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7

knock-at-the-door.jpg神在叩门, 要将平安和永生赐给凡相信祂的人, 只是
这扇门只有一边有门把, 这个门把在您那边, 您不转动门把, 把门打开,
神进不来, 上帝是位君子, 您不请祂进来, 祂不会进来, 祂会耐心的等在
门边, 继续轻轻叩门, 等您的回应, 等您开门.上帝将您一直放在我的心中, 常常提醒我为您祷告, 人的记性有限, 人的爱
有限, 人的耐心有限, 上帝却不然, 祂仍然耐心的等候, 等您开门.

logo.gifWe are all here for a single purpose: to grow in wisdom and to learn to love better. We can do this through losing as well as through winning, by having and by not having, by succeeding or by failing. All we need to do is to show up openhearted for class.

Rachel Naomi Remen, MD
American Author, Storyteller and Medical Doctor

retreat_108.jpg"Anything you do from the soulful self will help lighten the burdens of the world.

Anything. You have no idea what the smallest word, the tiniest generosity can cause to be set in motion.

Be outrageous in forgiving. Be dramatic in reconciling.

Mistakes? Back up and make them as right as you can, then move on.

Be off the charts in kindness. In whatever you are called to, strive to be devoted to it in all aspects large and small.

Fall short? Try again. Mastery is made in increments, not in leaps.

Be brave, be fierce, be visionary. Mend the parts of the world that are within your reach. To strive to live this way is the most dramatic gift you can ever give to the world."

Clarissa Pinkola Estes
American Author, Poet and Psychologist

2892650737.jpg在三国里面,周瑜算是能够观照全局的聪明人物了。

可是不晓得为什么,这种聪明一碰到诸葛亮就统统失效了。

诸葛亮到底比周瑜多出来了什么?

诸葛亮比周瑜多出来的, 是 人生一种更高层次的聪明。真正要形容,应该叫做智慧 。

智慧不是机智,不是知识,更不是对外在环境全面性的观点。

智慧所呈现的,是一种生命的态度。

他让人往内在去看到自己内在的心灵, 看到别人内在的心灵 。

这几乎是诸葛亮和周瑜最大的差别了。

诸葛亮看得到别人,也看得到自己,但周瑜却只看得到别人,看不到自己。

这是为什么我们一天到晚看到周瑜面对诸葛亮时老是在抓狂,老是被诸葛亮操纵,这是他不自知的部份。

聪明的周瑜 遇到了诸葛亮为什么竟显得如此愚蠢?

这是因为他少了一种内在的观照,无法在面对事情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内在 。

周瑜向来是个表演者,他一切的努力,都是要从别人身上获得掌声 。

对于必须靠这么多掌声与赞美才能满足的人。

周瑜自己没有看出这点,当然很容易就落入了诸葛亮的操控之中。

既生瑜,何生亮?

周瑜的人生算是十分美满的,不仅长得帅,又懂音乐、又会打仗,又娶到绝世美女小乔。

以他的条件应该过著幸福快乐的人生才对,可是为什么他会被诸葛亮整得那么痛苦,老是大叹:『既生瑜,何生亮』?

也许周瑜的 人生是一种完美的比赛。

很多人的人生都是这样,然而这很可能也就是痛苦的开始。
人往往习惯先去注意优点,而忽略了缺点。

假如你懂得从整体去观照人生 ,也许就不会只注意优点而疏忽了缺点。

若从周瑜真要跟诸葛亮比较,诸葛亮老婆那么丑,家里又穷,也不懂音乐,薪水又领那么少,还和刘备签那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约,这样的人生实在没什么好羡慕的。

偏偏周瑜要钻牛角尖,固执地要往自己不如别人的缺点里面钻,让它来妨碍自己的幸福、一辈子痛苦。

人的优点是否就代表了他生命的成就或者幸福,这其实是很难说的。

优点就像水一样,是可以载舟,也能覆舟的 。

美国有个学术研究,把学生分两班,一班是很漂亮的女生,另外一班是很丑的女生,十几年后统计这些人的成就,漂亮的女生毕业后多半当秘书或情妇,只有少数几个有傲人的成就,反观丑的女生多半当了主管,事业非常成功,婚姻幸福美满的也占了多数。

为什么优点,反而造成了 人生限制呢?

可见集很多优点不见得都是好事,端视你 怎么对待那个优点才是关键所在。

反过来看,缺点也未必都是不好的,端看怎么去面对自己的缺点。

所以人生的优缺点与人生的幸福状态不是成正比的, 我们需要更多的智慧去处理那些优缺点。

在三国里面就充满这样的智慧,大家如果多听《欢乐三国志》,多想想,也许能够让自己活得更快乐、更幸福。

人的一生有甚么好比的:十岁看智力,二十看学历。三十看能力,四十看经历。五十看财力,六十看体力。七十看病历,八十看黄历

chinatripd3_164.jpg【联合报╱李家同】 2007.09.15 01:40 am

我的老同学老张是一位非常能干的人,在矽谷他算是很有成就的了,每次我去美国,一定会去找他,他也常常带我去他的俱乐部吃饭,对我来说,吃这种饭,真是受罪。首先,我必须穿西装,打领带。然后必须吃那种毫无味道的洋餐,我最怕吃血淋淋的牛排。在那些讲究的餐厅里吃的牛排,每块又都奇大无比,我吃了一半,已经饱了,而且肉已经冷掉了。可是老张好像习以为常,无论多大的牛排都可以吃掉。

老张住的房子并不大,可是据说是在矽谷的好地段,他家在一个小山上,坐在客厅里,不仅可以看到一个山谷,还可以看到一个湖,湖边是一个绿草如茵的高尔夫球场,到了黄昏的时候,坐在老张的客厅里,从大玻璃窗看出去,简直舒服得难以想像。

我有时会埋怨为什么我们不去一个小馆子吃碗面,老张的理由是他已经付了俱乐部的月费,不去白不去,而且小馆子附近又没有停车场。其实这些都是借口,老张已经习惯了奢侈的生活,你叫他去小馆子人挤人,他受不了的。

老张之所以能在事业上如此成功,当然有其原因,我认为他最大的优点是好问。每次见到我,必定问我好多问题。比方说,他会问台湾的某某公司最近状况如何,某某公司为何如此赚钱?为何某某公司最近好像一直在走下坡?老张不仅对企业的发展有兴趣,他对新的技术,甚至古老的历史、文字等等,都喜欢问。而且他的问题常常很难回答。

但是老张毕竟老了,有一次,他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大病一场。医生劝他休息。他决定退休,反正他钱多得不得了,早就可以退休了。

我又出差到美国了,这次老张和我从圣荷西坐上火车去旧金山玩,在旧金山四处乱逛,一路上不用找停车位,忽然发现旧金山的街景多美,而且多适合我们散步。我们走了一阵,发现中午到了,开始找饭馆吃饭。走着走着,看到一座天主教堂门口挂了一个牌子,牌子上写了「汤与面包」。老张好奇心又来了,进去以后才知道这个餐厅专门供应汤、面包和水果给街上的流浪汉吃。汤是肉汤,里面也有相当多的蔬菜,热腾腾的,水果当然是普通的水果,但也是新鲜的,面包就不一样了,全是才烤出炉的法国面包和俄国黑麦大面包,香味扑鼻而来。我和老张都想坐下来吃它一顿。

管事的修士主动邀请我们进去,他说我们也可以吃,流浪汉当然不用付钱,我们不是流浪汉,吃了以后,希望捐一点即可。老张二话不说,立刻拿出几十元美金作为捐助,我们就坐下吃汤与面包了。吃到一半,那位修士拿出一个小喇叭,吹奏了两首歌,第一首歌是美国人都熟悉的〈当圣徒来的时候〉。这首歌有点爵士风味,用小喇叭吹奏,特别有劲,听得我们十分陶醉。吃完以后,我们两人都发现,有肉汤、面包和水果可吃,我们已很满足了。

老张在吃饭的时候,注意到墙上挂了一张标语,「请给我们我日用粮」,老张的老毛病又发了,他问我这是什么意思,我说这是耶稣亲自写的祈祷文。这下老张的问题就更多了,他问我耶稣讲什么语言,我告诉他耶稣所用的语言叫作「阿拉美语」,是中东地区的一种土话,至今叙利亚南部的一些小村庄里仍有人讲这种话,而且他们都是基督徒,念这段祈祷文的时候仍用阿拉美语。

老张对这篇祈祷文大感兴趣,问了一大堆问题,我有的也答不出来。尤其使我不知如何回答的是为什么耶稣在祈祷文中用了「日」(英文是daily)这个字,我说我实在弄不清楚。在我看来,我们每天都要吃饭,所以耶稣就用了「日」这个字,表示每天的意思,没有什么特别。我当时的感觉是老张真太喜欢乱问一通了。

这是两年以前的事。前天,我收到老张的信,才知道老张已经回台湾定居了。他的新居在苗栗,我立刻去找他,发现他的新居和他在矽谷的家简直有天壤之别,新家是一间公寓,大约只有三十坪左右,里面的陈设倒是很舒服,但是毫无气派。客厅没有落地大玻璃窗,也看不到什么湖和高尔夫球场。

老张太太烧了雪菜肉丝面给我们吃,还有一些小菜。我是满心欢喜,因为我想起了当年他请我吃的牛排大餐,余悸犹在。吃完饭,老张忽然又洋派了起来,请我喝了一杯咖啡,他的咖啡机倒是很讲究,好像这是他唯一讲究的东西。

我忍不住问老张为什么决定回台湾过如此「简朴」的生活,老张告诉我全是因为「我日用粮」的原因。他对「日」字困惑不已,最后又去那间天主教堂吃饭,饭吃完,他问那位修士为什么耶稣会用「日」这个字。那位修士二话不说,拉他进入一间办公室,打开电脑,找到了一个投影片档案,这个档案的名称是「我们没有我日用粮」,里面每一张投影片都是世界人饥饿的人骨瘦如柴的照片。尤其令老张难过的是孩子因为饥饿而大肚子的照片,他只看了一半,就看不下去了。

 但他说他立刻了解耶稣说「我日用粮」的意义,这句话是指我们不应该向上天祈求过多的东西,只要求得每天所需要的食粮就够了,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不得温饱。对于老张来讲,「我日用粮」中间的「日」字意义非常深远,当基督徒念这句祈祷文的时候,应该同时想起那位修士给他看的话:「我们没有我日用粮」。

老张发现自己有了太多用不完的钱,他的孩子也都争气,个个有好的职业,因此他卖掉了在矽谷的房子,其实他在美国其他州也有房子,这一概都变成了现金,他留下一小部分,其他全部捐给了穷人,他告诉我他只需要「我日用粮」。

我常常被老张问倒,现在,我要反攻了。我问他,如果你早就知道「我日用粮」的意义,难道你会只拿微薄的薪水吗?我知道老张一辈子薪水都极高,叫他只拿低薪,乃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故意找他的麻烦,看他如何回答。老张说薪水高,代表能力强,拿高薪,并无不对。但他认为人赚了很多钱以后,世人已经知道他很厉害,他又何必死抱着财富不放呢?他大可将他赚来的钱捐给穷人,自己只要能过温饱的生活,就可以了。他就觉得他当年幸亏赚了好多钱,高薪多多少少满足了他的虚荣心、事后可以使很多穷人受惠,一举两得也。

今天,我早上去望弥撒,当我念到「请你赏给我们日用的食粮」的时候,想起了老张。

世界上,总有数以亿计的基督徒每天都很熟悉「我日用粮」这个名词,可是有谁像老张那样地能解释这个名词的深沉意义呢?我敢说,我们其实早已丰衣足食了,所以我们祈求的绝对不是我们每天所需要的食粮而已,我们更懒得想有人根本没有日用的食粮。【2007/09/15 联合报】
 

7 Comments

和朋友谈话时,一提到患了「肺腺癌」,就好像被判决了死刑一样,大家都不禁替我哀伤。医生称癌肿块为「恶性毒瘤」,一般人称为「可怕的绝症」,总之癌症一无是处,巴不得有特效药能斩草除根,将之灭绝而后快。我真为癌症抱不平,其实癌症对身心灵有许多好处,例如在我头上最明显的是它创造了最新式的波浪发型,并让我的脸上长出了青春痘。关于其他许多好处,如果大家愿意知道,可以在最后发问题时提出。  在罗马南方一百多公里处有一座名山,名叫蒙特卡西诺( MONTECASSINO )。在这座山上,不但有圣本笃在第六世纪所创立的修道院,并且还有一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在义大利捐驱之波兰士兵的墓园。墓园中的大墓碑上只有三句话:「将我的灵魂交给天主,把我的心交给祖国波兰,将我的肉躯交给义大利」。这座碑文给了我许多灵感,在得了绝症之后,我便把「肺腺癌」交给医师,将调养交给自己,将末期肺腺癌交给安宁疗护,把遗体交还大地,将财宝留给心爱的朋友,将灵魂交给天主」。今天的谈话就以上述的这几句话作为主题。

一 、把肺腺癌交给医师

  去年七月初,感觉呼吸有些困难,痰特别多。早晨吐痰时,发现有血丝及小血块。我以为得了肺结核,便到耕莘医院作体检,经过肺部断层扫描,断定不是肺结核,而是更可怕的肺癌。但肺癌也有很多种,为了确定种类及对症下药,又做了更精密的正子断层和针刺,取出组织化验,证实是患了「小细胞肺腺癌」,这是肺癌中最难缠的一种。开始时有些震惊,认为自己既不吸烟又不酗酒,怎么得这种绝症!但在作了十五分钟祈祷之后,将此症当作是天主的恩惠,心情便平静下来了。从此我便接纳肺腺癌作我的第二位护守天使。

  天主既然许可我患了肺腺癌,就将自己完全托付在天主的手里。我 相信 医师们对我细心的检查及治疗就是天主对我彰显的大爱。在医师身上我看到了天主的化身,当作天主的代表。他们告诉我:现在治疗肺腺癌有四种主要的方法,就是开刀、化疗、电疗、药物。他们问我愿意采用那些方式。我回答说:「医师是专家,我是门外汉,医师用任何方式,我都会完全配合,我是最合作的病人!」医师团队做了各方面的评估,最后决定用「得舒缓」( TARCEVA )给我治疗。这种药刚上市不久,每粒市价是两千三百元新台币,每天要吃一粒。我的主治医师有一位在荣总作肿瘤科主任的舅舅医师,这位主任和药厂有一实验合作计划,他让我参加此一实验,作白老鼠,免费吃这种新药。我已用「得舒缓」将近一年了,病情似乎被控制住了,并且肿瘤有显著的缩小。至于是否能够根除,医生也没有把握!

  现在我还定期去医院作体检,完 全和 医师配合,按照耶稣会士应有的精神:要服 从 医师如同天主和自己上司的代表一样。我将我的肺腺癌完全交付于主治医师的手中,他也全心尽力为我医治,我们合作无间,非常愉快。

二 、将「调养」交给我自己

  得到了重病之后,除医疗依靠医生之外,还应该注意身心灵各方面的「调养」,「调养」的功夫就要靠自己了!

1、身体的调养

  人的身体由许多器官组成,犹如一架精密的机器有许多零件。如果一个重要的零件有毛病,整个机器运作就有困难,例如一只自动报日期的手表,内部齿轮有损,每月到了某日就会停止不动,必须用手指拨动,才能恢复准确的跳动。病人最了解自己身体的情况,尽量调适,例如我有肺腺癌,就尽量避免到空气污浊的地方去,不要着凉,不要感冒,不要爬楼梯,不要爬山等,以免伤肺。

  工作与休息尽量调适自身的体力及需要,不要做超过自己体力的工作,不要使体力透支。保有足够的体力,才能抑制癌细胞的发展扩散。但是,也不要终日无所事事,一定要有生病时期的工作计划,例如周大观小弟弟、 刘侠 女士等都在癌症末期完成了一些不朽之作。生病期间,能够自己作的事,绝对不要麻烦别人。这些工作也可以当作身体所需要的正常运动。要生活,就需要活动,病人按照自己的体力作些轻松有益的运动,一定为自己的健康有益。我每天早晨利用一小时扫地、浇花、整理自己的屋顶花园,自己预备早点,整理房间等当作我的晨跑。晚上,在黑暗中静寂的屋顶上散步一小时,同时诵念四串玫瑰经及晚课。

  我向来不太重视饮食,因为一生都是度团体生活,团体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从不偏食。但自从得了肺腺癌之后,医生告诉我:尽量多吃蔬菜水果,少吃肉类。现在几乎每天都吃素。吃素可以改变体质,使酸性的慢慢变成碱性的。根据多次实验报导,癌细胞在酸性体质内容易生长繁殖,在碱性体质内则不易存活生长。

  原来我是不喝茶的,但最近朋友劝我每天要喝数杯绿茶。学者研究绿茶内含有茶坨酚,每日如能喝三、四杯绿茶,就能抑制癌细胞分裂增长。此外每天也喝两杯胡萝卜汁,以润皮肤,因抗癌药物会使皮肤干燥龟裂。总之,现在我注意「饮食平衡」,多吃蔬菜水果,少吃肉类,反而觉得身体比一年前更健康。最重要的是遵照医师指示,准时吃药。

2 、心理的调适

  得知患了肺腺癌绝症之后,心理上很难适应,总觉得心不甘情不愿。但在虔诚祈祷之后,心情就平静下来了。先试着用我的宗教信仰去接纳这个绝症,当作我人生旅程中的最后伴侣。我称它是我的第二位护守天使,天主差遣它陪伴我走完人生最后的一程。我没有把它当作夺我性命的恶魔,而是把它当作朋友及天主的使者。它每天都在提醒我:「离世的时期已经到了!这场好仗,我已打完;这场赛跑,我已跑到终点, …… 正义的荣冠已为我预备妥了!」(弟后四 7-8 )。它时时鼓励鞭策我努力向前冲刺,分秒必争,努力作些荣主益人的事。

  宗教信仰使我的心理很快调适,使许多人认为的大灾祸变成了天主的大恩惠与祝福,使许多人认为夺命的恶魔变成了我的第二位护守天使和旅伴。宗教信仰能化恐惧为勇气和爱。「爱在生命的转弯处」,使我不会消沉无奈,反而使我看到人生最后一段旅程中的光明与希望。爱能够转变恐惧与痛苦成为勇气与快乐,正如大文豪圣奥斯定所说:「在那里有爱,在那里就没有痛苦,即使有痛苦,痛苦也是甘甜的!」这是宗教信仰对患绝症之心理适应最好的诠释。

三 、将末期肺腺癌交给「安宁疗护」( HOSPICE )
  今日的医学虽然发达,但是还有许多绝症不能治疗。在不能治愈的疾病中最大宗还是末期癌症,因此癌症末期的病人大都被一般医师忽略甚至遗弃,任其自生自灭。末期癌症不受控制,扩散到患者的各器官和组织,啃囓健康的细胞,使患者不但全身虚弱无力,而且各器官都感觉刺心锥骨的难忍酸痛。一八七九年爱尔兰的爱肯好德修女( SR.MARY AIKENHEAD )为救助末期癌症病人,创立了安宁疗护,重视末期癌症病人之身心灵各方面的需要,使他们有人性尊严平安地离开此世。一百年之后,英国的 桑德思 医师( DR. DAME CICILY SAUNDERS, 1918-2005 ),更将爱肯好德修女之理念推广,利用现代的医药尽量减轻末期病患的痛苦,同时也尽量给予全人照顾。现代各大医院几乎都设立了「安宁疗护」病房。

  现在我还可以行动,尽量自己照顾自己,不麻烦别人。高雄教区刘主教原想要为我请一位特别看护,也被我婉拒了。待我的癌症进入末期,如果我无法自理日常生活,而天主又不愿我很快离开人世,就将我自己交给「安宁疗护」。

四 、将遗体交还给大地

  《创世纪》(二 4 )记载:「上主,天主用地上的灰土形成了人」的肉身,为这个缘故,在四旬期开始的时候,教会举行「圣灰礼仪」。主礼者在给教友额上?圣灰时,口中同时念下列的三句话:「人啊!你要记住:你原来是灰土,将来还要归于灰土」。组成我身体的各种原素都是来自大地,养活我八十多年的食物和饮料也是来自大地,所以死后将遗体交还给大地也算是公平,并且还可以废物利用,为大地作有机肥料。

  关于我的葬礼,在我的遗嘱中已有详细的安排。死后所穿的圣职服装已经从我的旧衣物中选择出来,放在一只标有「单主教葬服」的旧箱中。要用穷人的简朴便宜的棺木,谢绝挽联及鲜花,在棺木傍放一支复活蜡烛和一个十字架,象征人死亡是参与基督的逾越奥蹟。然后将遗体埋在土中,使遗体化作肥料,回馈大地。这是我能为台湾提供的最后一点废物利用的价值。

五、将财宝交给我心爱的朋友

  我是天主教耶稣会士,除了一些书籍和旧衣服之外,没有什么现世的财产。宗教信仰是我的至宝,它不但告诉我人生的意义、目的和方向,而且还引领我认识宇宙的造物者,人类的救主以及祂救世的福音和祂所创立的教会。宗教信仰使我成为天主的义子,能分享祂永恒的生命及无限的幸福;使我成为耶稣基督的门徒和好友,分担祂救世的工程和宣报福音的使命。宗教信仰使我了解生与死的奥秘;使我能够享受健康,也能心平气和地接受不治之症;使我能够慷慨牺牲自己成全别人;使我在黑暗中能够看到光明,在绝望中看到希望,在罪恶中看到美善,在死亡中看到生命,使我积极、勇敢、负责、尽职、幸福、快乐地走完人生的旅程,回归天父家中,永远生活在天主的无限大爱中。这个宗教信仰就是我的至宝,我不愿这个至宝同我一起被埋葬,而愿意将它交给我亲爱的朋友你们,使它永远生活在你们我的朋友们的心中。

六、将我的灵魂及生命交给天主

  基督徒都相信:人是按照天主的肖像而受造的(参阅创一 26-27 )。人与世界上其他动物的主要差别就是人有灵魂。灵魂是精神体,无形无像,不死不灭,最相似天主的肖像。灵魂是人生命的主体,主体一旦离开肉体,肉体便成了一个空壳,也就没有生命了。灵魂也代表整个的人,当耶稣在十字架上断气时,大声呼喊说:「父啊!我把我的灵魂托付在祢手中」!(路廿三 46 ),也就是说将他整个自己交付给天父。我希望在我呼出最后一口气时,也能同耶稣一样说:「父啊!我把我的灵魂托付在祢的手中!」

  耶稣基督本身就是生命(若十四, 6 ),借着祂的死亡与复活的逾越奥蹟以及祂所建立的洗礼,我们信仰祂的人之生命已有内在的转化,由黑暗无希望的境界转化到光明及充满希望的途径,已和天主永恒的生命接轨,经过现世死亡的隧道之后,便看到「新天新地」(默廿一 1 ),同时也进入天主永恒的生命,分享天主大爱的生活与幸福。这是多么奇妙的交易呀!我将现世短暂的生命交给天主,天主却让我分享祂永恒的生命与幸福!这时我的灵魂好似从肉躯硬壳的禁锢中蜕变出来的蝴蝶,在天主无限慈爱的大花园里飞舞,和天朝诸位天使、圣人、圣女永远赞美歌诵天主的无穷美善。

七、结 论

有人生经验者都知道:人生有多少不如意的事?有多少无奈?有多少逃避不掉的事?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经的过程,君不见「自古多少英雄汉,南北山头卧土泥」?我们既然诞生在这个世界上,就应该面对年老、生病以及死亡的挑战。有人很难接受年老、生病和死亡的事实,因而以自杀解决这些问题。有人每天在恐惧及无奈的绳索綑绑下苟延残喘,有人在病魔及摧命鬼之张牙舞爪的阴影下忍辱偷生。这些人对年老、生病、死亡都看不出任何积极的价值,反之只看到痛苦、绝望与黑暗。但有真正宗教信仰的人士,对上述这些事实却有另类的看法。

  天主教的信仰是以「信望爱」三德活出来的,我的「信德」告诉我:天主是创造宇宙、人类及万物的大主宰。我相信天主是我的「元始和终末」(默廿二 13 ),就是我的起源和归宿。我相信天主给我创造了一个不死不灭的灵魂;借着基督和圣洗使我成为天主的义子,能分享天主永恒的生命和幸福。

  人生在世好似步上了一趟长途旅行,有时会经过山明水秀鸟语花香的美景,有时会经过寸草不生的荒漠,有时会经过崇山峻岭峡谷急流的险境,但我不怕,因为有天主与我同在。在旅程的末端,经过死亡的隧道之后,就会豁然开朗,在天主的光明中看到充满无限幸福和无尽生命的「新天新地 …… 以后再也没有死亡,再也没有悲伤,没有哀号,没有苦楚,因为先前的都已过去了」(默廿一 1-4 )。宗教信仰给我的「望德」,使我战胜俘虏肺腺癌绝症,使它成为我的随从(跟班的),朝夕相处时时提醒我:「要把握人生最后的赛程,分秒必争,向前冲刺,以获得最后的胜利!」为此,我不但不以肺腺癌为敌,反而成为伙伴及朋友,我称之为我的第二位护守天使。

  在基督徒的日常宗教信仰生活中,「有信望爱这三样,但其中最大的是爱」(格前十三 13 ),因为「爱永存不朽」(仝上 8 )。「信德」在我们和天主面对面相见时,自然就不存在了,因为已亲自看到,不需要再听人言而相信了。「望德」在我们所渴望获得的永恒幸福已经得到了,也就自然不存在了。惟有「爱德永存不朽」。天主赐给我的「爱」使我毅然排除万难离家修道。「爱」使我埋首苦读直到三十七岁。「爱」使我放弃自己的喜好而甘心乐意接受祂藉长上给我安排的各项工作。「爱」使我在大都市中从事教育及媒体工作;「爱」催迫我到东海岸上山下海为原住民服务。「爱」使我在越南及台湾的初学院中度近似隐修的生活,也使我作空中飞人为普世教会服务。「爱」使我在人生的转弯处,常能找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爱」在绝望时,给我光明和希望。「爱」在气馁时,给我鼓励和力量。「爱」在得到绝症时,使我把它当作天主赐给我人生旅途中最后一程的伴侣,它时时提醒我说:「这场赛跑,你已快跑到终点,要竭力向前冲刺,分秒必争,胜利在望!」。「爱」使我把握时间,尽量利用「老病废物」的剩余价值,以荣主益人。

  在面对面见到天主时,才能真正了解「爱永存不朽」的奥秘,因为「天主是爱」的本质,祂的永恒生命是爱,祂的永恒幸福是爱,分享祂永恒的生命及幸福,就是分享祂永恒无限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