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9

1 Comment

2382944-thumb.jpg问路

【联合报╱李家同】 2009.12.25 03:01 am
我一直都是玉里镇乡下一所小学的老师,来过我们学校的人,都会同意我们学校真是世外桃源。站在校门口,四处望去,看不到任何一栋房子,当然也看不到一个人;学校不远处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公路,往东走,可以走到玉里镇上去,往西走,就会走到深山里。公路在山脚下就断了,要进入山里,你必须走路,山路虽然不好走,还是有人住在深山里。

二十年前,我还是个单身汉,我的同事张老师也单身。学校没有宿舍,可是县政府替我们单身老师在玉里造了一栋宿舍,我和张老师都住那里,也同出同进。

有一天,我记得很清楚,是一个星期五,我们两个人是最后离开学校的。车子才开上公路,就看到了一个小孩子在路上走,他穿的衣服很单薄,也没有穿鞋子,因为正好寒流过境,他好像有点发抖。我是驾驶,立刻在他旁边停了下来,张老师将车窗摇下。我相信他正准备问这个孩子要到哪里去,没想到孩子先发制人,他说:「请问,天堂怎么走?」这个问题,我和老张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窗外寒气逼人,张老师将后车门打开,请孩子进来,孩子也立刻进来了。

我们总算知道孩子为什么要去天堂了。孩子的爸爸在他一岁就去世了,不幸的是,和他相依为命的母亲在一个星期前也去世了,但神父教他不要难过,因为他的母亲现在住在天堂里。他曾问神父,天堂在哪里?神父支吾其词,不愿明确地回答他的问题。今天下课以后,本来应该回到山上的部落去的,他却沿着公路走向玉里去。他想,那里比较热闹,而且有学问的人比较多,一定有人可以告诉他如何到天堂的。在路上,他也曾问过路人,但没有人知道天堂在哪里。

我们发现孩子住的地方好远,开车到公路尽头后,起码还要步行一小时。我们是不可能今天送他回去了,就和他商量,今天晚上和我们住,明天我们带他四处去问路,如果有人知道天堂在哪里,我们一定会开车送他去;如果没有人知道,我们也一定在天黑以前将他送回他阿姨家。我们问他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他的阿姨,他说他阿姨现在在台北,不会知道他一个人到玉里去了。
张老师教我将车子开到一条玉里店最多的地方,帮孩子先买了袜子和鞋子,也替他买了一件厚夹克和一套换洗内衣裤。穿上厚夹克,孩子不再打哆嗦。大家都饿了,就带孩子去一家西餐馆吃饭,可以想见的,孩子很捧场,吃得很起劲。吃饭的时候,我发现孩子皮肤黑黑的,大眼睛,讲话的时候会露出一嘴白牙齿,典型的原住民孩子模样。

张老师客厅里有一张沙发,也有干净的床单和厚被,替孩子打点好了,就劝他早点睡觉,因为走了这么多路,一定很累了。孩子在睡前仍然做了一个简单的祈祷,祈祷中没有提到天堂,却祈求天父降福我和张老师,因为我们是好人。我和张老师听到了这个祈祷,都感觉很好;被人称为好人,当然是一件愉快的事。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我被敲门声吵醒。打开门,发现张老师慌张地站在门口,他说孩子不见了;可是有更怪的事,他坚持要我自己去看。我看了以后,真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我们替他买的衣物全部都留下了,而且整理得好好的。张老师说这个孩子真是胡闹,这么冷的天气,没有厚夹克,又赤脚,绝对会感冒的。

还是我镇静,我教张老师不要慌,因为发现孩子留了言,书桌上有孩子的一封信,信上说:

李老师、张老师:

谢谢你们。

我饿了,你们给我东西吃;我渴了,你们给我水喝;我无家可归,你们收容了我;我没有衣服穿,你们给我衣服穿。
凡是替我最小兄弟做的,就是替我做。
你们现在就在天堂里,将来也会永远在天堂里。

这封信没有签名,但是有以下的英文字:

Mathew, 25/31.

我们两个人不知道这个英文字是什么意思;我们知道隔壁的陈老师是教英文的,也管不了是否仍在睡大觉,硬把他从床上拖了起来。陈老师一看就知道这一段话典出何处,他打开了《新约圣经》,翻到〈马太(Mathew)福音〉第25章31节(25/31),这一段话是如此说的:

公审判「当人子在自己的光荣中,与众天使一同降来时,那时,他要坐在光荣的宝座上,一切的民族,都要聚在他面前;他要把他们彼此分开,如同牧人分开绵羊和山羊一样:把绵羊放在自己的右边,山羊在左边。那时,君王要对那些在他右边的说:我父所祝福的,你们来吧!承受自创世以来,给你们预备的国度吧!因为我饿了,你们给了我吃的;我渴了,你们给了我喝的;我作客,你们收留了我;我赤身露体,你们给了我穿的;我患病,你们看顾了我;我在监里,你们来探望了我。那时义人回答他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了你饥饿而供养了你,或口渴而给了你喝的?我们什么时候见了你作客,而收留了你?或赤身露体而给了你穿的?我们什么时候见你患病,或在监里而来探望过你?君王便回答他们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对我们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然后他又对在左边的说:可咒骂的,离开我,到那给魔鬼和他的使者预备的永火里去吧,因为我饿了,你们没有给我吃的;我渴了,你们没有给我喝的;我作客,你们没有收留我;我赤身露体,你们没有给我穿的;我患病或在监里,你们没有来探望我。那时,他们也要回答说:主啊!我们几时见了你饥饿,或口渴,或作客,或赤身露体,或有病,或坐监,而我们没有给你效劳?那时,君王回答他们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没有给这些最小中的一个做的,便是没有给我做。这些人要进入永罚,而那些义人却要进入永生。」

我一直到现在仍无法形容我和张老师当时的反应,虽然陈老师一再追问我们,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们都没有立刻回答他。我记得我有点两腿发软,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张老师不发一语,对着窗外发呆,然后用袖子擦干了眼泪,将整个故事告诉了陈老师。陈老师听了故事以后,只说了一句话:「你们真是有福分的人。」

我这时忽然想通了一件事,为什么孩子的祈祷,是向在天上的父亲祈祷?

我必须承认,当初我和张老师被分发到如此偏远的地方,并非我们的第一志愿,但是这件事以后,我们都欢欢喜喜地留在这里工作,从未想离开过。我们忽然发现这里好多孩子在寒流来的时候,没有厚夹克,我们会买夹克送他们。近年来,有好多公益团体捐钱给我们,我和张老师说服了校长,替全校学生每人设立了一个帐户(全校只有三十位左右的学生),同学需要帮助,就从这笔钱支付。所以我们的孩子从来不用担心营养午餐和学杂费。去做家庭访问的时候,发现孩子没有厚被盖,我们会买睡袋送他们。最近,玉里镇的一个单位要换床垫,我们争取到了那批旧而可用的床垫,现在库存在学校里,已经送了一批给需要的孩子们。

当政府宣布小学生也要学英文的时候,我和张老师就努力地读英文,我们孩子的英文虽然比不上城里最好的,但绝对超过附近学生的平均水准。

我们都不会离开这所偏远学校的。谁会离开天堂呢?

如果有人再问我天堂在哪里,我可以回答他的。

worship.JPG将临期第三主日的感恩礼仪充满了「欢乐」的气氛,弥撒一开始的「进堂咏」就清楚地强调了整个礼仪的主题:「你们应在主内常常欢乐,我再说一次,你们应当欢乐,因为主临近了。」(由于绝大多数信仰团体都以圣歌取代进堂咏的礼仪经文,因此我们建议负责准备礼仪的同工,配合这个主题选择合适的圣歌)主礼神父所穿着的礼服,也由严肃的、象征补赎精神的紫色祭披,转换为预示圣诞欢乐的粉红色祭披。随着这个主日,将临期渐渐进入第二个阶段(十二月十七至廿四日),礼仪重心也由劝告基督徒警醒不寐、等待人子由天上再度降来,转为准备欢欣庆祝、纪念耶稣诞生于历史之中。教会习惯上称这个主日为「喜乐主日」。

www.ccreadbible.org

3cross.JPGQuit putting yourself in a little box by trying to live consistently with your past and explaining every little action you take. BE YOU. Fully. In this moment. Independent of what others may or may not 'expect' from you.

Brian Johnson

American Philosopher and Entreprene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