的,而且是我寫的第一份。 這封信讓我不再對失去你感到痛苦。最後的一刻越來越近, 我想你的思維也變得更加清晰了,現在我們來聊聊它吧。
在這裡的最後幾天,我思考了我過的生活。我的生命很短暫, 但卻非常快樂。我是你的父親,也是你母親的丈夫。 我還需要什麼呢?我的心靈因此十分平靜,現在你也應該這樣。
我想告訴你的是:不必害怕。」

德州的尼爾,是專門販賣音響器材的企業家,有一天他在餐廳吃飯,聽見後面有手杖敲打地面的聲音,他知道那是一位盲人,於是他輕輕動了一下身子,暗示對方。盲人發現前面有人,就停下腳步,上前對尼爾說:「先生,我是個盲人,可否請你幫個忙?」尼爾客客氣氣地說:「沒問題!」
那盲人隨即掏出一個皮夾:「先生,這是全新的真皮皮夾,你一定看得見,這皮柔軟發亮啊!一個只要五塊錢,你買我的皮夾吧!」尼爾立刻拿出錢說:「我不缺皮夾,但我很願意買你的東西。這錢你不用找了!」盲人摸了一下鈔票,竟然是一張百元大鈔!他不禁心花怒放,連連感謝起尼爾:「你是我見過最好心的先生啊!真的很謝謝你啊!」
尼爾正準備起身離開,盲人又拉住他說:「先生,其實......我並不是生來就瞎眼的,都是二十年前這條街上餐廳的大火......」尼爾愣了一下,問道:「你是在那場大火中受傷失明的嗎?」「對啊!從此我就到處流浪,當年的肇事者也沒賠償,我真命苦啊……」盲人幾乎要流下淚來。尼爾拍拍他的肩膀:「不瞞你說,我也是在那場大火中受傷的,我也失明了,並且毀容了……來,你摸摸我的臉,還有傷痕哩!」
這時候,盲人先是錯愕,繼而忿忿不平地說:「神對我真不公平啊!我們同樣都受傷了,為什麼你可以成為有錢人,而我卻落魄潦倒呢?」
尼爾笑了笑說:「這個問題很好!其實,受傷當時,我並不覺得我的命運是悲慘的,也不覺得神對我不公平!因為我失去了視力,所以我有更敏銳的聽力,能夠分辨出音響的好壞;最後,我靠着這一行功成名就。我相信,任何表面的不幸,都是神要給我更大的祝福。而時間證明了我的信念!」
有人說,思想決定行為,行為決定習慣,習慣決定性格,性格決定命運。
那麼,是甚麼決定了你的思想?
那就是信念!如果你向神求取堅強的信心,你的信念將會帶你走向迥然不同的一條新路!

“if you have faith the size of a mustard seed, you will say to this mountain, ‘Move from here to there,’ and it will move; and nothing will be impossible for you.” -Matthew 17:19-20.

一位年輕的女士在候機室等候她的航班起飛。
因為預計要等候很長時間,她決定買一本書來看看,以消磨時間。順便她還買了一包酥餅。
她坐在貴賓室的扶手椅上,放鬆自己,安靜的閱讀。在扶手椅放有酥餅的一側,有一位先生也坐在她旁邊的位子上,打開了他手中的雜誌開始閱讀。
當她從袋子裡拿出第一塊酥餅的時候,那個男人也拿走一塊。她感到惱怒,但是沒有說話,卻在心裏想:
「這人是不是有點神經病!要不是我現在心情還算好,我肯定要教訓他一頓!」
每次她拿出一塊來吃,那個男的也跟著拿走一塊。這簡直讓她火冒三丈,不過她還是忍住了,她不想讓大家來看戲。
到只剩下最後一塊酥餅的時候,她想:「好…現在看這位不講理的男人怎麼做?」你猜怎麼樣?那男士竟然拿起最後那塊餅,把它掰成兩半,然後把其中一半遞給她。
啊!這簡直太過分了!她現在是如此的怒不可遏!她怒氣衝衝地抓起她的那本書,她的手提包,然後衝進登機口。
當她進入機艙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以後,她就翻看自己的提包,
想拿出眼鏡。令她十分驚奇的是,她看見她買的那包酥餅還在提包裏,原封未動!
她立刻感到羞慚得無地自容!
現在她明白她錯了……她忘了她的酥餅一直放在自己的提包裏!
是那位男士把他的酥餅分了一半給她,沒有因此有一點惱怒或者不高興。然而她卻因此而十分惱怒,心裏還認為是她把她的酥餅分給了他。
現在已經既沒有機會向他說明自己的誤會...也沒辦法向他表示歉意。
世界上有四件事情是無法挽回的:扔出去的石頭、說出口的話、錯過的時機,還有逝去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