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8

各位主内兄弟姊妹,

我有幸能为一位姊妹捉刀代笔, 写一封感谢的信。起草时我也有不知如何说起之迷茫。

这是十年前的旧事,大多数教友都不认识这位姊妹,她在我们团体内,是关切我们团体但很少与团体接触的一位性情中人。心在思在,人不在。

即使老教友,也可能都忘了她的名字. 当年和我们一起为她祈祷的人,也有一些都不在了.多数的老教友,岁月已无情的白了头髪,松了皮肤,成了遥想公瑾,细说玄宗的一族。

她, 十年前得了癌症,是一种很罕见的癌,当时的印象是有这样的癌吗?为了治疗,婉拒了所有访客,她也轻描淡写了她的病情; 十年后,她也只说了,得这癌的人大部份羽化西天 。我这时才讶异的发现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十年,是一个‘我俩没明天’,随时都会走的十年。她是怎么走过来的,我还真不知道,也不愿想像。

我和她的缘起是十年前我替她写了一封感谢信,给团体所有为她祈祷的人。十年后她悄悄来了封电子邮件,‘能否替我再写一次’。真是飘逸的不能再飘逸。有如古龙小说里的侠女情节。

我对她的印象一直就是有情有义的性情中人,在这每一天都是新生命的十年里,从一个有情有义的性情人,转变成惜情惜义的生命人。从某个角度看她的感谢是奇蹟的见证,生命的渴望,和信仰的再提升。将生命托付给主。

我引用她写的一句,"只要能活着,人生就可以有无限的可能。期待着"
我谢谢她给我上了一门课,我们都是主的肢体,谢字也象征了携手共进,主内平安。
我也潇洒的回一句,

"大风起兮云归去、主爱绵绵无绝期"

我以开始做为结束,她的来信标提是这么写的
Kelly Wei says "Thank You"

她想要说的是: "你们在我生命中的重要,是无法取代的"

我写
On behalf of Kelly, it is my honor to have this rare opportunity to say "thank you" to all CCCSJ members, your prayers always in my heart, 10 years ago, your kind prayers touched the God and spared my life, now I am a proud cancer survivor.
It is God's miracle I can live this long, I learned how to lean on God, one day a time, I treasure people surround me dearly. My life is in God's hands, so my faith is with him. Everyday I wake up, as if I see God's smile.

Thank you and God bless you all.

魏志英姊妹,我们都彼此代祷。谢谢你.
主佑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