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7

1883099-f45e258afd535103.jpg好的道歉,要先让双方地位「打平」,再把是否「宽恕」的权力,交给受害者
成功的道歉,关键在于加害者必须将自己转换成受害者,让受害的一方感到你也受到同等程度的伤害。
只要在第一时间表示「诚心」的道歉,通常可以避免伤害继续扩大。

 Businessweek

dsc_1402.JPG"The most beautiful people we have known are those who have known defeat, known suffering, known struggle, known loss, and have found their way out of the depths. These persons have an appreciation, a sensitivity, and an understanding of life that fills them with compassion, gentleness, and a deep loving concern.

Beautiful people donot just happen."

Elizabeth Kubler Ross, 1926-2004
Swiss-born Author and Psychiatrist

retreat_108.jpgYou never change things by fighting the existing reality. To change something, build a new model that makes the existing model obsolete.

Buckminster Fuller, 1895-1983
American Visionary, Architect and Poet

2045564-thumb.jpg一辆高级轿车从度假村出来后,

在乡村的泥道上抛锚了 ,

身穿名牌西服的车主

焦急地对围观的人喊著:

『 你们有谁愿意帮我,  爬进车底锁一下螺丝啊? 』
原来他的车,油管出了问题,

漏出来的油已经流到地面,

而那里离最近的加油站有上百 公里,

难怪他急得像 热锅上的蚂蚁。
他身旁打扮妖艳的女子说:

『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

于是他赶紧掏出一张大钞:

『  谁帮我锁紧 ,这钱就是他的了! 』
围观的人群里有个小伙子动了一下,

却被他的同伴拉住:『 别相信有钱人的话! 』
这时只见一个小孩子走了过去,

说:『  我来吧。 』
操作很简单,

小孩在那人的指挥下不到一分钟就锁好了,

爬出来后 他就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那人,

男人刚想把那张 钞票递给小孩,
却被女人喝斥住了:

『  你还真打算给他啊? 给他一点零钱就好了!  』

男人从女人手里接过零钱递给小孩,

小孩摇了摇头。

 

听见人群中的嘘声,男人又加了点钱,

小孩子还是摇头,

男人有些生气了:

『  你嫌少?再嫌, 钱都不给你了。  』
『  不,我没有嫌少, 我的老师说,帮人是不要报酬的!  』
男人很纳闷:『  那你怎么还不走?  』
小孩说:『  我在 等你跟我说谢谢!  』
看到这个故事,

突然觉得人与人之间

产生的误会真是挺可怕的。

同样的一个举动,

在当事人看来是这样,

但在别人看来 却是另一回事,
有人曾对我 发过牢骚,

说这社会的阴暗面 似乎都被他遇到了,

我对他说,那其实是

因为你的心里有

太多太自我的东西,

只以自己 看到的

一知半解或听来的 一些事便做了判决。
对此,我觉得你根 本不要放在心上,

如果你能以 一颗感恩的心对待

曾经误会过你或害过你的人,
因为毕竟那些人

是由于注意你才会生出一些是非,

而这些注意

无论有多少是负面,有多少又是误会,

你都应该感激 ,

是他们

让你不放松自我。

2043765-thumb.jpg人有千千万万颗不同的心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开心

想念一个人的时候忧心

难过的时候伤心,痛苦的时候揪心

失望的时候痛心,挫折的时候灰心

认真的时候用心,迷糊的时候粗心

努力的时候尽心,投入的时候专心

多情的时候痴心,牵绊的时候挂心

怀疑的时候多心,无情的时候狠心

动之以情时苦口婆心

无以动之时漫不经心

好心,坏心,真心,良心,是非之心 ....等

到底哪颗才是我的连自己也分不清

为何有如此多的心

也许就因有得有失

心才随之起落高低,难以自理

人的心,有如一张空白的画纸

怎样调和心情的色彩都在于你自己
因为执笔的人是你,无人能替

人的心,有如天平

生活的大大小小、点点滴滴常在失衡的边缘

秤着生命的重量而承受的轻重 得舍,得取,得放,而有的得收

它很公平付出多少心力    

花费多少心血 放上去,一秤便知半点不由人 

记得 将 心 比 心

珍惜,眼前相聚的每一刻,用最美好的、全心全意的对待。

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冲突,冷战,互相折磨之中!

dsc_0913.JPG因为淘气,我儿时常常受伤。

当我哭叫着找母亲的时候,母亲总会递给我一块糖果,说:「吃块糖就不疼了,别哭了!」

我便会含着糖果跑跳着继续去疯玩了。大学毕业时,交往了两年的女朋友跟别人走了,我陷入了颓丧的泥沼中难以自拔。

我悲伤地对母亲说:「如果还能有小时候的疗伤糖块就好了
…」一个周末的早上,我被电话铃声吵醒,是母亲。
她说她把午饭忘记在家里了,让我送到她上班的医院去。

按照母亲说的,我到了医院住院处3楼的外科病房。母亲不在。

我环视著满屋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的病人正不知所措,

一个女孩子告诉我,我母亲留下话,让我去4楼的416房间找她。

我注意到,这个女孩少了一条腿,我的心不禁怦动了一下:

可惜了,这么俊秀的一个女孩子。4楼是烧伤科。找到416房间,母亲又不在,而房间内一个个狰狞的面容看得我汗毛竖立。

靠近窗口的一个满脸烧伤伤疤的患者告诉我,我母亲让我到510房间找她……在510房间依然没有看到母亲。

听到我的问话,一个十来岁模样,双眼眼球都已经被摘除的小女孩童声稚气地告诉我:「叔叔,奶奶让我告诉你,去走廊尽头的那个仓库找她…」推开仓库的门,母亲正坐在里面。

蓦然间,我明白了,母亲是有意让我去那些病房的。我真的很幸运了,我失去的只是一段欺骗我的情感而已,我还拥有健康的身体,还可以自由地行走!许多问题都是可解的。

只是很多时候,人们还在通往题解的路上,就先失去了希望。疗伤的糖果不在身外,在我自己心中。

34457590.jpg我这一辈子,常有一种欲望,希望能够听到一位有学问的高僧说法,而且使我感动得立刻点头,可惜这种机会实在不多,我有时会点头,但点头却是因为我有些想睡觉。

我自己有时也会出去演讲,好几次中午吃了午饭以后演讲,有人真的在下面鼾声大作。他点头了,可惜不是因为我讲得有多好。

前些日子,我到德兰中心去,中心的走廊里站了一位老法师,说他老,一点儿也不为过,因为他不仅走路走得很慢,即使转身的动作,也只能慢慢地做。老法师一手拄著一根柺杖,一手拿着一个小袋子,看来他是要将小袋子里的东西送给德兰中心的孩子们。

我将一位修女请出来招呼老法师,修女将袋子接过去,除了一再谢谢以外,也问他是怎么来的,老法师告诉修女,他走来的。当时修女就吓了一跳,德兰中心在新竹乡下,门口的道路应该算是一条公路,汽车开得很快的,也没有人行道,老法师如何走过来呢?我站在旁边,就自告奋勇要送老法师回去,老法师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虽然老法师住得不远,可是我盘算了一下,以他走路的速度来看,至少要一个小时才走得到,下了车以后,修女左谢右谢,一再地讲,将来如果他有东西送给孩子们,实在不必亲自送来,只要打个电话来,她们就会来拿。

修女告诉我,老法师常常来,过去都有人送,为什么这次没有人送?她也不清楚,每一次他来,都带一小袋吃的东西来,这次就是一罐奶粉和一盒饼干,看起来,这些食物大概是别人送他的,他节省了以后,就送给小朋友,这使我想起耶稣所说的话:「如果你有两件内衣,就应该送一件给别人。」

这一位老法师,省吃俭用,慢慢地走到一所儿童中心,将爱与关怀送给小孩子们。任何人看到,都会感动的。老法师的身影,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高僧未说法,我这个顽石已点头了。

我即将退休,我知道退休以后,该做些什么事。@(

作者﹕李家同

chinatripd2_088.jpgGod hath not promised
Skies always blue,
Flower-strewn pathways
All our lives through;
God hath not promised
Sun without rain,
Joy without sorrow,
Peace without pain.But God hath promised
Strength for the day,
Rest for the labour,
Light for the way,
Grace for the trials,
Help from above,
Unfailing sympathy,
Undying love.

Annie Johnson Flint, 1866-1932
American Teacher and Po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