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8

九二一大地震过后,我到灾区去做了几次演讲,除了谈到如何重新包装南投,振兴当地的观光产业外。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发生这样的灾难,人们最需要的是关怀,所以我想去跟灾民们站在一起,鼓舞他们。

演讲之后,有一位灾区母亲写信给我,她说因为听了我的演讲,所以想看我的书,她去书店找到了,但站在那里却犹豫了。一只手捧著书看,一只手在口袋中挣扎着,那里是一家人的生活费,买书是多么奢侈的浪费。一次一次她走进书店,站着阅读,然后离开,最后才靠着每日省下的一点点菜钱,终于买了书。

(很久以后,新闻报导某家百货公司门前,有一群为了抢买名牌包包的民众竟然打架、践踏,甚至送医。我突然想起在台湾地理中心曾经有一位母亲,面对着残破家园,她在生活粮食与精神粮食之间,踌躇又徘徊的身影……)

她写给我的信,字迹清秀,工工整整,足足有六七页长,说着她自己的故事。

她说她先生是农专毕业的,她自己则是高中毕业,还有一双儿女,一起经营家里留下来的茶园,生活恬淡平实,不忮不求,她以为,生命应该会这样好好的走下去。没想到夜里的一场天摇地动,震碎了一切。她的房子全垮了,茶园灌溉用的水塔也倒了,更不堪的是整片茶园横切裂开来一个地缝,一切都完了。什么都没有了。

不得已,他们只好到临时搭建的组合屋住了半年。之后,政府拨放补助,于是他们想回到原来的地方从头做起,重新再来。但当时补助钱不多,他们必须贷款,再跟朋友借了一些钱,才把房子盖起来。

原本在餐旅学校读书的女儿,很懂事,因为经济因素休学,到溪头的米堤饭店打工,多少补贴一些家用。心伤仍在,但他们很努力的一点一点缝合。正当一切似乎都有了新的希望,没想到地震的余悸犹存,台风又来了。

二○○一年的桃芝台风,从花莲秀姑峦溪登陆,横扫花莲后,越过中央山脉,一路扑向南投。连续六个小时的豪大雨,引发严重的土石流,瞬间吞没了屋瓦房舍、农田林地,带走两百多条人命。又是一夕之间,女儿打工的米堤饭店被巨大的土石流淹没,接着他们重新盖好的家又垮了。

重建家园的梦又破了、碎了。什么又都没了,还留下债务。那天清晨,她看见她先生站在已经倾倒的家的后院。一个大男人眼泪一直掉一直掉,然后自己擦眼泪,手一擦,眼泪又掉了更多……。

她在信中说,作为他的妻子,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她说:「总裁,可不可以请你帮我写封信给我先生,给他一些鼓励。」这封信看得我热泪盈眶,立刻就写了回信。我跟她的先生说:你或许是一个非常不幸的人,失去了家,失去了事业,失去了许多有形的财产,但是我却也看到了你拥有许多有钱有势的人都得不到的富有。

你拥有这样一个懂事的女儿,愿意为了家庭放弃学业;你更有一位这么体贴的妻子,她如此关心你的感觉,深怕你无力振作,希望我来鼓励你,希望带给你希望与力量。

面对命运那样无情摧残的这对夫妇,我的信多么卑微。我们落榜、我们失恋,我们被上司构陷、被同侪排挤,我们志不得伸、我们一分努力得不到一分收获,我们颓废了、就要放弃了。但是我们不曾想过,有一家人被命运的手操弄著,在黑暗中连续两次把根都拔除,那样的挫折如何承受?就连对他们敞开心肺大喊一声加油,都会被淹没在滚滚的巨流中。

我只能尽我的力量有时间便写信,看到国外好的茶叶产品就寄给他们参考。我没有想像到的是,几年的光阴过去,这家人展现了惊人的韧性,他们不但又一次重建了家园,也重建了茶园。

在裂缝的土地上,长出了向阳的新茶。不时我会收到他们寄来新采成的茶叶,这家人正朝着精致产品的方向努力。沏一壶茶,一心二叶在滚烫的水中缓缓舒展,我的心又一次热了起来。他们一定不知道,他们是我心目中的天使。  

严长寿 

2129334-043bdc0abdea52de.jpgIt is only by following your deepest instinct that you can lead a rich life, and if you let your fear of consequences prevent you from following your deepest instinct then your life will be safe, expedient, and thin.

Katherine Butler Hathaway, 1890 - 1942
American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