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1

因缘际会认认天主教枢机主教单国玺后,我常利用诊所空档之际,与他电话聊天。从小就不喜欢读书、逃学无数的我,是当 时 老师眼中的问题学生。人生经历多次转折,如今当了医师,面对病人的生老病死,感触良多。日常生活遇到不解之处,自然就讨教良师益友的单枢机,每次总得到父亲般亲切的答复。昨天是他老人家九十大寿,我稍加整理其中印象深刻的对话,让社会大众了解单枢机鲜为人知的一面—智慧、仁慈与幽默。
我曾问:「我至今仍不是天主教徒,如何祈祷?」单枢机说:「天主的回应大都是看的,而不是听的。你每天在公园当环保义工,捡垃圾必须弯腰,种树苗自然就需跪在地上,这都是一种敬天的表现。你也参加义诊,照顾弱势,圣经上说:『凡为我最小弟兄做的,就是为我做的。』只要持续保持善念,做善事,天主必听得到也看得到,不必刻意。」
我请教「如何面对死亡?」他说:「很多人忌讳死亡,惧怕到甚至称为『死神』。我讲个历史故事:以前罗马有位若望保禄二十三世教宗,因年事已高,病入膏肓,全国最好的医师群费力地从鬼门关将他抢救回来,他回神后第一句话就是『死亡妹妹牵我的右手,小天使牵我的左手,正快乐地将我带向天堂,唉!医师们,你们怎么又把我拉回来呢?』死亡随时会来,将每一天视为人生的最后一天,积极生活。人生好比舞台,每天彩排死亡剧本,一旦无常到来,你才会自在无惧地迎向它!」
一般人印象中的宗教事务繁琐且严肃,我问单枢机可曾碰到什么逗趣的事情?他说:「严肃归严肃,该轻松的时候也该放松。我有个关於姓名的趣事:台湾有三位主教同时姓刘,有次开会我叫『刘主教』,三位都分不清楚。后来我笑说,这样好了,年长的称『大刘』,次长的叫『二刘』,最小的就是『三刘』,三位皆反对。要不然改成住北部的称『上刘』,中部的叫『中刘』,南部的自然就叫『下刘』,不知各位意下如何?众人听完大笑,开会的气氛也变得特别融洽。」
有一次,我关切地问:「单枢机,电话那头的声音,今天特别虚弱,怎么了?」「不瞒你说,我肺癌有复发的迹象,主治医师又加了另一种抗癌药物,吃了会恶心,泻肚子,全身无力。我已是『老废物』一个,既然天主旨意如此,我全然接受,只祈求加诸于我的痛苦,能换得天下苍生些许的平安。」
【联合报╱庄聪吉/医师(屏县潮州)】
【 2011/11/28 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