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dsc_1402.JPG"The most beautiful people we have known are those who have known defeat, known suffering, known struggle, known loss, and have found their way out of the depths. These persons have an appreciation, a sensitivity, and an understanding of life that fills them with compassion, gentleness, and a deep loving concern.

Beautiful people donot just happen."

Elizabeth Kubler Ross, 1926-2004
Swiss-born Author and Psychiatrist

dsc_0913.JPG因為淘氣,我兒時常常受傷。

當我哭叫著找母親的時候,母親總會遞給我一塊糖果,說:「吃塊糖就不疼了,別哭了!」

我便會含著糖果跑跳著繼續去瘋玩了。大學畢業時,交往了兩年的女朋友跟別人走了,我陷入了頹喪的泥沼中難以自拔。

我悲傷地對母親說:「如果還能有小時候的療傷糖塊就好了
…」一個周末的早上,我被電話鈴聲吵醒,是母親。
她說她把午飯忘記在家裡了,讓我送到她上班的醫院去。

按照母親說的,我到了醫院住院處3樓的外科病房。母親不在。

我環視著滿屋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的病人正不知所措,

一個女孩子告訴我,我母親留下話,讓我去4樓的416房間找她。

我注意到,這個女孩少了一條腿,我的心不禁怦動了一下:

可惜了,這麼俊秀的一個女孩子。4樓是燒傷科。找到416房間,母親又不在,而房間內一個個猙獰的面容看得我汗毛豎立。

靠近窗口的一個滿臉燒傷傷疤的患者告訴我,我母親讓我到510房間找她……在510房間依然沒有看到母親。

聽到我的問話,一個十來歲模樣,雙眼眼球都已經被摘除的小女孩童聲稚氣地告訴我:「叔叔,奶奶讓我告訴你,去走廊盡頭的那個倉庫找她…」推開倉庫的門,母親正坐在裡面。

驀然間,我明白了,母親是有意讓我去那些病房的。我真的很幸運了,我失去的只是一段欺騙我的情感而已,我還擁有健康的身體,還可以自由地行走!許多問題都是可解的。

只是很多時候,人們還在通往題解的路上,就先失去了希望。療傷的糖果不在身外,在我自己心中。

「善人從他心裡所存的善就發出善來;                     1971380-thumb.jpg                                                                         

 惡人從他心裡所存的惡就發出惡來。」                                                                                              �
  一個人由心裡頭所發出來的東西,                      

  決定了一個人所呈現出的嘴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