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糖果

dsc_0913.JPG因為淘氣,我兒時常常受傷。

當我哭叫著找母親的時候,母親總會遞給我一塊糖果,說:「吃塊糖就不疼了,別哭了!」

我便會含著糖果跑跳著繼續去瘋玩了。大學畢業時,交往了兩年的女朋友跟別人走了,我陷入了頹喪的泥沼中難以自拔。

我悲傷地對母親說:「如果還能有小時候的療傷糖塊就好了
…」一個周末的早上,我被電話鈴聲吵醒,是母親。
她說她把午飯忘記在家裡了,讓我送到她上班的醫院去。

按照母親說的,我到了醫院住院處3樓的外科病房。母親不在。

我環視著滿屋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的病人正不知所措,

一個女孩子告訴我,我母親留下話,讓我去4樓的416房間找她。

我注意到,這個女孩少了一條腿,我的心不禁怦動了一下:

可惜了,這麼俊秀的一個女孩子。4樓是燒傷科。找到416房間,母親又不在,而房間內一個個猙獰的面容看得我汗毛豎立。

靠近窗口的一個滿臉燒傷傷疤的患者告訴我,我母親讓我到510房間找她……在510房間依然沒有看到母親。

聽到我的問話,一個十來歲模樣,雙眼眼球都已經被摘除的小女孩童聲稚氣地告訴我:「叔叔,奶奶讓我告訴你,去走廊盡頭的那個倉庫找她…」推開倉庫的門,母親正坐在裡面。

驀然間,我明白了,母親是有意讓我去那些病房的。我真的很幸運了,我失去的只是一段欺騙我的情感而已,我還擁有健康的身體,還可以自由地行走!許多問題都是可解的。

只是很多時候,人們還在通往題解的路上,就先失去了希望。療傷的糖果不在身外,在我自己心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