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2


他家贫,
大学是靠自己打零工所赚来的钱才念完的。

她富有,是城市姑娘,父母是高干,家里有保姆。
第一次去乡下时,她分不清甚么是麦苗和韭菜。 

他和她初次相见是在操场上。

她正逢生理期,染红了白裙子,但却浑然不觉,
还和同学一起说笑。

他看见后脸红了,脱下自己的上衣让她围在腰间。

那一刻,是她一辈子也难忘的。
之后是缠缠绵绵的四年恋爱,
她试图要帮他,而他不肯,
男人那会用女孩子帮忙?

毕业时,他们本来免不了会天各一方,
但她死心塌地的要跟着他走。

家里人反对,
几乎与她反目,
但她却认定这男人是她想要的。

她有一只珍贵的玉镯,是母亲给她的。
两人一起到了小城后,
家徒四壁,于是她摘下了玉镯。
是的,在这样的地方那里用得着戴玉镯啊!

不久,她怀孕了。见她反应厉害,
他跑到附近的山上为她摘山杏,
不料一脚踩空,从山上摔了下去。
这一摔,几乎摔掉了她和他的未来。

她常常这样想:如果他不去摘山杏呢?
可是,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如果。
他瘫了,家里的一切都靠她。

父母来接她,毕竟在小城里的一生可以预见。
是的,谁都能想像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但这最后的机会,她仍然拒绝了。ˇˊ

为了给他治病,她卖掉了那只镯子,也接受父母给的钱。
到底是父母啊,看见固执的女儿这么苦,心疼了。

他们在小城过著贫苦的日子,
她当中学教师,他病后在家翻译一些书。

她早已没了大城市姑娘的骄傲,低下头来做一切,
和小菜贩讨价还价,买廉价的衣服……
与当地的女人并无二致。
风雪中,她弓著背,艰难地往前走。

他看着她的背影,难过地哭了:
“下一辈子,我再也不要遇到你,再也不爱你。
因为,你太苦了。”   

所有人都希望来生再爱,
可是他说“来生,再也不爱你。”
奇迹是一年后出现的。
他的腿居然有了知觉。
慢慢能走了。

好事成双,他写的论文在国际上获了奖。
有许多人来找他,他也四处讲学,
同时讲这十几年自己在轮椅上的生活,
讲自己背后的那个女人。   

谁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天,
谁也没有想到柳暗花明了,  
法国请他去讲学三年。

他犹豫了。
她说:“去,一定要去!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时,36的她已初露沧桑的端倪。

黑发里有了白发,
眼角堆起了皱纹,
衣服永远是过时的,
身体有些发胖,
再也没有了当年的样子。

而他,正是最好的时候。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小城接她,
但没有告诉她准确的到达时间,
只是说这一两天回来,
想给她惊喜。

谁知下了火车,他就看见了她。
他惊喜地跑过去:“你怎么知道我乘这趟车?”   

她说:“我每天都在这里等你,
凡是从北京来的车, 我一辆也不会放过。”
这次,
他热泪盈眶地说:“来生,我再也不会让你爱,
因为你的爱让我心疼, 你的爱实在太苦。”

她却说,爱情从来都是苦的,
如果爱是一朵莲花,
最美丽的爱一定是那清苦的莲心,
一直苦到心里,
然后才能有那朵美丽的莲花。

两道选择题,看完之后全班真的只剩下沉默
记得大学一堂选修课上。教授面带微笑,走进教室,对我们说:
“我受一家机构委托,来做一项问卷调查,请同学们帮个忙。
”一听这话,教室里轻微的一阵议论开了,大学课堂本来枯燥,
这下好玩多了。

问卷表发下来,一看,只有两道题。

第一题:他很爱她。她细细的瓜子脸,弯弯的娥眉,面色 !
白皙,美丽动人。可是有一天,她不幸遇上了车祸,痊愈后,
脸上留下几道大大的丑陋疤痕。
你觉得,他会一如既往地爱她吗?

A、他一定会; B、他一定不会; C、他可能会
第二题:她很爱他。他是商界的精英,儒雅沈稳,敢打敢拼。
忽然有一天,他破产了。
你觉得,她还会像以前一样爱他吗?

A、她一定会; B、她一定不会; C、她可能会

一会儿,我们就做好了。
问卷收上来,教授一统计,发现:
第一题有 10%的同学选A, 10%的同学选B , 80%的同学选C。
第二题呢,30%的同学选A, 30%的同学选B, 40%的同学选C。

“看来,美女毁容比男人破产,更让人不能容忍啊。
”教授笑了,“做这两题时,潜意识里,你们是不是把他和她当成了
恋人关系?”
“是啊。”我们答得很整齐。
“可是,题目本身并没有说他和她是恋人关系啊?”
教授似有深意地看着大家,“现在,我们来假设一下,如果,
第一题中的‘他’是‘她’的父亲,
第二题中的‘她’是‘他’的母亲。

让你把这两道题重新做一遍,你还会坚持原来的选择吗?”

问卷再次发到我们的手中,教室里忽然变得非常宁静,
一张张年青的面庞变得凝重而深沈。
几分钟后,问卷收了上来,教授再一统计,两道题,我们都100%地选了A。

教授的语调深沈而动情: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爱,亘古绵长,无私无求;
不因季节更替。不因名利浮沈,这就是父母的爱啊!”
善待自己的父母,他们永远是最爱你们的。

爱情不是唯一,也不是全部。
祝全天下母亲,母亲节快乐.


作家黄春明说起不久前发生在他身上的小故事。

有一次我从宜兰搭火车回台北,瑞芳那站上来一群高中生,挤在厕所外说笑打闹。我从厕所出来,车一转弯,我撞到一个学生。
「你怎么搞的?」他很不高兴。
我说:「对不起,车子摇晃得很厉害。」
他看看我,说:「反正你快要死了。」我心里好痛,回家说给太太听,台湾的囝仔怎么变这样?我就算快死也不用你这样讲。

刚退休的暨南大学教授李家同今年初对菁英高中生演讲时,谈到印度穷人饥饿到必须跟猴子要食物的景况,台下学生大笑。
李家同生气了,斥责年轻学生:「我不是小丑,不是来愉悦大家;这国家总要有人告诉年轻人严肃的事,让他们看见世界的真相。」

黄春明、李家同的心情,是许多人共同的忧虑:在优渥的生活中,在考试挂帅的竞争环境下,我们会不会养出了「没有同理心」的下一代?

中央大学认知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洪兰说,有个国小学生指著桌上的水果:「妈妈说那些个头小的椪柑,不好吃,是给菲佣吃的。」
洪兰很吃惊,她当场剥了一个小柑橘和小学生一人一半,「你看,又甜又多汁啊。」
「为什么不好吃的,是该菲佣吃的呢?」洪兰感叹,我们对弱势者太不够同理心了,身处优势的人还视为理所当然,「大人教孩子对人有差别待遇,从小就学了看不起人」。

「我想印张名片,头衔是:『晋惠帝培养专家』。我想,许多人都需要这张名片。」

嘉义一位国小女老师投书联合报这样感叹:我们总是给孩子最好的,却不在乎他有没有悲天悯人的观念。
没鞋的小妹「再买就好啦」
女老师上课时放影片给学生观看,片中小兄妹买不起鞋子,母亲要临盆了,小女孩得到对面山头去叫产婆,光脚的她咬牙跑过尖石路面。
班上有个孩子看完的感想是:「再买一双就好了,干嘛那么辛苦?」
老师看着学生,「他脚上穿的是NIKE,用的是名牌,暑假去美国度假一个月,会有这样的感想一点都不为过,他是真的不懂啊。」
女老师指出,大人在孩子面前嘲笑那些付出劳力挣钱的人:「你不好好读书,将来就像这样辛苦工作赚钱,没有前途!」言语中对阶级歧视没有自觉。
无数晋惠帝在你我身边,所以我们在培养无数的晋惠帝。

也许很聪明,功课很好,但没有同情心。」高雄大学应用数学系副教授游森棚有类似的担心。
他曾在建中任教数理资优班,大部分孩子都体贴善良,但让他担心的是:那些M型社会右端、身处优渥的孩子,对另一端的苦难缺乏理解与同情。

有一年,土石流毁了部落小女孩的家,她原本每天走一小时山路去上学,但现在课本没了,作业簿没了,路也没了。

有一顿没一顿。富小孩不解,资优生「祖辰」在周记里这样评论:「谁叫他们住在那里,他们可以搬家啊。」游森棚非常惊讶,建议学生要设身处地想一想,但祖辰回他:「我又不住山上。」
游森棚思考:祖辰家境富裕,一路顺遂,「他这样聪明幸运的小孩,一辈子都不须体会有一顿没一顿的恐惧,也不可能体会拚命想卡住一个小小位置的辛苦」。祖辰并不是个案。
游森棚说,许多名校学生家庭的社经地位远高于社会平均值,对他们来说,土石流女孩是另一个世界。未来的菁英了解世界吗?游森棚忧虑,当这样把优渥视为理所当然的孩子长大,站上社会的决策位置,他们的决策与思考也摒除了他们所不了解的真实世界。

「将来,会是什么样子?」他们可能为社会不同际遇的人设想吗?「如果没有教会同理心,教育是失败的。」游森棚说。

电视上报导的政治人物何尝不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