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7

很久以前,在以色列地发生了以下一段故事:

某年某月某日政府在翻新谷仓的时候,发现墙角有一个老鼠洞。于是众人用烟薰入其内,希望逼使里面的老鼠出来。待了一会,只见老鼠一列二三四五六七的逃窜出来。

众人正忖度大概已经走得清光,可以上前打扫之际,却见有两只老鼠仍在洞口处推挤逼碰,然后再几经辛苦,双双才出得了来。可是很奇怪,两只老鼠出了洞口以后,却不立时逃走,而是在洞口附近团团转的互相追赶,像是要咬对方的尾巴似的。

众人都希奇是什么缘故,于是走上前去细看,这才发现 ~

原来其中一只老鼠是瞎眼的,看不见东西的,而另一只老鼠正设法使对方咬著自己的尾巴,然后带领同伴一起逃走。

众人见状,都默然不语,各自陷进了沉思当中。吃饭的时候,众人又围着坐下,有人开始讨论刚才的两只老鼠。

严肃的罗马官长说:『我认为刚才的两只老鼠是君臣主仆的关系。』众人思考一会后,都说:『原来如此』。于是罗马官兵摆出一副高傲孤芳的模样。

聪明的以色列人说:『我认为刚才的两只老鼠是夫妇的关系。』众人又思考了一会,觉得不错,连声称是,于是以色列人变成了一副飘飘然得意的嘴脸。

强调孝义的中国人说:『我认为刚才的两只老鼠是母子的关系。』众人又思考了一会,更觉合理,又都连声称赞,于是中国人的脸上立时堆满了专业的谦虚。

呆头呆脑的撒玛利亚人,却蹲在地上双手托著下巴,呆呆的望着众人,问道:『为什么两只老鼠一定要有什么关系呢?』

1968869-f333f1685171a75c.jpg空气在刹那之间静止凝固了。众人呆呆的望着这个呆呆的撒玛利亚人,不发一语。却见先前说话的罗马官长、以色列人和中国人都脸有惭色地低下头不敢作声。

爱,原来不是建基于利益、情义和血缘的关系上,而是需要建基于「即使没有任何关系」。

「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                     1971380-thumb.jpg                                                                         

 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                                                                                              �
  一个人由心里头所发出来的东西,                      

  决定了一个人所呈现出的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