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6

1 Comment

1717234-thumb.jpg普通 VS 真正   

一个普通的朋友从未看过你哭泣。           
一个真正的朋友有双肩让你的泪水湿尽
一个普通的朋友不知道你父母的姓氏。       
一个真正的朋友有他们的电话在通讯录上。 
 
一个
普通的朋友会带瓶葡萄酒参加你的派对。 
一个真正的朋友会早点来帮你准备并且为了帮你打扫而晚点走。   

一个普通的朋友讨厌你在他睡了后打来。     
一个真正的朋友会问为什么现在才打来。   

一个普通的朋友找你谈论你的困扰。         
一个真正的朋友找你解决你的困扰。   

一个普通的朋友对你的罗曼史感到好奇。     
一个真正的朋友可以威胁你说出来。  

一个普通的朋友在拜访时,像一个客人一样。 
一个真正的朋友会打开冰箱自己拿东西。   

一个普通的朋友在吵架后就认为友谊已经结束。
一个真正的朋友明白当你们还没打过架就不叫真正的友谊。   

一个普通的朋友期望你永远在他身边陪他。   
一个真正的朋友期望他能永远陪在你  

1 Comment

     在中非洲的一个晚上,我在产房努力地帮一个妈妈生产。虽然我们尽了一切的努力,她还是逝世了,1717738-thumb.jpg留下了一个身体瘦小、哭着的早产儿和一个两岁的小女儿。要让这个婴儿活下去是很困难的事。我们没有保温箱,也没有电力让保温箱运转,没有任何特殊喂食设备。虽然我们生活在赤道,但晚上经常会因变化莫测的气流而很泠。
  一位见习护产士去找适合这种小婴儿的箱子和包裹的棉布,另一位去加火烧热水以便倒进热水瓶。不久,她沮丧地回来,告诉我说,她在倒热水时,热水瓶爆裂了。在热带气候下,橡胶很容易劣化。她叫着:"…那是我们最后的热水瓶!"在西方,谚语比喻说:哭叫着溅出的牛奶是无益的;同样地,在中非洲,哭叫着爆裂的热水瓶也是无益的。它们不长在树上,在树林小径上也没有任何的杂货店。我说:"没关系,你尽可能安全地把婴儿靠近火,睡在婴儿与门的中间,以挡掉气流。你的工作就是让婴儿保持温暖。"
  第二天中午,我如往常地和一群愿意与我在一起的孤儿祷告。我告诉这些小孩为这个早产儿的各种需求祷告,我说明要让这个小婴儿保暖的困难,也提到了热水瓶。这个婴儿如果冻著,很容易就死掉。我也告诉他们这个二岁大的小女孩因为母亲死去而痛哭着。
  在祷告时间,一个名叫路丝的十岁小女孩,用非洲小孩惯有的天真祷告著。她祷告说:"上帝,请你寄给我们一个热水瓶。如果 明天寄来没有用了,这个婴儿将会死去。所以,请你 今天下午寄到 。" 此时,我暗地里因这个祷告的大胆而倒吸了一口气。 接着,她理所当然地祷告说:"……在你处理这件事的同时,可不可以请你寄一个洋娃娃给这个小女孩──让她知道你真的爱她?"同往常一样,我是当场与小孩子们祷告的,但我能真心的说"阿们!"吗?我并不相信上帝能作到。哦,是的,我知道他可完成每一件事,圣经上是如此说,但那是有条件限制的,不是吗? 上帝要回答这个特殊祷告的唯一方法是从我的祖国寄一个包裹来,但那时我己经在非洲快4年了,而我却从来没有收到从家乡寄来的包裹。即便如此,有谁会在包裹里面放一个热水瓶?我现在是住在赤道!
  下午,约过一半的时候,当时我正在护士训练学校教学,有人传口信说:有一辆车停在我的正门前。当我到家时,这辆车己经走了,但在走廊,有一个 22磅的包裹。我感到眼泪刺痛了我的眼睛,我无法独自打开包裹,所以,我去叫这些孤儿来。我们一起解开绳索,小心地打开每一个结,我们将纸折好,以免撕坏。
  兴奋不觉地涌上每个人的心底,三、四十双眼睛注视著这个大的硬纸箱。我从最上面拿到一个颜色鲜明的针织物,当我拿出时,眼睛闪烁著;接着,我拿出一个给痲疯病人用的针织绷带,这群小孩开始觉得有点无聊;再来是一盒混著紫色及黄色的葡萄干──这个周末可以用来做出一批好吃的小点心;当我再将手放进纸箱,我感觉到……真的是吗?我抓住,拉出来,不自觉地叫出来:"是一个全新的热水瓶!"我并未祈求上帝寄来,我并没有真的相信他会作到。 路丝在这群小孩的前排,她急忙近前来,叫着说:"如果上帝寄来热水瓶,也一定会寄来洋娃娃!"她在纸箱底翻找著,最后,拿出一个漂亮、穿着衣服的小洋娃娃。她的眼睛闪亮着,她从不怀疑!她看着我说:"妈咪,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将这个洋娃娃拿给小女孩,这样她会知道耶稣真的爱她?"
   这个包裹的运送经过了整整五个月,由我以前的主日学校班级寄来的。他们的负责人听到、顺服了上帝的感动,寄一个热水瓶到赤道来,其中一个女孩子放上了洋娃娃,要送给非洲的小孩──在一个十岁小女孩笃信地祷告要送达的"那天下午 "的五个月之前!
  "他们尚未求告,我就应允;正说话的时候,我就垂听。"(赛65:24)

 

海伦·罗丝妩(Helen Roseveare )

2 Comments

1656765-thumb.jpg一个小男孩捏著一美元,沿街一家一家商店地询问:「请问您这儿有上帝卖吗?」

有些店主回答说没有,有些店主甚至嫌他在捣乱,不由分说就把他撵出了店门。天快黑时,第二十九家商店的店主热情地接待了男孩。

老板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满头银发,慈眉善目。他笑咪咪地问男孩:「告诉我,孩子,你买上帝干嘛?」

男孩流着泪告诉老头,他叫邦尼,父母很早就去世了,他是被叔叔帕特鲁普抚养大的。叔叔是个建筑工人,前不久从鹰架上摔了下来,至今不能动弹。医生说,只有上帝才能救他。邦尼想,上帝一定是种非常奇妙的东西,我把上帝买回来,让叔叔吃了,伤就会好。

老头眼圈湿润了,问:「你有多少钱?」

「一美元。」

「孩子,上帝的价格正好是一美元呢!」老头从货架上拿了瓶「上帝之吻」牌饮料给邦尼,说:「拿去吧!孩子,你叔叔喝了这瓶『上帝』,就没事了。」

邦尼喜出望外,将饮料抱在怀里,兴冲冲地回到了医院。一进病房,他就开心地叫嚷道:「叔叔,我把上帝买回来了,你很快就会好起来!」几天之后,一个由顶尖医学专家组成的医疗小组来到医院,对帕特鲁普进行会诊。 他们采用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技术,终于治好了帕特鲁普的伤。帕特鲁普出院时,看到医疗费账单上那个天文数字,差点吓昏过去。可是院方告诉他,有个老头帮他把钱付清了。那老头是个亿万富翁,从一家跨国公司董事长的位置上退下来后,隐居在本市,开了家杂货店打发时光。那个医疗小组就是老头花重金聘请来的。

帕特鲁激动不已,他立即和邦尼去感谢老头。可是老头已经把杂货店卖掉,出国旅游去了。

后来,帕特鲁普接到一封信,是那老头写来的,信中说:「年轻人,您能有邦尼这个侄儿,实在是太幸运了。为了救您,他拿一美元到处购买上帝……。感谢上帝,是他挽救了您的生命。但请您一定记住,真正的上帝,是人们的爱心!

爱能使人改变 1655360-thumb.jpg

因为有爱所以更坚强

生命一定要用来服务

我们常常无法做伟大的事,

但我们可以用伟大的爱去做些小事

人不会因为获得许多爱而觉得人生有意义

却会因为付出许多爱而越肯定生命的价值

Teach your children what we have taught our children, that the Earth is our mother. 1655320-thumb.jpgWhatever befalls the Earth befalls the sons of the Earth. If men spit upon the ground, they spit upon themselves. This we know - the Earth does not belong to man - man belongs to the Earth. This we know.Chief Seattle, 1786-1866
American Indian Tribal Leader
 

1 Comment

尊重差异不挑不弃
喝杯茶吧

1700826-thumb.jpg那杯茶闲置太久,已经冷了。冷茶没了香味,却多了一股铁锈般的涩味,你是不爱喝的,因为喝下去没有乐趣。
同样的,当一颗心被闲置太久,也会逐渐变得冰冷。冰泠的心很难再加温,就算千方百计送进微波炉去调整温度,这颗冷过复热的心,也不再是从前那一颗了。
一段已经冷却的关系可以挽回吗?

不,没有什么能挽回的,你只能重新开始。
即使是面对同一个人,也是用一种新的态度去建立新的关系。
过去心已不可得。就像倒掉那杯冷茶,再泡一杯热的。

人与人的相处,贵在包容。

肯定自己的选择,接受和对方之间的差异,
说起来简单, 做起来不容易。
愈是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也能够尊重对方不同的想法,
彼此相处的空间就会扩大。
出国旅行常在异国街头见识各种不同民族的装扮,
对奇装异服的搭配,早已见怪不怪。
令我印象最深刻,倒不是什么特殊的服饰,
而是一对我们台湾同胞的老夫妻。
老爸爸脚底一双 Made in Taiwan ?
布衣短裤,好不自在。
老妈妈却是梳理有致、穿金戴玉,
最耀眼夺目的是闪亮在指缝间的大钻戒。
他们俩拆开来看,可以说各有各的风采;
没想到合在一起时,也别有一番风情。

这个景象让我相当感动。
仔细观察之后,我发现最重要的关键是
老夫妻俩互相扶持,
老妈妈将手挽在老爸爸臂膀上,
眼底流动着温柔,
丝毫没有因为他们的服装很不搭调而觉得别扭。
他们无视于别人的眼神,
也不将世俗的价值判断当一回事,
完全以「你高兴就好」的心情相待。
彼此尊重之余,还能够相互扶持,真的很不容易。
*相互欣赏,才能真心喜欢对方
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
很多夫妻还是会在岁月的掏洗之下,褪去恩爱的色彩,
价值观的差异,更会让彼此渐行渐远,
很难再把手挽在对方的臂膀上,
更别说是在穿着这么不相称的服装之下,
还要寸步不离一起相偕同行。
常在亲友之间听说:
老先生、老太太出门拌嘴的原因,
是老太太嫌老先生穿着邋遢,
老先生则对老太太大红大紫的衣服看不顺眼。
因为「你穿这样,我不和你走在一起!」
这个理由,而在街上一前一后距离数尺分开走的夫妻或情侣比比皆是。
「不挑剔、不嫌弃!」
这是两个人决定要长久相处时,必需有的修养。
但是,能够做到「不挑剔、不嫌弃!」的前提,
并不是要求对方事事要如我们的意、符合我们的标准。
而是,我们学会从对方喜欢的角度来欣赏对方,
从对方需要的观点去接受对方。
如果,他觉得短发好看,你又何必一定要坚持对方留长发?
最简单的判断方式是--至少,头发长在对方身上!
尊重对方的同时,其实是对自我的肯定。
有足够自信的人,不会在两人之间的差异点上大作文章。
挑三捡四,很容易弄得不欢而散。
*尊重自己、体贴对方,相处没有负担

很年轻的时候,我曾和一位高中时期的好朋友相去欧洲旅行,
这个经验对习惯独来独往的我,是一次很宝贵的学习。
为了长途飞行的舒适性,
他试探地问我要不要买「商务舱」的机票。
当时的我,忙得无暇仔细考虑他的提议,
加上预算的限制,直觉地决定搭「经济舱」。
上飞机之后,
我才知道他在航空公司服务,
出国旅行可以用比较优惠的价钱订购机票,
所以他订了「商务舱」的位置。
刚坐定位置之后,我的另一个脆z的自己跑出来问:
「会不会很不平衡?相约一块儿旅行,人家坐的是『商务舱』喔!」
几秒钟之后,
我对发问的自己说:「安啦!各有各的选择嘛,只要彼此照顾得到就好!」
飞机起飞不久,他从「商务舱」过来和我聊天,
还把「商务舱」乘客专享的一、两项水果及食物拿过来和我一起分享。
我真高兴自己没有客套推却,也没有因? 只菬鹖茠穛{防御,
反而很自然地接受他出于好意所做的一切。

那时候,我就已经领悟了这个道理
--肯定自己、尊重差异,是学会包容的起点。
自己落得轻松,别人也可以自在而且没有负担地和我们相处在一起。
世上的东西

有些失去之后就难以得到
友谊如此缘份如此
机会如此感情如此
要不然还有什么值得珍惜的呢
思想单纯点亦是种幸福
我们通常都想的太多,而綑绑了自己

1 Comment

当别人对你说了一些刺伤你的话,批评你、羞辱你,你会怎样?
你会火冒三丈,气呼呼地骂回去,或是忍气吞声地强压下来?
然后呢?你是否会愈想愈气,整个情绪都大受影响?

有天,佛陀行经一个村庄,一些前去找他的人对他说话很不客气,甚至口出秽言。

佛陀站在那里仔细地、静静地听着,然后说:「谢谢你们来找我,不过我正赶路,下一村的人还在等我,我必须赶过去。不过等明天回来之后我会有较充裕的时间,到时候如果你们还有什么话想告诉我,再一起过来好吗?」那些人简直不敢相信他们耳朵所听到的话,和眼前所看到的情景: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人问佛陀:「难道你没有听见我们说的话吗?我们把你说得一无是处,你却没有任何反应!」

佛陀说:「假使你要的是我的反应的话,那你来得太晚了,你应该十年前就来的,那时的我就会有所反应。 然而,这十年以来我己经不再被别人所控制,我己经不再是个奴隶,我是自己的主人。我是根据自己在做事,而不是跟随别人在反应。」

是的,如果有人对你生气,那是「他的」问题;如果他侮辱你,那是「他的」问题;如果他粗暴无礼,那仍是「他的」问题。

因为他要怎么说,怎么做,那是「他的」修养,你能怎么办?让我再重复一遍佛陀所说的:「我己经不再被别人所控制,我己经不再是个奴隶,我是自己的主人。我是根据自己在做事,而不是跟随别人在反应。」

你是情绪的主人,而不是奴隶。曾听过一则故事─有个人每天都固定向某报摊买一份报纸,尽管这个摊贩的脸一向都很臭,但他还是每次都对小贩客气地说声谢谢。

有一次和他同行的朋友看到这情形,便问他:

「他每天卖东西都是这种态度吗?」

「是的。」

「那你为什么还对他如此客气?」

那人回答:「我为什么要让他决定我的行为?」

是啊!我们为什么要让别人的表现来决定自己的行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